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13、黎明

上一章:12、公园 下一章:14、公园

努力加载中...

“呸!”他们穿过空地时,莱克斯吐了一口气。

“没问题,你可以跟它亲热亲热。”莱克斯说,“它喜欢人跟它亲热,对不对,拉尔夫?”

“这就对了。”莱克斯说,“干草很多,别急。”她在小三角龙头上轻轻拍了两下,“你爱吃干草,是不是,拉尔夫?”

它的皮肤干燥温和,上面有足球那样的花纹图案。格兰特摸它的时候,它轻轻地叫了一声。栏杆外面,它那粗大的尾巴快活地不断在甩动。

房间里的灯亮了。

有些鸭嘴龙站在齐膝深的水里。它们低下扁平的头,在平静的湖中喝着水,它们在水中的倒影清楚可见。一会儿,它们又抬起头,朝四周环视着。湖边一只小鸭嘴龙试着伸出脚,吱吱地叫唤,随即又急忙把脚缩了回去。旁边的大鸭嘴龙以鼓励的神情看着它。

格兰特转过拐角,看见莱克斯正站在栏杆旁,拿着一大把干草喂着栏杆外的一只动物。那动物看上去像只粉红色的大猪,格兰特刚才听到的咯吱声正是它发出的。其实这是一只小三角龙,跟一匹马差不多大小。它的头上还没有长出犄角,只是在那双温和的大眼睛后长着一个弧形的骨质大颈盾。它把嘴从栏杆空隙中伸过来,莱克斯再度把干草递给它时,它的两只眼睛看着她。

格兰特迟疑了一下。他凝望着空地对面的树林,看看有什么动静,但他什么也没发现。连一点风也没有,树叶纹丝不动。清晨的一切显得如此安静。“我想那是你的想象。”他说了一句。

格兰特看到从他们身边疾驰而过的几只恐龙,跑在前面的每只都有5吨重,但他只看到它们巨大的腿,接着,烟尘弥漫,立即笼罩了恐龙,格兰特什么也看不到了。他只感觉到它们庞大的身躯、粗大的四肢和痛苦的惨叫声。一只鸭嘴龙撞在一块大矿石上,翻身滚到了对面的原野上。

“为什么要由人工启动呢?”简罗问。

“你们从午夜起就在‘设法解决’了。马尔科姆的状况更糟糕了,他需要治疗。”

又一只鸭嘴龙的粗粗的尾巴在岩石上狠狠抽打了一下,上面立刻溅满了鲜血。格兰特等打斗声移到了左边,就推着两个孩子往最大的那棵树上爬去。他们顺着树枝,飞快地爬上去,周围尘土飞扬,恐龙惊慌地四处乱窜。当他们爬到20英尺的高处时,莱克斯抓住格兰特,不肯再继续爬上去了。提姆也感到十分疲惫,格兰特心想,他们已经爬得够高了。透过烟尘,他们可以看到下面恐龙宽阔的脊背,它们转着圈,吼叫着。格兰特把背部靠在粗糙的树干上,咳嗽起来。他闭上眼睛,在那里等待。

“什么鬼味嘛?”莱克斯说,“像腐烂的垃圾一样,臭气熏天。”

“哎哟!”莱克斯叫了一声,并赶紧低头躲避着。两只硕大的红蜻蜓嗡嗡地从他们身边飞过,每只的翼足足有3英尺长。“那是什么东西?”

它们也嗅到了那股臭味,格兰特思忖。

“也就是说我得把它暂时关掉。”艾诺说,“我无法确定一切是否能恢复正常。”

“我们得等多久的时间?”简罗问。

“是鸭嘴龙。”艾诺用平和的声调说,“它们被吓跑了。”

“如果命令是随机存取记忆体驻留,那就不会在代码中出现。你可以进行随机存取记忆体清除,同时进行查寻,但是你又不知道你要查寻什么,所以我想你只能重新启动了。”

“我以前从来没这么做过。”艾诺说,“我不愿这么做。也许启动之后所有的系统都会恢复——但也许不会。我不是电脑专家,你也不是,起码不是真正的电脑专家。电话线路不通,我们就无法跟任何人联系。”

鸭嘴龙正径直朝着他们这边狂奔而来。

小三角龙看着格兰特,干草从它的嘴巴两侧冒了出来,它每嚼一下,都有些草往下掉。

吴耸耸肩说:“那又怎样?只要重新启动就可以了。关掉系统,然后你就可以清除记忆体了。”

“对。”提姆回答。

“因为它长得像我们学校里的拉尔夫。”

淡黄的光线从侧面的窗户照射过来。现在已是早晨,他睡了整整一夜!他看了看手表,已是清晨5点。还有将近6个小时船才会被召回来。他呻吟着又往地上一躺,觉得脑袋一阵阵抽痛,浑身像被打了一顿似的疼痛不已。他听见从拐角处传来的像生了锈的车辆发出的咯吱咯吱声,接着传来的是莱克斯咯咯的笑声。

“你们听我说,”格兰特说,“我准备上山去启动感应器,让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这样他们就可以来接我们。你们得待在这里等。”

“这么说,电话线路受到干扰?”

“我们从哪条路走?”莱克斯问。

吴拿起听筒,听见里面传来咝咝的声音:“似乎是调制解调器的声音。”

突然,他听见了动物的叫声,是他们身后的一群鸭嘴龙发出来的。起先只有一只在叫,然后是第二只、第三只,最后那一大群鸭嘴龙全都高声叫起来。它们显得焦躁不安,不断扭动着身躯,慌慌张张地从湖里出来,围成一圈,把它们的孩子围在中间保护起来……

拉尔夫前腿腾空,发了疯似的拼命想从栏杆上摆脱。它的头前伸后拉,在栏杆上来回蹭着。

“我想不会。”格兰特答。

“看在老天的份上,你能不能让我定下心来工作?”

“电话还是不行。我无法使电话重新正常运转。我想赖德里一定在电话上动了手脚。”

“我敢肯定它会让我骑的。”莱克斯说,“骑在恐龙背上一定别有一番趣味。”

“谢天谢地!”艾诺说。他急忙走到主监视器前,显示屏上出现了一排排符号。

简罗大呼小叫地跑了进来:“我们的电话还不行。”

显示屏发出了轻微的响声。

大三角龙已经开始用嘴巴和鼻子轻轻地推着拉尔夫,把它从栏杆边推开。

“30秒。”艾诺说。

小三角龙从栏杆边转身走开。它们母子俩一起朝空地走去,母亲不时地推推孩子,替它指路。

随着一声吼叫,霸王龙猛然从50码以外湖畔的树林中冲出来,飞也似的大步穿过那片开阔地。它对格兰特他们视而不见,径直向那群鸭嘴龙奔去。

简罗伸手抓起听筒,可是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连咝咝的静电干扰声都没有了——只有一片寂静。“这是怎么回事?”

拉尔夫边吃边用眼睛看莱克斯,然后又看看格兰特,毫无害怕的样子。这使格兰特想起:恐龙对人类的反应一定与一般动物不同。“也许我可以骑在它的背上。”莱克斯说。

“发生什么事了?”简罗问。

“这是拉尔夫。”莱克斯说,“它是我的朋友,喜欢吃干草。”

“提姆也是。他的鼻子都肿起来了。”

但艾诺没在听他说话,他两眼正盯着公园图。上面,湖边有一簇密密麻麻的小黑点正在向同一个方向移动,速度快极了,就像一阵旋风似的。

他们从栏杆中间爬出去,到了外面。

“见鬼!”艾诺说,“我就是找不到。”他喝了口咖啡,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他把所有的视频监视器都关上了,正在控制室内查寻电脑代码。他觉得快精疲力竭了,因为已经连续工作了12个小时。他转身面对着刚从实验室出来的吴博士。

“那就把那该死的安全系统关掉!你明白吗?如果得不到帮助,他会送命的!”

“好吧。”艾诺说。

吴说:“这个系统是设计成永远也不应该关上的。所以,一旦真的关上之后,它就以为某个地方出了毛病,所以它要求你以人工启动所有模组,否则,如果什么地方出现了短路,系统就会启动,短路,再启动,再短路,就这样无休止地恶性循环下去。”

“怎么回事?”简罗问。

“那好吧。”格兰特说。

在一团漆黑的控制室里,艾诺看了看手表。30秒。记忆体现在应该已经清除了。他把电源总开关向上一推。

“别急,拉尔夫。”莱克斯说。

电脑嘟嘟地运转起来。

“它吃东西时不爱干净。”莱克斯说,“而且它也饿坏了。”

“我跟你们说嘛!”莱克斯尖叫着说,“可是没有人相信我的话。”

“是的,大概是这种情况。赖德里还真行,他在程式代码中插了一个锁定装置,可是我现在找不到,因为我下达恢复命令时抹去了程式清单中的一部分程式。但是,很明显,关闭电话的指令仍然还在电脑的记忆体中。”

“提姆在哪里?”

格兰特仍然抱着莱克斯,跟提姆一起向一处岩地跑去,那里有一片茂盛且高耸参天的针叶树。他们拼命跑着,感到脚底下的大地在颤抖。恐龙的声音愈来愈近,震耳欲聋,就像是机场上喷气机的响声一样。这声音响彻云霄,简直要撕裂他们的耳膜。莱克斯嘴里在叫喊着,可是他听不到她在喊些什么。他们刚爬上岩石,那群动物就到了他们跟前。

“你好像很不舒服。”莱克斯说。

“把它推出去!”格兰特说。他伸手扶住小三角龙的头,用身体抵着它,同时将它斜拉、朝后推。大颈盾终于从栏杆中滑脱,小三角龙顿时失去平衡,侧身栽倒在栏杆外面。然后只见它身上的阳光被什么东西的影子挡住了。一只比树干还粗的巨脚出现在眼前,那脚上长着5个弯弯的脚趾,就像大象的脚趾一样。

莱克斯转过身看见了格兰特。

“它相当温顺。”

“行了,等一下。”莱克斯又从水泥地上拿一些干草,“说真的,拉尔夫,”她说,“你妈妈一定从来没有喂过你吧!”

浓密的烟尘使他们几乎看不清岩石对面的情景。他们紧紧贴在石头上,听着鸭嘴龙的尖叫怒吼声和霸王龙骇人的吼声。莱克斯的手指紧紧掐着格兰特的肩膀。

一阵很响的吱嘎声把格兰特从睡梦中吵醒,然后他听见一阵机器发出的轰隆声。他睁开双眼,看到身边的传送带上有一大捆干草正在往上向屋顶移动,然后又是两大捆。随后,机器的轰隆声戛然而止,就像它刚才突然开始一样。这幢钢筋水泥建筑物里又是一片寂静。

远处,鸭嘴龙叫着开始四散逃命。格兰特感觉到脚下的大地在震颤。“快跑,孩子!”他一把抓住莱克斯,把她拎了起来,和提姆一道飞快地穿过草地。他看见霸王龙来到湖边,在鸭嘴龙中横冲直撞。鸭嘴龙甩动着大尾巴以抵御霸王龙的冲击,嘴里还不停地大声鸣叫。他听见树叶的哗哗声,等他再度回头看时,看见那些鸭嘴龙还在拼命地东奔西窜。

“怎么啦?”格兰特问道。

“天哪,看那是什么?”他边说边指着其中的一个图像显示屏。

但那只蜻蜓只是慢慢挥动了几下它那有粉红色纹理的透明羽翼。后来,提姆的手臂动了一下,它就飞走了。

鸭嘴龙大声鸣叫着,以惊人的速度向前冲去。它们庞大的躯体紧紧地围成一团,小鸭嘴龙鸣叫着,竭力使自己不被踩倒在地,这群狂奔的动物掀起漫天黄土。格兰特看不到霸王龙的身影。

小三角龙嚼光之后,舔舔嘴唇,张开嘴巴还要吃。格兰特看见了它那细长锐利的牙齿和鹦鹉喙似的上腭。

“好了,”艾诺说,“可以了。”

他把总开关猛然一扳。

“看来是用不着喂它了。”

“正在设法解决这个问题。”

那鼻息声又响了,这次离得更近。

他站起来,走向主机板,打开上面的几个小门,把安全开关上的金属盖打开,把安全开关一个个关掉。“是你要这么做的。”艾诺说,“你现在如愿以偿啦!”

艾诺的呼吸急促起来。他扳下开关,然后又向上推了一下,可是依然毫无动静。他感到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找到什么没有?”

他听到一阵深深的鼻息声,仿佛是一匹高大的马发出的声音。突然,三角龙变得烦躁不安起来,极力想把头从栏杆中抽回去,但它的大颈被卡在栏杆中间,于是它惶恐地叫起来。

“你不要离开我们。”她说,“对吧,提姆?”

格兰特的目光越过栏杆边的那只恐龙,向外面的蜥脚类动物围场的露天场地看去。天愈来愈亮了。格兰特心想应该走出去,到外面的空地上,使空地上方的感应器启动起来。毕竟控制室的人要花一小时左右才能赶到他这里来。想到电话至今还打不出去,他颇觉得不悦……

格兰特慢慢站起来,环视了一下这幢建筑。现在天色已经大亮了。他看出这是一幢喂食楼,里面堆放着干草、饲料和设备工具。墙上有一个灰色的金属盒和一块用模板印的牌子——“蜥脚类动物喂食楼(04)”。跟他先前所预料的一样,这里一定是蜥脚类动物围场。他打开那个金属盒,里面有一部电话机,可是当他拿起听筒时,只听见里面咝咝的静电干扰声。显然,电话系统的故障还存在。

提姆伸出手去,一只红蜻蜓落在他手上。他可以感觉到这只巨型昆虫沉甸甸的重量。“它会咬你的。”莱克斯告诫提姆。

“别骑它。”

“蜻蜓。”他说,“侏罗纪是个大昆虫的时代。”

“他在撒尿。”她说,“你愿意帮我喂拉尔夫吗?”

毫无动静。

格兰特走近了一步。皱起眉头,又停住了脚步。

控制室内一片漆黑。所有的监视器屏幕都不亮了。他们两个人站在黑暗中。

“这个,不过……安全系统不允许将电脑关闭,而且……”

格兰特走过来,轻轻抚摸它脖子上的皮。

“它怎会叫拉尔夫呢?”

艾诺随恐龙群的移动调整着镜头。烟尘慢慢消退了。他看到鸭嘴龙已经四处逃散,霸王龙也停止了追赶,这只能说明它已经逮住了一只猎物,现在霸王龙正在湖边。艾诺看着视频监视屏说:“最好让马尔杜去那里看看事情糟糕到什么程度。”

再往南,一些鸭嘴龙正在吃那里低矮的草木,有时它们用后腿站立起来,把前腿搭在树干上,以便够到较高处枝上的叶子。从树顶上方望去,远处有一只巨大的雷龙站在那里,身体比树尖还高,小小的脑袋在长长的脖子上转动着。这真是幅和谐安静的景象。格兰特简直想象不出在这里会有任何危险。

拉尔夫抬起头叫着。另一个头从上面低下来出现在它面前:那头有6英尺长,还长着3只长长的白色犄角,两只长在一对棕色大眼睛的上方,另一只小些的角长在鼻尖上。这是一只成年三角龙。这只庞然大物盯着莱克斯和格兰特,慢慢地眨着双眼,随后又把目光转移到拉尔夫身上。它伸出舌头,舔着小三角龙。小家伙在它的大腿上快活地蹭起来,还不时发出咯吱咯吱的欢叫声。

他们开始穿过空地,来到安放在沉重的金属三脚架上的一个小黑盒子前面。这是一个动作感应器。格兰特停住脚步,在盒子前来回挥手,但毫无反应。既然电话还没有恢复,那感应器可能也无法正常运转。“我们再找一部感应器试试。”他指着空地另一边说。这时他们听见远处传来大动物的吼叫声。

艾诺犹豫不决。

“见鬼!”艾诺说。然后他才想起来,要想重新接通电源,必须先把安全开关打开。他“啪、啪、啪”地把三个安全开关全部打开,重新用弹簧锁盖把它们罩起来。然后他屏住呼吸,再度打开电源开关。

“好像是。”格兰特答。

“不行!”莱克斯表示不同意。

“我们也要给妈妈喂食吗?”

“它们会咬人吗?”莱克斯问。

简罗拿起听筒,开始拨号,突然他停住了。

“听着,”简罗说,“在那边的旅馆里有个病人,他需要医生,否则就必死无疑。只有通过电话才能把医生叫来。也许已经有四个人死了。你现在应该马上把电脑关掉,把电话接通。”

格兰特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地伸了伸懒腰,痛苦地皱皱眉头,然后坐了起来。

空气温暖而湿润。天空呈现一片淡淡的紫红色。白色的雾气在地面缭绕。他们看见那只三角龙妈妈和它的拉尔夫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边吃着湖边树上的叶子,边朝一大群鸭嘴龙那边走去。

“从那里。”

“这是它的妈妈吗?”莱克斯问。

“怎么回事?”简罗问。

“我的确觉得很不舒服。”

“我去找他。”简罗说着便离开了控制室。

“再见,拉尔夫。”莱克斯摇摇手说。提姆从建筑物的隐蔽处走了出来。

“把食物嚼碎,”莱克斯在说话,“别那么贪吃,拉尔夫。”

“为什么?留在这里。这里安全。”

“等一下,”艾诺说,“重新启动后所有的模组都得由人工启动。”说着他赶紧回过身去,接着忙碌起来了。

天就要亮了。

“不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