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3、几乎是范例

上一章:2、控制局面 下一章:4、地下探险

努力加载中...

哈蒙德脸部朝下,倒在一条小溪中。

哈蒙德又踱了几步。他把窗户又朝外推了推,试图让更多的新鲜空气进入屋内。最后他实在忍受不了,便问:“到户外去会有什么问题吗?”

而且,令人感到荒唐的是,哈蒙德对马尔科姆简直深恶痛绝,因此这种局面使他觉得更糟糕。倘若这个人是他的朋友,情况反而会好些。哈蒙德觉得,万一马尔科姆真的死去,他的死讯便会成为对他的最后一次谴责,这种事他实在无法忍受。

“超越范式?”哈丁问。

“转换?”

哈蒙德躺在山脚下,听到霸王龙的吼声传遍整个树林。

“他醒了吗?”哈蒙德问。

孩子!

哈蒙德感到一阵狂怒。就在这时候,他看到那名工作人员逃之夭夭,于是哈蒙德赶快站起来,盲目地钻进小径对面的树林中去,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他绊了一下,跌倒在地,脸磕在潮湿的树叶和泥土上。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向前跑着,摔倒在地,然后再次向前跑去。现在他正走下一个陡峭的山坡,无法使自己保持平衡,一不小心便摔倒了。他在松软的土地上翻滚着,最后一直摔到山脚下才停住,他的脸浸在浅浅微温的水中,泉水在他的四周不断地淌着,一直淹到他的鼻子上。

“你不再担心什么?”

然后他露出了微笑。

“我没听清楚。”哈丁回答说。

没错,他几乎可以肯定,关节碎了。

这时,传来了一阵恐龙的吼声,那声音显得如此之近,简直叫人魂不附体。他猛然一阵眩晕,摔倒在路上,当他回头看时,他觉得自己看到了一只未成年的霸王龙的影子,那影子正在石板路旁的树叶里移动,逐步向他靠近。

老天爷。

“当……转换……”马尔科姆说。

霸王龙又吼叫起来,但这次明显地可以听出是音乐配音,接着有一种回音在持续地回荡。

哈蒙德离开旅馆走进阳光里。他自己也觉得奇怪,干吗要费一番唇舌在哈丁面前为自己辩护。不管怎么说,那人总是他的雇员嘛。哈蒙德没有必要解释自己的行为。

“范式转换?”哈丁问。他懂得“范式转换”。近20年来,这是一种对科学变化的时髦说法。“范式”就是“模型、例子”的另一种说法,但是,当科学家使用这个字眼时,包含了另一层意思——一种世界观,对世界更宽阔的观念。每当科学在对世界的观念上有重大变化时,人们中间就出现了“范式转换”。这样的变化,相对来说,是极难得出现的,一个世纪才有那么一次。达尔文的进化论促进了范式转换,量子力学促进了一次小型转换。

“这声音美妙极了。”莱克斯说。

“不,”马尔科姆说,“不是……范式……超越……”

“不必再担心……什么……再也不……”

“我认为没有。”哈丁回答,“我觉得这个地区是安全的。”

当他在考虑这件事时,得出了结论,认为吴确实不是完成这项工作的合适人选。吴显然缺乏条理,太漫不经心,无法担起这个重任。而且吴花了太多心思在思考如何改进。他不是在制造恐龙,而是希望对它们进行改良,哈蒙德隐约地怀疑,公园之所以会失败就是这个原因。

“好。”

马尔科姆没有回答。他那干燥的嘴唇在嚅动着。“范式。”他最后说。

哈蒙德断定,确实,不论是吴还是艾诺都不具备一种最重要的特性——丰富的想象力。这种想象力产生巨大的力量,推动一个奇迹般的公园出现,孩子可以倚靠在这公园内的栅栏上,为那些从他们的故事书里走出来的活生生的神奇动物而赞叹不已。这种真正的想象力,这种对未来的预测能力,这种发挥智慧才能把对未来的远见变成现实的能力。

哈丁叹了口气。尽管他们做出种种努力,马尔科姆仍然很快就陷入昏迷状态。他的体温又升高了,他们替他注射的抗生素几乎起不了作用。

哈丁紧靠着他。“在另一边?”他以为马尔科姆是在谈论死亡。

吴是导致失败的原因。

这时,他听到扩音器里传出一个声音:“来,提姆,我也来试一下。来,让我来制造那种声音。”

哈丁摇摇头。

“一切……天啊……”马尔科姆在枕头上翻来翻去,嘴里呻吟着。

不,无论是吴还是艾诺,都和这项任务不相称。

哈蒙德摇摇头。下次他会做得更出色些。

而且,这件事情,艾德·雷杰也不是合适的人选。哈丁也只能算是可有可无的人选。而马尔杜是个酒鬼……

他太惊慌失措了!简直是个傻瓜!他应该去他那幢平房的嘛!哈蒙德咒骂自己。稍后他站起来时,右腿的脚踝部位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使他不禁淌出了眼泪。他小心翼翼地检查了一下:关节可能碎了。他咬紧牙关,强迫自己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这条腿上。

在控制室里,莱克斯对提姆说:“要是他们刚才也带我们一起去恐龙的巢穴就好了。”

另外他得承认,约翰·艾诺也不适宜于做总工程师的工作,艾诺以往的经历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如今他已心力交瘁,因此他变得多愁善感,自寻烦恼。他无法进行周密的计划,忽略了许多事情,许多重大的事情。

“当然可以,”提姆回答,“我们只要把这个玩意儿在这里转动一下……”

“好吧。”哈丁说。他调整了抗生素静脉滴注的速度。

他听到那个声音后,浑身颤抖着。这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尖叫声,令人毛骨悚然。他等待亲眼目睹会发生什么情况。霸王龙会做出什么举动?它是否已经逮住那名工作人员了?哈蒙德在等待,但他只听到树林中蝉的鸣声,最后他意识到自己连气都不敢喘一下,便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唔,好吧,我到外面去转一会儿。”

“你也能做到。”提姆说,“如果你按一下这个,你就能听到回音。”

“好听极了,”那小女孩说,“再来一次。”

那两个浑蛋孩子!

约翰·哈蒙德在旅馆中马尔科姆住的房间里踱来踱去。他十分不耐烦,浑身不舒服。马尔科姆从最后一次情绪激动地勃然大怒后,便陷入昏迷,现在哈蒙德觉得他似乎真的要死了。当然,他们已派人去要求直升机援助,可是天知道直升机什么时候才会来。一想到马尔科姆立即会一命呜呼,哈蒙德又是焦虑,又是恐惧。

哈蒙德知道,在阿尔托国际遗传技术公司总部的两个不同的仓库里,还存放了10个冷冻胚胎。不论在地球上其他任何地方,或在另一座岛上,要培育它们是毫无问题的,那么到下一次他们就能解决那些问题啦。进步就是这样产生的——通过问题的解决。

“我马上回来。”

由于脚踝受伤,哈蒙德无法再往上爬了。他将不得不在深谷的底部等待,等霸王龙离去后再呼救。至少现在,他在这里没有任何危险。

它在这里干什么?它为什么会在栅栏上面?

他根本不该带那两个孩子来的。他们只会一味地制造麻烦。没有人希望他们待在这里。哈蒙德之所以把他们带来,是因为他觉得这样做就能制止简罗毁掉这个旅游胜地,然而简罗已经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这么做了。现在这两个孩子显然是进了控制室,开始在那里惹是生非……是谁让他们进去的?

他感到心跳在加速,胸口难受,喘不过气来。他迫使自己全身放松。没什么了不得嘛,虽不能往上爬,但是离平房和游客中心的距离不会超过100码。哈蒙德坐在潮湿的泥土上,倾听着四周树林里发出的种种声音。过了一会儿,他开始扯起嗓门喊救命。

总之,屋子里弥漫着一种极为难闻的气息,真的极其难闻。是人肉腐烂的味道。

“让我来试试。”莱克斯说。她按下按钮,霸王龙又吼了起来。“我们能让它多响一会儿吗?”她问。

马尔科姆的嗓音近似耳语。“一切……看来都迥然不同……在那边……”他说。

他穿过有栅栏的门,环顾着公园的四周。时间正接近傍晚,这时浓雾变得稀薄,有时天空会露出太阳。眼前太阳正从云雾中露出来,哈蒙德觉得这是个好兆头。不管他们怎么说,哈蒙德仍然认为他的公园大有前途。即使那个鲁莽的傻瓜简罗想要用一场火把公园化为灰烬,那也不会使事情有任何差别吧。

“他在说什么?关于天堂?”

“这对我们来说太危险了,莱克斯。”提姆回答,“我们得留在这里。嘿,你听这个。”他按下另一个按钮,事先录好的霸王龙的吼声在公园里所有的扩音器中回响。

“任何东西。”马尔科姆说,“因为……一切看起来都大相径庭……在另一边。”

哈蒙德一边沉思冥想,一边沿着那条从游客中心往北的小径,往小平房走去。他从一名工作人员的身旁走过,那人随意地向他点了下头,但他没有点头还礼。他发现那些工作人员一个个都傲慢无礼。说真的,选择哥斯达黎加附近的这个岛屿也不是明智的举动。他不会再犯这种显而易见的错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