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4、地下探险

上一章:3、几乎是范例 下一章:6、海滩

努力加载中...

“如果你动作迅速。”

简罗把他的手表翻过来。“我就知道,这个东西迟早会有用的。”表面下是一个指南针。

“不会造成很大的伤害。”马尔杜说,“几乎不会造成致命伤,但足以将你打倒在地,也许还会使你大便失禁。虽然不会造成永久性的残疾,不过至少可以用来自卫。”

简罗开始往后爬进洞穴,但是他已吓得魂不附体,根本无法继续以这种姿势向下爬——一想到要回过身来进入那个他一无所知的地方,他就觉得恐惧万分,所以最后他转过身来,把头先伸进洞里,向前伸出两只手,双脚不停地踢着,因为这样至少他可以看清楚该往哪里去。他把防毒面具套到脸上。

格兰特伸手去取毒气弹,把它从皮带上解下,拇指放在保险针上。简罗伸出手制止住格兰特,他摇摇头,又朝爱丽的方向点点头。

“你看到了多少?”

几十只眼睛包围着他。

格兰特还是皱着眉。

然后他掉了下去。

“抱歉,”格兰特说,“我想这其中还有一点疑虑……”

“我没办法做到。我不行。”

“为什么每个人都是轻声细语的?”简罗问。

爱丽微笑。“或许我是疯了。”她回答。她往前伸直两手,抵着洞穴的周围使身子后退。突然间,她消失在洞穴中。

“我认为,你最好还是下去数数那些动物。”马尔杜说,“而且最好快一点。”

黑暗中的声音。有手指在抚摸着他,来自发出耳语般的声音的地方。四周很冷,像个洞穴。

格兰特摇摇头:“它们一定没有看到我们。而且现在窝中没有蛋……这使它们更加轻松自在。”

“不,你仔细看看,注意那些小恐龙。当它们在玩耍时,它们到处打滚,四处乱窜。但是当它们不跑不跳站在那里时,请注意它们的位置。它们不是面对着墙,便是背对着墙,就像在排队一样。”

“这样才对。”马尔杜说。

“比如说?”格兰特轻轻地问。

简罗浑身直冒冷汗。他对马尔杜转过身去,马尔杜正站在越野车旁边。“我可不要这么做。”他说。

那只恐龙从他们身旁经过,它那又长又弯曲的爪子踩在水泥地上,发出一阵阵的响声。它在爱丽前面停了下来,爱丽躲在钢制接线箱的后面,蜷缩在未成年恐龙的身旁。那只未成年恐龙暴露在外面,但爱丽的手还搭在它的颈圈上。成年恐龙抬起头来,朝空气中嗅了一下。它的头部离爱丽的手仅咫尺之遥,但是接线箱挡住了它的视线,因此它看不到爱丽。它的舌头试探性地朝外一伸一吐。

“你认为我可以把它取下来吗?”爱丽问。

“不,你必须这么做。”

当简罗的双眼适应了黑暗时,他现在可以看到自己正在一个大型的地下设施之中,但这是人工建造的——这里有水泥浇注时留下的缝隙,还有钢筋从水泥中凸出的尾端。在这个巨大、发出回响的空间里有许多动物。简罗猜想,至少有30只恐龙,或许还不止呢。

接着,那穴道猛然又向下倾斜,变得稍微宽了一些。简罗感到它粗糙的表面,那是以水泥铺成的,还有凉爽的空气。他的身子突然不再受到挤压,但是却在水泥表面上一路打着滚。

格兰特双眉紧蹙。看来,爱丽说得没错,这些动物表现出各种举动,但当它们静止不动注视着什么或是休息时,它们似乎会让自己面对一个特别的方向,几乎可以说,它们在地上排成一道道看不见的直线。

“共孵出30多个蛋。”格兰特回答。

“因为……”她指了一下。

“这是一个族群。”格兰特轻轻地说,“4只或6只成年恐龙,其余的是未成年恐龙和幼龙。至少孵化出两窝。去年孵出一窝,今年又一窝。这些幼龙看起来大约4个月。可能是四月份孵出来的。”

“是的,但是,看起来它们几乎是要躲藏在这里。”

第二个窝已经裂成两半。但是格兰特估计,窝里保留了9个蛋壳。第三个窝中有15个蛋壳,不过,有3枚蛋看来未孵出前就已破掉了。

格兰特摇摇头。那些动物满洞跑着,一会儿跑进光亮中,一会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在呼吸……”

“不要动。”格兰特说,“保持镇静。”

“没有。”

格兰特耸耸肩。过了一会儿,那些幼龙开始鸣叫起来,并且起劲地跳着。成年恐龙则好奇地注视了一会儿,然后随着一阵响彻漆黑洞穴的叫声,所有的恐龙都在转动和奔跑,一起拥往水泥隧道,进入了远处的黑暗之中。

“不,”简罗摇摇头,“这是我妻子给我的,”他解释说,“我的生日礼物。”他仔细看着那指南针。“唔,”他说,“它们并非任意排成行的……我认为,它们是排成东北-西南向,差不多是这样。”

“我可不觉得,格兰特。”

“你必须这么做。”

那只成年恐龙发出哼声,上下点着头。

“好。”爱丽蹲在那小动物的身旁说。小恐龙又叫了起来。

格兰特皱起了眉头。他说:“这里光线太暗了……”

“它们在夜间活动。”

格兰特放下毒气弹,又去拿电击棒。那只成年恐龙还是紧靠着爱丽。

“我看不见得吧。”马尔杜说完,举起一根电击棒,“有没有尝过电击棒的滋味?”

“噢,天哪。”简罗气急败坏地说道。

爱丽说:“也许它们在倾听什么声音。它们转过头去,这样就可以听到……”

“总共有多少?”简罗问。

“轻松自在?”简罗反问,“我们得在这里待多久?”

简罗回过头来,翻了个身,慢慢地站了起来。当他的双眼逐渐适应黑暗时,他专注地看着前方。但是,黑暗中看到的第一件东西——在黑暗中闪现出微光的东西——却是眼睛,发出绿光的眼睛。

格兰特问:“你在法庭上经常使用这玩意儿吗?”

“不,它们全有这种癖好。成年恐龙也是如此。你看它们,它们排成行了。”

“你疯了!”简罗看着爱丽把手臂往前伸,身子使劲地朝后挤入洞穴中,便对她说,“你这样做是疯了!”

那只未成年恐龙发出呜呜的叫声。

简罗望着它们说道:“它们怎么不到外面去?”

“不行。”格兰特说,“不过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做一些事情啦。”

这时候,有一只未成年恐龙走到爱丽前面,用头去摩擦她的腿。爱丽朝下望去,只见那颈圈上有一只黑盒子。脖子上有一个地方湿淋淋的,这是刚才和幼龙颈部皮肤摩擦的结果。

洞口又恢复一片漆黑。

突然间,他向前冲去,跌入了黑暗之中,只见眼前肮脏的墙壁变成一片漆黑。接着墙壁变窄了——一下子窄了许多,窄得令人感到可怕。他被挤在中间,迷失了方向,那挤压感愈来愈严重,把空气都从他的肺部挤出来了,他只是朦胧地感觉到,那穴道微微向上倾斜,使他的身体稍微改变位置。他不停地喘气,眼前直冒金星,而那阵巨大的痛楚更是令人难以忍受。

“哦,我的天啊!”简罗说。但是有一只成年恐龙立即跑向前来,抬起头温和地把幼龙往回赶。幼龙吱吱地直叫,表示不乐意,然后又跳起来,站到成年恐龙的鼻子上。成年恐龙慢吞吞地走着,任幼龙爬上它的头部,顺着它的脖子爬到它的背上。那幼龙感到颇有安全感,便一下子转过身来,这时它看到了三名不速之客,便大声叫起来。

“要待到能把它们全部数清楚为止。”格兰特回答。

“未成年恐龙呢?”

简罗连气也不敢喘一下。

“我一直在观察。”爱丽说,一面把灯光照到她的记事本上。“如果要说确切数字,你只有拍照,不过幼龙的口鼻部特征各不相同。我数的数目是33只。”

接着其中一只向她走来。

爱丽解开了皮带,那金属扣“啪”的一声掉在水泥地上。成年恐龙的头部猛然往上抬了一点,然后歪向一边,露出好奇的样子。它又朝前走去观察四周,而那只未成年小恐龙则欢欣地鸣叫着,蹦蹦跳跳地离开了。成年恐龙还是在爱丽身旁。接着,它终于转过身子,走回巢穴的中央。

有一只幼龙充满好奇心,蹦蹦跳跳地向平台跑来,一边吱吱地叫着。现在离他们只有10英尺远了。

“他看起来没事。”

“我不明白,”简罗说,“它们为什么不攻击我们?”

“他们在等你呢。”马尔杜说,“你得下去才行。”

“只有天知道下面怎么回事。”简罗说,“我告诉你,我办不到的。”

他蜷缩在平台上,距离恐龙的头部只有一两英尺。那两只恐龙的脾气十分暴躁,头部猛烈地上下晃动,显得紧张不安,还不时喷着鼻息。接着它们走开了,回到一大群恐龙之中。

“那么它们在干什么呢?以它们的空间结构来表现某种社会组织形式吗?”

“很好。”

成年恐龙还是压根儿没有注意到他们。

爱丽抚摸着那只小动物,企图使它平静下来,不再发出叫声。她把手伸向那个颈圈,“咝”的一声将它解开。成年恐龙猛然抬起它们的头。

“22只。不过,格兰特,你有没有在它们身上发现什么有趣的地方?”

“或者,也许这是一种习惯,”爱丽说,“物种的特殊行为,使它们能互相辨认。不过,也许这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含义。”爱丽叹了口气,“也许它们是不可思议的,或者,这是一种交际方式。”

“这样说不通,”爱丽说,“因为它们全是这样。”

两只食肉恐龙!

一只女人的手抚摸着他的脸。这是爱丽。“你能听见吗?”她轻轻地问。

简罗长长地吐了口气:“老天,我们可以走了吗?”

简罗转身朝洞穴看了看,然后又回头看了一下:“我不行,你不能强迫我这么做。”

他在一块突出的水泥平台上,那平台有点像堤防,离地面7英尺高。数个巨大的钢制接线箱构成一个临时的藏身之处,使他们未被两只成年的迅猛龙发现,那两只恐龙就在他们的面前,离他们不到5英尺远。它们长着一身深绿色的皮肤,上面夹杂着略带棕色的虎纹。它们笔直地站立在那里,尾巴一动不动地向外伸出,使身体保持平衡。它们一声不吭,乌黑的大眼睛警觉地注视着四周。在成年恐龙的脚跟前,幼龙正轻快地跑来跑去,吱吱地叫着。更远处,在黑暗中,成年恐龙在地上打着滚玩耍,发出阵阵短促的吼叫。

格兰特借助夜视镜绿色的荧光,从平台往下窥视着,首先察看第一个恐龙窝。那窝由土和草制成,像一个宽敞的浅底篮子。他数了数剩下的14个蛋壳。当然,从那么远的地方他不可能点清楚确切的蛋壳数目。总之,这些蛋壳早已经破碎了,散得遍地都是,不过他还是能够点清楚污泥中留下的蛋的压痕。显然,这些恐龙在快下蛋之前筑起它们的窝,而恐龙蛋在污泥中留下了永久的痕迹。他还发现,至少有一枚蛋破掉了。他相信一共有13只动物。

格兰特看到这里只有三个窝,由三对成年恐龙在照顾。它们的活动范围大致以它们的窝为中心,不过幼龙和未成年恐龙的活动范围似乎有交叠,会闯到另一伙的活动范围内。成年恐龙对幼龙慈祥宽厚,但对未成年恐龙就比较严厉;当未成年恐龙过分调皮时,成年恐龙有时会咬它们。

“你看它们在空间上是怎么排列的。它们在那里按某种模式分布。”

“我不知道,爱丽。你是认为这里存在族群的次显微结构?就像蜜蜂一样?”

简罗回头望着洞穴,望着黑咕隆咚的洞口,这简直是大地张开的一张大嘴巴。然后他又看看马尔杜,他站在那里,身材高大,表情冷漠。

简罗盯着电击棒:“你不会打我吧?”

“没事吧?”

格兰特也有同样的想法。蜜蜂在空中通过跳某种舞蹈能相互联络。或许恐龙有相同的功能。

“不,不完全是这样,”爱丽回答,“这比蜜蜂的更难理解些。这只是一种癖好。”

“那么,是幼龙有这种癖好啰?”

下面的空地上,那只成年恐龙听到叫声后好奇地回过头来。

简罗汗流浃背,头晕目眩。他开始向洞口走去。那洞口从远处看来显得很小,但当他走近些一看,却似乎变得大多了。

爱丽没有戴防毒面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