第三章
3、游览

上一章:2、当恐龙统治地球之时 下一章:4、控制

努力加载中...

“生物工程,”巴尼说,“嗯,那显然……”

“只差1亿年。”

屋子里有好几部监视器正在高速运转,你简直无法看清它们显示的是什么。吴博士按了一个按钮,显示了一个图像。

“嗯,在变成化石的过程中,可溶解的蛋白质大部分被滤掉了。不过,如果把化石碾碎,并采用洛伊的程序,仍然可以重新取得20%的蛋白质。洛伊博士自己就利用这个程序从绝种的澳洲有袋动物中获得了蛋白质,还从古代人的遗传里萃取了血球。他的技术实在太精湛了,因此,只用50毫微克的材料就能工作,那是1克的一亿分之五而已。”

亨利·吴微微一笑。“至少,我会尝试跟大家说说看,”他说,“遗传学比较复杂。你们也许想知道我们恐龙的DNA是从哪里来的?”

提姆抓住那只迅猛龙,将它递给吴博士。这只小东西并不重,大约有一二磅左右。皮肤温暖,十分干燥。小脑袋离提姆的脸只有几英寸的距离。乌黑、细小而明亮的眼睛直盯着提姆。小小分叉状的舌头正一伸一缩。

“它吃什么?”

“需要3亿条记录,”巴尼说,“我不知道除了研究DNA之外还有可能是什么。或许他们对设计这个系统持乐观态度。”

“我能在这里和它玩玩吗?”提姆问。

这样比较讲得通。某些储存资料搜寻技术要消耗大量的记忆体。

他爸爸带着一脸滑稽可笑的表情走了回来。当然啦,因为服务人员告诉他,霸王龙的尾巴有许多块椎骨。

“不完全是。”格兰特说,“我们一边走,我一边解释给你听。”

“嗯,我猜测他们所做的很可能与DNA有关。”巴尼说,“是什么样的系统?”

“也许他们只不过是分析DNA片段,但他们得有超强的随机存取记忆体才行。”

“我们有两种方法。”吴回答说,“第一种是染色体图谱。DNA的演变非常快,这一点与生物体中的其他结构十分相似——如手、脚或其他任何肉体所组成的部分。所以,我们可以输入一份未知的DNA,用电脑粗略地测算出它在进化过程中的位置。这项工作浪费时间,不过仍可以做到。”

提姆看到这块招牌时,背上感到一阵凉意。他们顺着二楼的走廊走。走廊面向阳台的那面墙全是玻璃,阳台上的棕榈树笼罩在薄雾中。另一面墙上有几扇板门,好像是办公室:公园管理员……游客服务部……总经理……

格兰特看了看爱丽,又看了看马尔科姆。

“能告诉我点什么吗?”

格兰特笑了笑,然后说:“现在有什么正在孵化吗?”

“危险”

但这就是公关职业中令人烦恼的地方——没人把你当作专业人员。雷杰在这个岛上进进出出已经有七个月了,他们仍然逼他干杂活儿。就像一月的那件事情,哈丁本应该处理那件事的,可是,结果却落到雷杰头上。他怎么懂得照顾某个生病的人呢?而现在,他又得当导游和保姆了。他转过身来数人头,还是少了一个人。

“这是同一部分的DNA,限制酶的位置已经确定。正如你们在1201行上所看到的,两个酶可在损伤点的任何一侧切开DNA。我们通常是让电脑来作选择的,但我们还必须知道我们插入哪一种含氮盐基来修理损伤处。为了做到这点,我们得把各种DNA切片进行排列,就像这样。

“我认为一定搞错了。霸王龙的尾巴上应该只有37块椎骨,而这条尾巴上的椎骨却多得多。”

“为什么这些动物不能繁殖呢?”

“博物馆里的那只霸王龙,是5207号吗?”

“蒙古地区来的迅猛龙。”吴点点头,“是食肉动物,刚出生6个星期。”

“不,它很友善。”

“爬虫类的蛋中含有大量的卵黄,不过却没有水分。胚胎必须从周围的环境中吸取水分,所以才会有这些雾气。”

“多实验数学程式规划系统。”

“左边那个人是我们的总工程师约翰·艾诺,”雷杰指着那个瘦削的男人说,“那个身穿短袖衫、系着领带、抽着烟、站在他旁边的,是我们公园的管理员罗伯特·马尔杜先生,来自内罗毕的著名白人猎人。”马尔杜身强力壮,身穿卡其布服装,太阳眼镜在他的衬衫口袋上晃来晃去。他扫视了一下那群人,微微点了下头,便转向电脑屏幕。“我相信,你们一定很想看看这房间,”雷杰说,“但是,我们先来看看如何获得恐龙的DNA吧。”

他们在窗前停下来,朝一间黑咕隆咚的房间看,这房间看起来就像一间小型的航空地面指挥中心。那里垂直放着一张透明的玻璃制公园地图,面对地图的是一排发光的电脑控制台。一些屏幕上显示着数据,但绝大多数屏幕上显示的是来自公园和各个地区的视频画面。房间里只有两个人,他们站在那里说话。

但是雷杰已经开始做介绍了。首先是跟他的祖父打招呼,祖父亲了亲他们。然后,他把他俩介绍给和祖父争吵的那个人。这个身体强壮的人名字叫简罗。至于其他人的介绍,对提姆来说根本是一团迷雾。他只记得,有个金发碧眼的女人穿短裤,一个留络腮胡的男人身穿工作裤和夏威夷衬衫,看起来像个在户外生活的人。接着是一名从大学来的胖胖的年轻人,他是搞电脑的。最后是一位穿黑衣服的男人,身体瘦削,他没有和他俩握手,只是点点头而已。提姆尝试对周围的人们形成完整的印象。他们注视着那名金发碧眼女人的双腿。突然间他想到那个留络腮胡的男人是谁了。

“很抱歉!”赖德里说,“我不能。”他又回去设计他的控制系统。整个设计花了他和他的设计小组一年多的时间。由于公司不愿告诉他子系统的用途,使得整个工作倍添困难。公司给他的指示异常简洁:“设计一个储存记录的模组”或者“设计一个用于屏幕显示的模组”。他们给他设计参数,但并没有提供任何关于使用的细节,他只能盲目地工作。现在系统已经完成并在运转了,但这系统却有许多缺陷,他对这个丝毫不感到惊讶。他们还能期望些什么呢?他们现在惊慌失措地把他找来,对“他的”设计中所缺乏的东西感到忧心忡忡。真令人讨厌,赖德里思忖。

“只是当作一种替代方法。”吴博士说,“正如你所想象的,20%的产量满足不了我们工作上的需求。为了进行无性生殖,我们需要恐龙的全部DNA。我们在这里得到了,”他拿出一块黄石头,“从琥珀中——史前树液已变成树脂化石。”

“那是弄错了。”巴尼笑着说,“他们在尾数后面多添了一两个零。”

巴尼皱起眉头:“你的工作要求保密吗?”

“它要你喂它食物。”吴说。

“你不认为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吗,提姆?”她说着便把双手放在臀部,模仿她妈妈生气的姿态。

“生长需要多长时间?”

“一会儿就走。”莱克斯说。

“恐龙成熟得很快,2到4年即可发育成熟。所以公园里已经有许多成年的恐龙了。”

“你们处理所有的DNA吗?”格兰特问。

“白垩纪比较早吗?”

“封闭区”

他爸爸眯着眼睛看骨骼:“这是什么?属于侏罗纪吗?”

“不,爸爸,侏罗纪比较早。”

“我什么也没做,”提姆回答,“我只说这只恐龙有问题,就这样而已。”

“格兰特博士,这些动物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在它们那个时代,没有人类会去拨弄它们,把它们弄疼。”

“噢,非常确定。”吴说,“它至少要再长大一些才会有危险性,不管怎么说,幼龙还没有牙齿,甚至连卵齿也没有。”

“另一种方法呢?”

代号是XXXX-0001/1,下面潦草地写着“假设Coelu”。

艾德·雷杰一点都不喜欢这份工作。他觉得这有失他的身份。他可不是那种照顾孩子的人。就那件事来说,他也不是个导游,哪怕是为大人物服务。他是侏罗纪公园公关部门的负责人。从目前到一年后正式开放的这段时间里,他还得做许多准备工作呢。光是和旧金山、伦敦的公关事务所及与纽约、东京的办事处取得协调,就已经有忙不完的活了——尤其是因为现在还无法让那些办事处知道这个休闲度假区的魅力何在。这公司在策划一项很费劲的宣传活动,但却缺乏具体可宣传的内容,因此,他们心里都非常不高兴。毕竟,再有创造力的人也不能做无米之炊。他们需要有人鼓励他们发挥最佳竞技状态。他不能把时间浪费在带领科学家进行参观上。

“是迅猛龙。”格兰特轻声地说。

“噢,我可不知道。在我看来,它已经相当大了。”

“卵齿?”赖德里说。

马尔科姆说:“我认为必须进一步澄清这个问题,因为据我所知,用X光照射往往靠不住。照射剂量可能不对,或是照射部位有偏差……”

“这就是由电脑修复的DNA。你们所看到的这项操作,在一个常规实验室里可能要花上几个月的时间,然而我们只需几秒钟就可以完成。”

“是的。”赖德里说。他的大部分工作都签署过条约不泄密的协议。

那个留络腮胡的男人问:“是什么书,提姆?”

提姆说:“我认识他。”

“不知道。”赖德里回答说,“这家公司对这一切守口如瓶。”

提姆放下迅猛龙,小动物马上匆促地穿过房间,抓过一块碎布塞进自己的嘴里,然后用那小小的爪子使劲地拉着碎布的另一头。

“那么你在这里也采用了他的技术啦?”格兰特问。

随着参观的继续,提姆愈来愈不耐烦。他喜欢技术性的东西,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渐渐失去了兴趣。他们来到一个房门前,门上写着“受精室”。吴博士用他的安全卡打开房门,他们走进去。

“收获不多,”她回答道,“只有一只幼龙。”

“11岁。”

“只想着恐龙?”留着络腮胡的男人说,“嗯,事实上,我也是一样。”

提姆见到这房间里的技术人员也正在显微镜边忙碌着。房间的后半部则完全笼罩在蓝色的紫外线下。

“是啊,”赖德里说,“我知道。幸运的是,他们没叫我设计整个系统,只要我将整个系统储存起来。但尽管如此……这些储存资料能做什么用呢?”

他指着图像说:“这是个典型的例子。你看到的那个DNA有一个错误在下面1201行上。我们获得的许多DNA都是支离破碎,或是不完整的。所以,我们首先要修复它,或更确切地说,要用电脑修复它。电脑将使用一种我们称为限制酶的东西来切割DNA,并将选择一系列能用来做这项工作的酶。

“原因就是这里发生的一切,”格兰特说,“就在你祖父的岛上。”

这只小迅猛龙突然狂怒地张开它的嘴巴,向格兰特发出“咝咝”的叫声。

“对不起!格兰特博士。”雷杰说,“这些动物年幼体弱,我们已经失去好几只了。有的患上出生后的综合病,而我们却把它当作肾上腺炎治疗。有时,它们生下来不到5分钟便死去了。”

“老鼠,不过它刚刚吃过。所以我们现在就不再喂它了。”

“然后,昆虫被保护在琥珀里……”格兰特摇摇头,“这要是行得通的话,我就不是人。”

这是间环形的房间,室内一片白色。房间里摆着几个早产婴儿保温箱,和医院育婴室的一样。不过眼前箱子内却是空无一物,地上撒满了碎布和玩具。一个身穿白色外衣的年轻女人背对着他们坐在地板上。

“你确定吗?”简罗关切地问。

“格兰特博士,请把它放下。”雷杰说。

“这是个生物工程公司。”

“它会伤害我吗?”

“听我说,”艾德·雷杰说,“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去游客中心,那不就可以开始参观了?”大家开始出发。提姆听到简罗对他祖父轻轻说:“光凭这个,我可以把你宰了。”提姆抬起头来,看到格兰特博士走到他身边。

“现在放下。”雷杰开始生气了。

“成效怎么样?”格兰特问。

他们穿过滑门,走进一间温度很低的房间。那房间里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两个6英尺高的圆塔竖立在房间中央,沿墙摆着几排齐腰高的不锈钢盒。“这是我们的高技术自动洗衣间。”吴博士说,“沿墙摆着的这些盒子全部都是自动化的基因程序装置,它们在克雷XMP超级电脑的操纵下高速运转。屋子中间的那两个塔形装置就是克雷XMP电脑。事实上,你们现在正置身于一个功率惊人的基因工厂中。”

“的确是非常乐观。”赖德里说。

“你是打算告诉我,”他爸爸说,“自然历史博物馆有一副骨骼搞错了,我简直难以相信。”

“是347种。”提姆说。

“你说什么?”提姆问。

“这很接近侏罗纪的气候条件。”格兰特说。

地板上的那只动物约有一英尺半长,大小与小猴子差不多。深黄色的皮肤上带有棕色条纹,就像老虎一样。它的头部像蜥蜴一样,有长长的口鼻部。它靠强壮的后脚站立着,用一条粗粗的尾巴来平衡身体。它那个细小的前肢在空中挥舞着。它把头歪向一边,注视着这群目不转睛地看着它的参观者。

雷杰把亨利·吴介绍给大家,他是一个30多岁身材瘦长的男子。“吴博士是我们的头号遗传学家。我请他跟大家说说我们在这里干什么。”

“事实上,”吴博士说,“有两种可能的途径。用洛伊抗体萃取技术,我们有时可以直接从恐龙的骨骼里得到DNA。”

“这简直是疯了,”巴尼说,“这根本行不通。即使你有最快的处理器和快得使人眼花缭乱的算法,搜寻一次也需要数天时间。或许要几周时间呢。”

“易导致癌症”

下一个房间的门上标着“孵化室”。“这里有点暖和、潮湿,”吴博士说,“我们将室内温度保持在华氏99度,相对湿度是100%。同时,我们还保持高达23%的氧气浓度。”

“我不久前才挖掘出一只食肉恐龙。”格兰特边说边弯下腰来仔细观察。这只小蜥蜴一下子跳起来,越过格兰特的头,跳到提姆的手臂上。

“那这个桌上的呢?”格兰特问。

“现在不行。”雷杰一边说,一边看了看表,“3点了,这是参观公园的最佳时刻。你们能看到,所有的恐龙都聚集在栖息地,这些栖息地是我们替它们设计的。”

格兰特走过去仔细地打量着这只小动物。他摸了摸那只三趾的前肢。他问提姆:“你不介意吧?”提姆把这只食肉恐龙放到他的手上。

“爸爸说,恐龙真的很笨。”莱克斯说,“他说提姆应该到户外去,参加更多的体育活动。”

那只小迅猛龙用鼻子碰碰提姆,然后用头在提姆的脖子上摩擦。提姆不禁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知道什么是椎骨。”他爸爸有些火了。他又在那里站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数它们干吗?”

这只恐龙仍然在尖叫着,但是格兰特不理睬他,他捏捏它的尾巴,能摸到骨头。雷杰说:“格兰特博士,对不起!请你小心些。”

提姆当时说:“不,爸爸,这只算是中等的。”

“尾巴部位的。”

格兰特提问题时,赖德里不禁又想到那群人。“一旦电脑分析出DNA,你们又怎么知道它所编的密码是指哪种动物呢?”

“孕妇不得入内”

“我没有拨弄它,把它……”

“那太令人惊讶了,儿子。”他说着把手放在提姆的肩上,捏了一下。“你的脑袋里真的全在想恐龙啊。”

“我从书上看到的。”提姆回答。

吴博士把安全卡插入门缝中,外面的那道门“咝”的一声打开了。“有一点要提醒大家:不要碰这房间里的任何东西。皮肤的油脂会渗透进一些恐龙蛋。当心头部上方,感应器一直都在移动。”

“目前没有。孵化时间因各动物而异,但一般来说,需要两个月左右,我们正设法加快孵化速度,以便减轻孵化人员的负担。你们可以想象得到,150只动物在几天内同时出生会是怎样一种情景。当然啦,其中的大多数都不能存活。事实上,这些标着X的蛋随时都能孵化。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我们去育幼室吧,新出生的动物都在那里。”

不一会儿,他看到萨特勒博士从他身后的洗手间里出来。

提姆点点头。他告诉格兰特他家上次去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情景。他爸爸一边看骨骼,一边说:“这骨骼很大。”

“我以为赖德里先生已经发现我们工作的下一个步骤了,”吴博士说,“那就是我们如何鉴定已萃取出来的DNA。为此,我得使用大功率的电脑。”

“你今天有什么收获吗,凯西?”吴博士问。

“第二个原因呢?”

“它们能跳跃。”吴说道,“幼龙能跳跃。事实上,成年龙也可以。”

“它的确是错了啊。”提姆说道。

吴又打开通向动物繁殖间的内层门,他们走了进去。提姆看到的是一个完全沐浴在红外线中的大房间。恐龙蛋就放在长桌子上。它们的轮廓在笼罩着桌面且咝咝作响的雾气中若隐若现,而且轻轻晃动着。

“让我们看看。”

那女人站起来,立到一旁,提姆听到赖德里说:“它看起来真像是只蜥蜴。”

“现在我们正在寻找一个DNA的碎片。这个碎片叠盖了损伤区域,能告诉我们什么遗失了。你们可以看到,我们不仅能找到这个碎片,而且可以进行更精确的修复工作。你们看到的‘黑条’表示限制性碎片——这是恐龙DNA的一小部分,这些碎片由酶切开并加以分析。电脑正在通过寻找密码重叠部分来重新组合、编排这些碎片。这有点像把难题做整合。电脑可以很快地完成这项工作。

吴耸耸肩。“那就是培养它,然后看看它究竟是什么。”他说,“这是我们经常采取的方法。我会让你们看看这种方法的全部过程。”

“没有搞错,我已经检验过了,他们要的就是那么多。”

“我们觉得应当以最仁慈的态度来对待这里的动物,这点十分重要。”雷杰说,“我答应随后会有机会让你对它们进行检查。”

“但是……”

“在这个孵化室里,我们已经孵化出12批以上的动物。存活的动物共计有238只。它们的存活率大约是0.4%左右。我们当时想设法提高存活率,但即使用电脑分析,我们仍必须同时对付500个突变种:120个是由于环境所造成的,另外200个是由于内在的原因,其余的则是由于材料本身的原因。我们的蛋壳是塑胶的,通过技术将胚胎放入其中,并在这里孵化。”

“你们刚才看到的是恐龙DNA小碎片的实际构造。”吴博士说,“注意,这个化学结构序列是由4种基本的化合物组成:腺嘌呤、胸腺嘧啶、鸟粪素和胞核嘧啶。这么多量的DNA所包含的指令信息或许能制造出个蛋白质,也就是说,一种荷尔蒙或一种酶。完整的DNA分子包含3亿个这样的基质。如果我们每秒钟像这样看一次屏幕,每天看8小时,你需要两年多的时间才能看完DNA的完整结构。DNA分子就有那么大。”

“我不会伤害它的。”

“闲人勿进”

赖德里对此大为不解,便去找剑桥麻省理工学院附近的辛包里克斯的巴尼·费洛斯。“是什么样的数据有3亿条记录,巴尼?”

吴博士解释说,每张桌上放着150个蛋,是新的一批DNA产物,桌上的每一批蛋都标有数字以示区别。如STEG-485/2或TRIC-390/4等等。工作人员在齐腰深的雾气中,每小时翻动蛋一次,并用温度感应器测量温度。头顶上的电视摄像机和活动感应器正在监视着整个房间。一个悬挂的感应器从一个蛋转向另一个蛋,用一根柔韧的棒子轻轻地触碰它们,发出嘟嘟声,然后又不停地进行下去。

“也许你们已经注意到,我们这个岛上的人员被减少到最低的限度。我们总共只需要20个人就可以管理这个地区。当然啦,有客人时,我们的人会多些。不过此时此刻,这里只有20个。这是我们的控制室,整个公园都是由这里控制的。”

“为什么?”

“什么?”

“迄今为止,所有的动物都是雌性的,”马尔科姆说,“这经检查核实过吗?是否有人到野外去提起恐龙的裙子看一看?我的意思是,到底怎样才能确定恐龙的性别呢?”

“它是5207号吗?”格兰特问。

提姆觉得很困窘。“我想你该走了。”他说。

“吸血,”格兰特重复着说,他吃惊地张大嘴巴,“你的意思是,吮吸恐龙的血……”

提姆又纠正了一下自己,他们家的事情常常就是这样。如今,他爸爸将和他妈妈离婚,情况也许就不一样了。他爸爸已经搬走。即使提姆刚开始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他希望这样。他猜他妈妈有一个男朋友,但他不能确定。

“白垩纪?白垩纪和侏罗纪之间有什么差别?”

“当它们在野外繁殖,”格兰特说,“而且自己筑窝的时候。”

“嗯,”他爸爸说着,又走了回来,“对我而言,它实在大得可怕。”他向提姆转过身去,希望提姆表示同意。提姆知道他最好还是同意爸爸的看法,因此,他轻声细语地咕哝了几句。他们继续往前走去看另一个展览。

“噢,不,”吴回答说,“那不可能。我们已经比20世纪60年代前进了一大段。当时要译出屏幕上出现的一批代码,整个实验室得做上整整4年。而现在电脑只要两个小时便可完成。但是,即使如此,DNA分子还是太大了。我们只看到那些因动物种类而异,或与现存生物DNA碎片不同的那部分的DNA。物种之间相异的核苷酸只占总数的百分之几。我们要分析的就是这些相异部分,而这仍然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注意”

他爸爸踱步朝角落的一名服务人员走去。“你刚才做了什么啦?”他妈妈问他。

“喔,得了吧,”赖德里说,“没有人能够分析DNA分子。”他知道生物学家正谈论关于人类基因组的研究计划,来分析完整的人类DNA结构。但这可能需要全世界的实验室竭诚合作,干上10年才行。这是个宏大的计划,就像制造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一样。“这是家私人公司嘛。”

格兰特微微一笑:“许多年来,他们一直说要对它加以确定,但是现在他们也许再也不会那样做了。”

“不,”提姆说,“我有他的书。”

“是的,”提姆回答,“你怎么知道?”

“你爸爸对恐龙不怎么感兴趣吗?”

我现在成了倒霉保姆啦,艾德·雷杰满肚子委屈地想着。他在游客中心一边等待,一边用脚轻轻踢着地板。这就是那老人交代他的任务:你要像鹰一样看好我的孙子,这个周末你得对他们负责。

不过,当然啦,他绝不会跟莱克斯提这件事的。莱克斯因为要与爸爸分离已经伤透心了。几个星期来,她一直闷闷不乐……

提姆看到格兰特博士仍然是满脸怀疑的神色。他还看到丹尼斯·赖德里那个肥胖、邋遢的家伙一点也不感兴趣的表情,好像他什么都已明白似的。赖德里急切地要去看隔壁的房间。

“它不喜欢那样,”雷杰说,“不喜欢远离人体。”

提姆几乎没有听清楚她说的话。他在思索他对格兰特有什么了解。格兰特是几名提倡恐龙是恒温动物的理论的主要倡导者之一。他在蒙大拿州一个叫蛋丘的地方已进行了大量的挖掘工作。这座山丘之所以出名,是因为许多恐龙蛋都是在那里被发现的。迄今为止,绝大部分被发现的恐龙蛋都是格兰特教授的挖掘成果。他还是个优秀的插图画家,在自己的书中画了不少插图。

“在野外?”

提姆很希望能多了解这些毒素,但吴博士又开始枯燥无味地谈论起关于使用受精鳄鱼卵细胞和替换DNA之类的事情。接着格兰特提了几个复杂的问题。房间的一侧摆着许多标有N2液标签的大钢瓶。房间里还放着巨大的立式冷藏柜,架子上摆满了冷冻的胚胎。每个胚胎都用小小的银箔包着。

提姆抚弄着这只小恐龙。“好,小宝贝。”他说,“现在一切都正常。它小小的心脏仍然怦怦直跳。”

莱克斯觉得厌烦极了,赖德里则在打哈欠,就连萨特勒博士也失去了兴趣。提姆看腻了这些难以了解的实验室,他想去看恐龙。

“嗯,很可能是这样。”

招牌的下面还写着其他注意事项。

“喔,它们不可能那样做的。”吴说道,“我们饲养的动物都不能繁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建这个育幼室的原因。这是更新‘侏罗纪公园’中动物的唯一途径。”

“《恐龙所失去的世界》。”提姆说。

“这些代码,”吴说,“标明了不同批的DNA萃取物。前4个字母说明正在生长的动物种类,那里的TRIC是指三角龙,STEG是指剑龙。”

“我还是不明白。”格兰特承认。

“我曾经想过这个问题。”格兰特说。

“你可知道是谁在设计系统?”

“你不是挺急的嘛。”

“树脂,”吴博士解释说,“常常滴到昆虫身上,把它们裹起来。于是,那些昆虫在化石中被保护得很好。人们在琥珀中能找到各类昆虫,包括那些吮吸大动物血的吸血昆虫。”

“DNA分子。”

赖德里设计过许多大型系统。他因曾为多家跨国公司设计了全球电话通读系统而闻名遐迩。那些系统常常有上百万个记录,他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但国际遗传技术公司的需要量竟还要大得多……

提姆变得愈来愈兴奋。畸胎物质!能导致怪胎的东西!这使他毛骨悚然。但他听了艾德·雷杰的话后又大为失望。“不要介意那些招牌,它们只是为了有合法的理由而设的。我向你们保证,这里的一切都绝对安全。”他带着他们穿过房门,门的另一侧站着一名守卫。雷杰转过身来面对这群人。

“它们的性器官随着种类不同而异。有些种类容易辨别,有些种类则较困难。不过要回答你的问题——也就是我们认为所有动物都是雌性的理由——那就是,事实上是我们使它们变成这样的,我们控制了染色体,控制蛋内的繁殖环境。从生物工程的观点来说,雌性较容易养育。你们很可能知道,所有脊椎动物的胚胎生来都是雌性的。我们的生命都是从雌性开始的。一定要有外加的因素,如在发育的某个时间里分泌激素,才能使生长中的胚胎转变为雄性。但如果任其自由发育,胚胎自然会变为雌性。所以,我们所饲养的动物都是雌性的。我们有时倾向于用雄性称呼替某些恐龙命名,如霸王龙属的雷克斯龙,我们便称它为‘他’。事实上,它们都是雌性的,而且请相信我,它们的确无法繁殖。”

“太吸引人了。”格兰特说。

“嗨!”

“使用放射同位素”

提姆在里面看到一间充满绿光的小房间,四位穿实验服的技师正潜心用双管立体显微镜进行观察,或是注视高解析度电视屏幕上的画面。这房间里到处都是黄石头。这些石头有的放在玻璃橱里,有的放在纸箱子里,还有的放在大型折叠式的盘子里。每一块石头上都贴有标签,用黑墨水编上了号码。

“你好像看呆了。”莱克斯说。

提姆与其他人一起,随着雷杰先生爬上通向二楼的黑色悬空楼梯。他们路过一块招牌,上面写着:

“你自己去嘛,提米。”(莱克斯(Lex)是亚丽克西斯(Alexis)的昵称,提米(Timmy)是提姆(Tim)的昵称。)

“喔,当然啦。他刚刚才被介绍给你。”

“这是一批新的DNA。”吴说。“我们不知道它到底会长成什么。第一次的萃取物,我们无法从中断定那是什么动物,你可以看到上面写着‘假设Coelu’,那很可能就是虚骨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一种小型的食草恐龙。我很难记住这些动物的名字。到目前为止,现有已知的恐龙大约有300种。”

“事实上,用这个方法来萃取恐龙的DNA,要比萃取出哺乳动物的DNA稍微容易些。因为哺乳动物的红细胞没有细胞核,因此它们的红细胞中也没有DNA。如果你想以无性生殖来繁殖哺乳动物,你必须找到一个白细胞。白细胞比红细胞少得多,但恐龙身上有带核的红细胞,就像现代鸟类一样。我们掌握的许多迹象中有一项就是,恐龙根本不是真正的冷血动物,它们是外皮坚韧的大鸟。”

但是格兰特没有离开。他又向提姆怀里的那只小动物走去,目不转睛地看着它。

“我要走了。”莱克斯说。

小恐龙的身子向后仰,盯着提姆。它的前肢在空中乱挥。提姆看见它每只前肢只有三趾,上面长着小小的爪子。然后,这只恐龙又把头埋到他的脖子里。

门上写着“萃取室”的字样,而且就和实验大楼里的所有房门一样,用安全卡才能打开。艾德·雷杰把安全卡插到门缝里。只见光一闪,门便打开了。

“它甚至还没有成年呢,爸爸。”

“唔,你们可以想象得到,让它们不能繁殖这一点非常重要。”吴说。“每当我们遇到这样的关键问题时,会设计多余的系统,也就是说,我们通常会准备至少两个控制程序。我们有两个毫不相关的理由可说明它们为什么不能繁殖。首先,它们不能孵化出来,因为这些蛋我们都用X光照射过了。”

格兰特把动物还给提姆,这只动物马上停止了尖叫。提姆感到它小小的心脏在他的胸前激烈地跳动着。

“不,我要走了。”

“如果这只昆虫上有异体血球的话,我们就能把它全部萃取出来,得到原始的DNA,那个已绝种的动物的DNA。当然,我们只有把它萃取出来,进行复制和试验之后,才能确切知道那是什么。这就是我们五年来一直在从事的工作。这是一个冗长而缓慢的过程,但我们受益不浅。

“好,诸位,我们开始参观第二层。”

丹尼斯·赖德里打了个哈欠。很久以前他就断定国际遗传技术公司是在做这类事情。两年前,国际遗传技术公司就雇用赖德里设计公园的控制系统。开始设计的一个参数需要3×109个单位的数据库记录。赖德里以为弄错了,便打电话给阿尔托要求证实。他说参数没错,是3亿条记录。

“椎骨?”

提姆在一副骨骼面前站了很长的时间,这是属于霸王龙属的雷克斯龙,地球上有史以来最大的食肉动物。他爸爸最后问道:“你在看什么?”

“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

提姆摇摇头,他不明白格兰特在说什么。“我妈妈说这里只是一个休闲度假区,可以游泳,还能打网球。”

“‘多实验数学程式规划系统’,你的意思是不止一部克雷电脑?”巴尼紧皱着眉头,反复思索着,“还能告诉我一些别的吗?”

他们走着,来到了一道玻璃隔板前,上面又有一块招牌。

“大多数恐龙都生有卵齿,就像犀牛角一样,是长在鼻尖上的小角。这小角可以帮助它们从蛋壳内破壳而出,但食肉恐龙没有,它们是用尖尖的口鼻部在蛋壳上弄破一个小孔,然后孵化人员再帮助它们出来。”

提姆·墨菲立刻看出事情有些不对劲。他的祖父和那位站在他对面的红脸年轻人正在争吵。其他的成年人则站在他们后面,看起来脸色也都挺尴尬的,一副不自在的样子。亚丽克西斯也感受到了这种紧张的气氛,她畏缩不前,把棒球抛向空中。提姆不得不推推她:“走啊,莱克斯。”

莱克斯恶狠狠地看着他,但艾德·雷杰兴高采烈地说:“我来把你们介绍给各位,然后我们就可以去参观了。”

“那真是个聪明的办法。”马尔科姆点头说。

“是的,至少我们认为是这样。如果有人觉得头晕的话,请告诉我。”

“畸胎物质”

“没错,”吴说,“但我们有充分的自信,已经破坏了它们的性腺组织。”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爸爸问。

提姆吞吞吐吐地说:“没多久。”他觉得和格兰特博士交谈令人感到紧张。“偶尔,我能说服全家人时,我们就去博物馆,尤其是我爸爸。”

吴博士解释,他们所从事的DNA培养工作,要求在非常准确的时刻迅速中断细胞的分裂,所以他们备有世界上毒性最强的毒剂。“蜥毒、秋山仙碱、贝塔生物碱,”他指着一排在紫外线照射下的注射器说,“它们能在一两秒钟内杀死任何生物。”

莱克斯暗自偷笑。“爸爸说,提姆只想着恐龙。”她说。

“‘侏罗纪公园’中的所有动物都是雌性的。”吴高兴地说。

“天哪!不,是白垩纪。”

“我只是先介绍你们一下嘛。”雷杰说。

“你对恐龙产生兴趣有多久了?”格兰特问。

他爸爸接着说,他想看电视的后半场球赛,莱克斯说她也想看,因此,他们就离开了博物馆。提姆没有看过其他的恐龙,那就是为什么他们要先去那里的原因。可是他们家的情况就是这样。

格兰特轻轻地指了指小动物的背,专注地观察它,小恐龙不断地来回扭动着。接着他把它高高地举起,看看它的侧面。这只小动物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我在数椎骨。”提姆回答。

“你们得帮助它们出来。”格兰特摇着头,“那如果在野外怎么办?”

“不要当孬种。”他说。

“我向你保证,它确实行得通。”吴博士说完,向一架显微镜走去。一名技术人员在那里把一块内含一只苍蝇的琥珀碎片放在显微镜下适当的位置上。当那名技师把一根长针穿过琥珀插入史前苍蝇的胸部时,大家都一起看着监视器。

“你有多大,提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