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3、旅馆

上一章:2、网络 下一章:1、毁灭世界

努力加载中...

“艾伦……”

无线电话。

就在那里,他遇到了两个孩子。

他蹑手蹑脚地走向孵化室中离他最近的一张放蛋的桌子,慢慢地在雾气中伸出手来,从桌上拿了一枚大的蛋。那枚蛋差不多有足球那么大,米色的蛋壳上点缀着淡淡的粉红色斑纹。他小心地捧着这枚蛋,一边用针头刺穿蛋壳,将注射器内的液体打进蛋里。那枚蛋泛出了淡淡的蓝色。

他上楼去,来到了标有“封闭区”字样的玻璃隔板前,但是门却锁上了。他需要一张安全卡才能再往前走。

格兰特的目光紧盯着迅猛龙,它正慢慢地向旁边移动。格兰特也跟着在动,他设法尽可能在他和逼近的迅猛龙之间保持最远的距离。慢慢地……慢慢地……他移向了左边……

格兰特将孩子推到简罗的怀里,说:“把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迅猛龙又直起身来,慢慢地移向前去,继续搜寻着。

无线电话依然默不作声。

“提姆出什么事了?”哈蒙德问,“怎么还没有消息?”

迅猛龙凶狠地吼叫着,向格兰特走去,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大步穿过房间。格兰特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竟然吓呆了。突然间,那只畜生发出气喘吁吁的呼噜声,巨大的身体一头栽倒在地上,那厚重的尾巴抽搐着敲打着地面,这只恐龙不断地发出快窒息似的声音,中间不时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尖叫声,嘴里缓缓地冒出泡沫,头一前一后地摆动着,尾巴在猛烈地敲击、抽打。

那只小动物显然十分激动,在提姆肩上吱吱叫着,蹦蹦跳跳。提姆明白他必须从这里脱身,也许这只小家伙能分散它们的注意力,它毕竟还只是一只小迅猛龙。他将这只小动物从肩上拖下来,扔了过去。小家伙在大恐龙的腿间奔窜。第一只恐龙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嗅着这只小恐龙。

几乎是在转眼间,那第二只迅猛龙就中毒了。它不停地咳嗽,向前栽倒,倒下时撞翻了一张桌子。几十枚蛋在地板上到处乱滚,格兰特心慌意乱地望着这些蛋。

他将它从口袋中取出,打开了它。

这时迅猛龙正朝他们逼近。这些动物迎面碰上这么多人,在惊讶之余,似乎一下子变得犹豫不前了。

迅猛龙站在靠近门的地方。格兰特注意到,它们准备等所有的迅猛龙聚集,然后再一起前进,就像是一群追杀猎物的野兽一样。想到这些,他忍不住浑身打冷战。

“但是你们却决心摆脱自然的束缚,决心要支配自然。从那时候起,你们就深深地陷入不幸之中,因为你们办不到——你们从来没有办到,也永远办不到。别搞错了。你们可以造一艘船,但是却造不出海洋;你们可以造出一架飞机,但是却不能造出天空。你们的能力比起你们那些古怪的梦想,实在是差太多了。”

然后却摇摇晃晃地向后倒下。

莱克斯凑过去,这小家伙又跳到她的肩头上。它在她的脖子上摩擦。“它为什么这样?”她问。

伊恩·马尔科姆每吸一口气,就好像要咽气似的。他用呆滞的目光望着那些恐龙。哈丁在量他的血压,皱起了眉头,又量了一下。爱丽·萨特勒裹着一条毛毯,直打冷战。马尔杜坐在地板上,身子倚在墙上。哈蒙德抬头凝视,一言不发。他们全都在注意倾听无线电话。

格兰特径直跑到孵化室的后部,来到一间有紫外线及玻璃墙壁的实验室中。他立即被一片蓝光包围。他望着周围的玻璃药瓶、摆满吸管的烧杯、玻璃碟子……全部是些精巧的实验室器皿。

这招没有用。

“从那里出去。”格兰特说,指着身后远处的一道门,“要是可以的话,把他们带到控制室去。你们在那里会很安全的。”

他为什么没有将无线电话推得再远一点呢?那只恐龙正在向它走去,可是它离他很近,那大脚就在他的身旁停下来。格兰特能看到卵石斑的皮肤上泛出柔和的绿色光芒,弯弯的爪子上凝结着斑斑血迹。他能嗅到一股强烈的爬虫类气味。

恐龙用后腿直立起来,抬起脚准备踢过来。格兰特一骨碌滚开,它的脚猛踹下来,险些踩到他身上。他感到肩胛骨上一阵如烧灼般的剧痛,一股热血突然浸到他的衬衫上。他从地板上滚过去,压碎了蛋,他的手上、脸上被蛋汁弄得一塌糊涂。恐龙又踢了一脚,无线电话被踹碎,火星四溅。恐龙狂暴地吼叫着,又踢了第三脚,格兰特滚到墙前,无路可退了,那畜生最后一次抬起了它的脚。

“我不知道。”提姆说。

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声传了过来。提姆回头看到那只幼龙被叼在大恐龙的嘴里。第二只恐龙上前来,撕扯着那小家伙的肢体,千方百计要将它从第一只恐龙的嘴里拖出来。两只恐龙一边乱叫,一边为争夺这只小恐龙在拼斗。血滴不断溅到地板上。

这只垂死的迅猛龙在抽搐,整个身子瘫在地上颤抖,发出可怜的哀鸣。从它嘴里冒出来的泡沫是那么多,以至于格兰特几乎看不到它的头颅了。它在地板上拍击着,呻吟不已。

“提姆!”莱克斯尖叫着。

恐龙进入了这间房间,刚开始,它们小心谨慎地嗅着湿润的空气,望着长长的放蛋的桌子。领头的迅猛龙用前臂擦着它那血淋淋的嘴巴。它们静悄悄地走在长桌子之间,甚有默契地配合着穿过房间,并不时低下头来细看桌子下面。

结果它不去理睬这枚蛋。

“艾伦,是我,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得到?”

他转向罩子,看到一个奇怪的金属装置陷入桌面下,它看起来就像一个有圆盖的户外电源引入口。他轻轻弹起那个盖子,看到一个按钮,就用手按了下去。

“喂,我是格兰特。”

“我不知道。”

“格兰特也是,他到底怎么了?”

迅猛龙的视线穿过房间,看到了他。它两眼直直地注视着他。

他们来到另一个房间,根据那深绿色的火焰他明白,这里是废弃了的DNA萃取实验室,一排排的立体显微镜被弃置在一边,高解析度屏幕上显现出巨大的凝固了的昆虫的黑白影像。那是些千百万年前叮咬恐龙的蚊蝇,它们吸的血在被用来复制公园中的恐龙。提姆和莱克斯穿过实验室,提姆可以听见恐龙的鼻息声和吼叫声,它们跟着追过来,愈来愈靠近了。接着他来到实验室的后部,穿过一道门。门那边一定有警报器,因为在狭窄的走廊上发出了阵阵间歇、尖锐的警报声,头顶上的灯一明一暗地闪烁着。提姆沿着走廊奔跑时,突然陷入一片黑暗中——然后灯又亮了起来——接着又是一片漆黑。在警报声中,他听到了恐龙在追赶他时发出的鼻息声。莱克斯在呜咽着。提姆看到前面又有一道门,上面有蓝色的有害生物物质的标记,他一头撞到门上,冲了过去,突然间他撞上一个巨大的东西。莱克斯惊恐地尖叫起来。

格兰特蜷缩着身子移向实验室的后部,他抬头望去,看到了标有骷髅和交叉骨头图形的金属桌子。一个牌子上写着:小心生物性毒素A4,慎防危险。格兰特想起雷杰曾说过这些都是剧毒品,只需一点点就能立即置人于死地……

罩子在实验室桌面的映射下泛出红色。格兰特无法将手伸到罩子下面去。他得设法打开它,但是没有门也没有把手,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无从下手……格兰特慢慢站起来,回头看了看那间主要的房间,迅猛龙还在桌子间移动。

格兰特听到身后的门“咔嗒”一响,便回头瞥了一眼。所有人都已站在玻璃门的另一边,注视着他。简罗摇着头。

没错。

简罗和孩子走进房间,格兰特示意他们先别靠过来。莱克斯望着奄奄一息的恐龙,轻轻地叫了声:“哇!”

他听到走廊的某个地方传来了恐龙的吼声。

他一辈子都在研究恐龙。现在他要看看自己究竟明白了多少。迅猛龙是小型的食肉恐龙,就像窃蛋龙与快捷龙一样。这些动物长久以来就被认为是会偷蛋的,就像近代的某些鸟类会吃其他鸟类的蛋那样,而格兰特也一直认为迅猛龙会吃恐龙蛋,只要它们有机会的话。

格兰特只好重来一遍,轻轻地伸出手去,拿下一枚蛋,替它注射,然后让它滚向恐龙。这回蛋停在一只迅猛龙的脚边。它缓缓晃动着,以脚趾轻碰那枚蛋。

他看到在他头上方的玻璃架子,一排排的瓶子都有骷髅与交叉骨头的标记。他仔细看了看上面的标签:CCK55……A4小肠内泌素……Thymolevinx-1612……那些液体在紫外线下闪着淡绿色的光。在近处,他看到一个装有注射器的玻璃碟子。注射器不大,每个都盛有少量的绿色液体。格兰特蜷缩在幽暗的蓝光中,将手伸向放有注射器的碟子。注射器上的针头都用塑胶套子套着。他用牙齿咬掉了一个套子,望着那纤细的针头。

马尔科姆说:“它们真难看,对不对?真的很难看。”

这下就有两只了,格兰特心想。

这时恐龙从格兰特身边走开,向无线电话移去。

现在可结束两只了。

“这不是想不想的问题。”马尔科姆闭上了眼睛,借着药力,他慢慢地说,“而是你认为自己能做到什么的问题。当猎人来到雨林中为家人寻找食物的时候,他是否希望能支配自然呢?不,他心想的自然是他力所不能及的东西,是远在他的认识及所能支配的范围之外的。也许他会向自然祷告,向供给他生活所需的森林祷告。他祷告是因为自知无法支配自然,而只能祈求自然的慈悲。

这只恐龙大吼一声,跳了起来,它以惊人的速度转身向格兰特扑来,张开了血盆大口。它狠咬一口,牙齿咬住了桌脚,接着猛一抬头,桌子被掀到一边,格兰特向后退去,这时他完全暴露在恐龙面前了。恐龙向他虎视眈眈地逼过来,直起身子,头撞上了上方的红外线灯,碰得它们胡乱摇晃。

格兰特感到蛋在他的脚下纷纷碎裂,蛋黄沾在他的鞋底上。他蹲了下去,感觉到口袋鼓出来的无线电话。

“我不是想到,”马尔科姆说,“而是预测到了。”

“艾伦,请跟我说话。”

简罗带着孩子离开了。迅猛龙继续向格兰特缓缓逼近,经过那些超级电脑及那些依然不断闪现着一连串电脑代码的屏幕。迅猛龙毫不迟疑地向前逼进,嗅着地板,一再低下头。

他们进入育幼室以后,通到走廊的门没有关上。这时巨大的迅猛龙进来了,先是一只,接着是第二只。

“那你怎么办?”简罗问。

“可是……”

格兰特再去拿第三枚蛋,用一支新的针筒替它注射,他双手捧着这枚蛋,将它抛出去。但他抛的这枚速度很快,就像一个保龄球在滚动一样,那蛋很响地滚过地板。

随着轻微的一阵咝咝声,罩子向上滑去,直至天花板。

他再次俯下身去。在桌子底下,他看到了恐龙的腿及从桌面翻滚下来的雾气。他让泛光的蛋在地板上朝恐龙滚过去。那些恐龙抬头张望,听到了蛋在滚动时发出的轻微响声,便扬起头向四周扫视,接着又恢复了慢条斯理、蹑手蹑脚的搜索。

那蛋停在离最近的那只恐龙几码远的地方。

格兰特来到游客中心的后门,也就是他20分钟前离开的那个门。他转了一下把手:门锁上了。接着他看见那小小的红色光点。安全门又恢复功能了,真是见鬼!他转到大楼的正面,穿过损坏了的正门进入主厅,停在他先前待过的守卫的桌子旁边。他能听到他的无线电话发出干涩的咝咝声。他来到厨房,寻找孩子,厨房的门开着,可是孩子却不见了。

可是站着的那只迅猛龙却挣脱了出来,血从它的脖子上往外冒。它的后爪猛然抬起,干净利落地一下子就撕开了倒下的那只恐龙的肚子,盘曲的肠子掉出来,活像肥胖的蛇似的。满屋子都是这只垂死的恐龙的嘶叫声。攻击者掉转身子,好像突然觉得太麻烦了的样子。

“别慌,孩子。”一个声音说。

他转过身来。

这只迅猛龙低下头,惊奇地望着这新来的礼物。它低下头去用鼻子嗅这枚发光的蛋,然后用鼻子拨弄着它,让它在地板上滚动了一会儿。

第二只迅猛龙俯下身去,察看这只倒毙的同伴,它似乎被这种临死的痛苦的景象弄糊涂了。它警惕地望着那满是泡沫的头,然后目光移向那痉挛的脖子,起伏不定的胸部、腿部……

有一只迅猛龙听到了这声音,低下头来,看到蛋滚过来了,便本能地去追赶这枚滚动的蛋。它张大嘴猛然向下咬了一口,将蛋壳咬碎了。

该死!

提姆难以置信地眨着眼。站在他面前的是格兰特博士,他身旁站着简罗先生。

格兰特只有最后一支针筒了。这么多蛋滚在地板上,他得另外想个办法。就在他正考虑该怎么办的时候,那最后一只迅猛龙怒气冲冲地喷出了鼻息。格兰特朝上望去——那只迅猛龙已经发现了他。

他到了他想要到的地方,来到了孵化室。在红外线的照射下,长长的桌子上放着一排排的蛋,低悬的雾气笼罩着四周。桌上的翻动器咔嗒作响,不停地转着,雾气在桌子边缘涌动,飘到地板上,然后消散。

哈蒙德摇摇头:“谁会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艾伦?”

这只小迅猛龙将头直往提姆的脖子靠去。提姆心想,这可怜的东西也许饿了。

恐龙还在为小家伙的残躯搏斗,用后腿站立着,头顶着头。提姆发现了一道门——而且未上锁——就拖着莱克斯溜了出去。

它们在找他。

现在一切都全指望他了。

提姆抓住莱克斯的手,把她拖到育幼室后面去。他一定要找到一道门,一条脱身的路……

格兰特慢慢地贴着实验室的边缘挪动,将迅猛龙从简罗和孩子的身边引开。他可以看见另一道门更靠近正面,上面标有通实验室的字样。不管这表示什么,他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主意,他希望自己是正确的。那门上有一块蓝色的“有害生物物质”的牌子。迅猛龙又更逼近些了。格兰特一个转身,撞向门,再冲过去,进入一片幽深、温暖的寂静之中。

格兰特明白他的意思。没有门通向那边的控制室,简罗和孩子们都被困在那里了。

爱丽说:“显然马尔科姆想到了。”

干掉了一只,格兰特心想。

哈蒙德叹了口气。“拜托,别再说这些了。他一直在说‘我早跟你们说过会这样的’,可是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艾伦吗?”是爱丽的声音,“格兰特?”

“说吧。”他再次说,并将无线电话从地板上推出去,从自己的身边推向逼近的恐龙。他蜷缩在一张桌脚的后面等待着。

“这是只迅猛龙宝宝。”莱克斯说,一边指着那只抓住提姆肩头的动物。

恐龙俯下身来,犹豫不决地拨弄着地板上的无线电话。它的身子已经从格兰特身边移开,它的大尾巴正好搭到格兰特的头顶上。格兰特伸出手来,将针筒深深地扎进它尾巴的肉里,把毒液注射进去。

“我有一个计划。”格兰特说,“现在就进行吧。”

从无线电话中传出的声音使这只畜生停了下来。它用鼻子在空气中嗅着,仿佛想察觉出房间里的另一个人似的。

“艾伦……请……”

它不停地喘气,泡沫从它嘴里冒出来。

可是它并没有很快就死去。它似乎永远也不会真的咽气似的。格兰特伸出手又拿了一枚蛋,此时房间里其他的迅猛龙一下子呆若木鸡,倾听那只垂死的恐龙发出的声音。有一只恐龙抬起了头,然后一只接着一只都昂起头来。那第一只迅猛龙走过去看它那倒毙的同伴。

垂死的迅猛龙吼叫起来,突然仰起头向后扭转,用牙齿往攻击者的脖子上咬下去。

还有第三只恐龙呢。

“它受惊了吗?”

她将迅猛龙又递回给提姆。那小家伙吱吱叫着,在他的肩头活蹦乱跳,不断地东张西望,头急速地转动着。毫无疑问,这小家伙一定受了什么刺激,而且……

“听着,”他轻声地说,“只管说话。”

然后它在那后腿上咬了一口。

“它们把它吃了。”莱克斯说。

迅猛龙在孵化室昏暗的红光中前进。它的气息从张开的鼻孔中喷出来,发出轻微的咝咝声。

“我相信他一定在想办法控制局面,”马尔科姆说,“就像其他人那样。”

这最后一只迅猛龙一动也不动地静止了好一阵子,只是定神看着格兰特。然后它慢慢地、悄悄地向前行,不动声色地向他逼近。它的头时而仰起,时而俯下,先看看桌子底下,再瞧瞧桌子上面。它走起来瞻前顾后、小心谨慎,已不再像成群结队时那样动作敏捷了。它现在孑然一身,不敢再掉以轻心。它的目光一直未离开格兰特,格兰特迅即向周围望了望,四周没有可藏身的地方。他一筹莫展……

他向前挪去,移向恐龙。

“我听不懂他的话。”哈蒙德说,叹了口气,“提姆上哪里去了?他应该是个很有责任心的孩子啊!”

简罗扶着格兰特站起来,一行人接着马上转向朝控制室跑去。

接着“咔嗒”一声,然后就没有声音了。那无线电话就此悄无声息。恐龙行进着,发出轻微的咝咝气息声。

它穿过房间,低下头,碰上了一枚发光的蛋!格兰特看到它一口咬了下去,晶莹的蛋白从它的下巴上滴下来。

提姆挣扎着重新站起来。那只年幼的迅猛龙爬到他肩上,惊慌地吱吱乱叫。提姆和莱克斯这时正在白色的育幼室中,地板上散着各种玩具:黄色的球、洋娃娃、塑胶的拨浪鼓等。

那像皮革一样的爬行类动物的肌肤擦到提姆脸上,利爪撕扯着他的衬衫,提姆仰面跌倒,惊恐地尖叫起来。

“艾伦,听我说……艾伦?”

格兰特进不去。

“艾伦,是你吗?”

在外面的走廊上,格兰特几乎用了两分钟才想起死在走廊的守卫身上有一张安全卡。于是他又跑回去,拿到了那张卡,跑进前面的走廊,飞快地沿走廊奔跑。他循着迅猛龙的声音一路前行,发现迅猛龙正在育幼室里厮杀着。他确定孩子们一定是到隔壁房间去了,于是立刻跑到萃取实验室。

“提姆。”莱克斯悄声说。

她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不明白他的意思!在黑暗中,恐龙愈来愈靠近了。

这只迅猛龙站立着,白色的蛋白正从它嘴边滴下来。它津津有味地用舌头舔着,一边哧哧地喷着鼻息。它再次去咬蛋,舔着滴在地板上的蛋汁。不过它好像一点也不觉得难受。它又弯下身子去吃那些破碎的蛋了。格兰特低头观察着将会发生什么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