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11、控制

上一章:10、公园里 下一章:12、公园

努力加载中...

“怎么叼的?”简罗问。

“他怎么样了?”简罗问。

“当然记得。”马尔科姆说,“你以为被霸王龙属雷克斯龙咬了之后,你会忘掉吗?绝对不会。我告诉你,你这一辈子都休想忘了它。至于我,也许不会记得很久。但是,还是……是的,还是记得很清楚。”

爱丽跟简罗一起走到外面的走廊。“别听他瞎扯。”她说,“他心情过度紧张。直升机什么时候到?”

简罗微笑着问:“你还记得当时的情况吗?”

“恐怕就是这么回事,”马尔科姆说,“要不是那庞然大物根本心不在焉,我怀疑我还能不能生还。说实话,它给我的感觉是相当笨拙,就像是一件比汽车或小型公寓小的东西。”

“太棒了。”艾诺说。

艾诺转身面对简罗说:“你也许可以去看马尔科姆博士现在的状况如何。告诉哈丁博士,马尔杜一个小时之后要他帮忙去把恐龙赶回围场。我会通知哈蒙德先生,我们将马上着手最后的整顿工作。”

“于是另一个人说:‘我老实告诉你,比尔,我不喜欢这个,我还是用回卫生纸吧!’”

简罗问:“这是不是说栅栏的电又通了?”

“只要你让爱丽博士留下来陪我,并且有足够的吗啡就行了。”马尔科姆说,“只要我们这里不发生马尔科姆效应。”

哈丁说:“他用了大量的吗啡。”

“我这样说不好受。”马尔科姆回答说,“但我确实感到它的注意力不全在我身上。当然啦,我的注意力可全在它身上。不过,它重达8吨,我可没有这么重。”

“不用说,一定是这样。”艾诺说,“全部供电需要几秒钟时间,因为公园里的栅栏一共有50英里长,而且发电机一路上得给电容器充电。但是,只消半分钟,一切又可以恢复正常运作了。”艾诺指着垂直悬挂着且覆盖了透明玻璃的公园图说。

简罗问:“你没看到孩子?”

“不然还能怎样呢?”马尔科姆说,“腿上是穿破骨折,肉可能腐烂了,开始发出相当——嗯,相当刺鼻难闻的气味。但是我总是说,如果你不能保持那么一点幽默感……”

“他的腿需要动手术。你去联络叫他们派架直升机来,将他运出这个岛。”

简罗转身对哈丁说:“他们现在就要去修补栅栏了。艾诺说,马尔杜在驱赶动物回自己围场的时候需要你帮忙。”

“那个地方为什么会断电?”简罗问。

简罗摇摇头:“我对电脑懂得不多。”但是他至少知道,如果一个高技术公司退回到原始代码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出了很大很大的问题。

“为什么要这么长时间?”简罗问。

“好得很。”她回答。

简罗跟着爱丽往马尔科姆的房间走去,听到里面传出一阵笑声,他觉得很惊讶。这位数学家仰面躺在床上,哈丁正在调整静脉注射管。

“好吧。”哈丁答应。

“你必须知道,简罗先生,”艾诺说,“那边总是有许多额外的动作信号,比如,在风中摇曳的树枝,在空中飞的鸟儿,诸如此类。电脑必须先把所有的背景动作排除掉。这也许要花——啊,行了。计数结束。”

“太好了。”马尔杜说。

“不错。”艾诺还在控制室里,两眼盯着闪亮的公园图,“整个公园只有三个断流处,比我原先预料的要好多了。”

简罗略带迟疑地进了房间。

“就是它。”艾诺高兴地说。

“我可以告诉你还不够多。”马尔科姆说,“老天,他舍不得用药。他们找到其他的人了吗?”

马尔科姆叙述了他是怎样在雨中跑出越野车,霸王龙又是怎么对他紧追不舍的。“那是我自己的错,它离我太近,但我被吓坏了。反正,它用嘴巴把我叼了起来。”

“谦虚的美德,”马尔科姆说,“让我不能向你详细解释以我的名字命名的现象。”他又叹息一声,闭上眼睛。很快地,他便睡着了。

“我终于找到恢复原始代码的命令了。有个Fini.obj命令能重置连接参数项,让栅栏和电力复位。”

简罗紧盯着公园图说:“你是说格兰特和孩子……”

简罗看着看着,公园图上面变得更加复杂,布满了绿色的点和数字。“这些都是什么意思?”

“那是什么?”简罗瞪着显示屏,不解地问。

马尔杜摇摇头。“我们最好把握时间。”他说,“我们必须把栅栏修好,让动物回到各自的围场里。从那部电脑我们可以看到,有5只恐龙得赶回它们自己的围场里。我现在就带后勤人员去那边。”

“表示动物。动作感应器也运作起来了。电脑开始解析公园内所有动物的所在位置。当然也包括进入里面的每一个人。”

马尔杜指着窗外:“看!”室外巨大的石英灯在公园各处亮了起来。他们走到窗口,向外望去。

艾诺在椅子上扭动了一下身子,又往图上看去。“没有。”他说,“此刻,图上根本没有出现多余的信号,那里出现的一切仍然被认为是恐龙。他们也许是待在树上,或是在其他某个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我们用不着担心。有些动物,比如那条大霸王龙,到现在还未露面。这或许是因为它正在什么地方睡大觉而没有走动。格兰特他们可能也在睡觉,只是我们不知道。”

格兰特睁开眼睛,大门的木栅栏之间透出缕缕鲜亮的蓝光。是石英灯光:电来了!他睡眼惺忪地看了手腕上的手表:正是9点30分。他只睡着了几分钟。他想他还可以再多睡几分钟,然后回到空地上,站在动作感应器前挥手,把信号传出去。控制室的人就会看到他们,他们会派一辆车来把他和两个孩子接出去,他要告诉艾诺,要他召回补给船。然后,他们就可以回到度假旅馆,在他们自己的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一夜了。

“是的,我们把查询号复位在400以上,这样,只要他们在那里走动,”艾诺说,“动作感应器就会把他们当作额外的动作显示出来。”他两眼盯着公园图又说,“但我还没有看到任何多余的动物信号。”

“你是说它攻击你的时候并不是全神贯注?”

“感应器也一样,是的,电脑计数需要几分钟时间,但是一切都在运作了。”艾诺说,“9点半之前,那见鬼的东西都会恢复正常,重新开始工作了。”

“动作感应器呢?”简罗问。

“什么是马尔科姆效应?”简罗问。

简罗穿过铁门,走进度假旅馆的前门。他看到爱丽·萨特勒从走廊的那边走来,手里拿着毛巾和一盆热气腾腾的水。“另一边有个厨房。”她说,“我们在那里烧水,消毒绷带。”

哈丁哈哈大笑。

哈丁说:“大多数体形庞大的食肉动物的上下腭并不是非常有力。它们真正有力的是颈部肌肉,上下腭只是咬住不放,但它们却会用脖子来扭动撕扯。但是,碰到像马尔科姆博士这样块头不大的动物,霸王龙只需摇晃他,然后把他扔到地上。”

“咬住我的身体。”马尔科姆说着,掀起衬衫来。只见一排青紫色的牙痕呈一个很大的半圆形从他的肩膀一直延伸到他的肚脐处。“用牙齿咬住我,把我提起来,恶狠狠地摇动着我的身体,然后把我往地上一摔。我还算好——当然被吓昏了,不过,我还没事——直到它把我摔在地上之前我都没事。这一摔把我的腿给弄断了。它咬的伤还不及那一摔的一半狠。”他吸了一口气,“你想想看。”

“谁知道!”艾诺说,“也许是因为暴风雨,或是有树枝被风刮倒的缘故。我们可以在监控器上检查一下。第三处在那里,丛林河边上,不知道那里又是怎么回事?”

“哪个区的栅栏电流短路了就会自动切断电源。”他解释着说,“你可以看到,在第12区,在大路附近有一个大断流处。”

“你说什么?”简罗问。

“来,看看这个。”艾诺一边说,一边打出了命令:FINI.OBJ。

屏幕闪了一下,上面的程式马上就变了。

“还真不错,是吧?”马尔科姆微笑着说,“啊,简罗先生,你来看我了。你现在明白在这种情况下把一条人腿拿回来会怎么样了吧。”

他要立即按计划行动。再过几分钟就起身,他打了个哈欠,又闭上了眼睛。

“一点也没错。另一处是在这里,第11区。离蜥脚类动物喂食楼不远。”

艾诺用手指指着电脑显示屏。

“直升机?”

“但是这个命令还会导致其他后果,”艾诺继续说,“它会把可以追踪查询它的代码行给删除,把自己存在过的所有痕迹彻底破坏,狡猾透了。”

马尔杜和简罗走进控制室,只听见艾诺正拍着手说:“终于找到你了,你这个讨厌鬼。”

“没有,还没有。”简罗回答,“不过我很高兴看到你恢复得这么快。”

“那就是霸王龙把栅栏踩倒的地方。”马尔杜说。

“断流处?”简罗问。

公园图上,鲜红的线条弯弯曲曲地从通电位置浮现出来,通向公园的每个地方,这表明电流通向了各处的栅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