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1、毁灭世界

上一章:3、旅馆 下一章:2、控制局面

努力加载中...

他们将马尔科姆搬到旅馆的另一个房间里,将他安顿在一张干净的床上。哈蒙德仿佛又振奋起来,开始东奔西跑。“嗨,”他说,“起码灾难躲过去了。”

“你这个自以为是的白痴。”马尔科姆怒气冲冲地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以为自己有能力摧毁这个星球?你也太不自量力了,你摧毁不了地球,哪怕一点点可能性都没有。”

“你到底想说明什么呢?我们不该关心环境吗?”

“而许多其他生命将会渐渐绝种。”哈蒙德说。

“咳,没这回事。”马尔科姆说。

“你说的是什么灾难啊?”马尔科姆问,叹着气。

“那只是在现在。”马尔科姆说,“事实上,氧气对新陈代谢是有害的。它是一种腐蚀性气体,就像氟一样。氟可以用来蚀刻玻璃。当氧气最初被某些植物细胞当成废气排出的时候——假设大约是30亿年以前——它给我们星球上的其他生命会造成一种危机。这些植物细胞以一种致命的毒气污染了环境。它们不断呼出置人于死地的毒气,以至于它的浓度愈来愈高。像金星这样的行星,氧气浓度不到1%,但是地球上氧气的浓度却一直在迅速增长——5%、10%,最后达到了20%!地球已经有了一个纯氧气的大气层,这是会扼杀生命的!”

“喔,”哈蒙德说,“它们没能获得自由并在世上横行霸道。”

“我知道氧气是生命所必需的。”

“你怎能说得如此轻松?我们很可能真的会一命呜呼的!”哈蒙德怒气冲冲地说。

“是的。”马尔科姆说,“正是如此。”

“那又是什么呢?”

“不,”马尔科姆说,“我的意思是,地球上的生物能够照管它们自己。在一个人看来,100年是一段漫长的时间。100年以前,我们还没有汽车和飞机,没有电脑和疫苗……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可是对地球来说,100年根本微不足道,100万年也算不了什么。这个星球是在一个更广阔的规模上生息绵延的。我们无法想象它那缓慢而有力的节奏,也太骄傲不愿尝试去想象。我们只是地球上的过客,生命转瞬即逝。即使我们明天就离开尘世,这个世界也不会牵挂我们的。”

马尔科姆用一只手支撑着坐起来:“你是在担心这个?”

“这样,就会导致皮肤癌。”

“那将会有更多的紫外线辐射到地球表面。这又怎样呢?”

哈蒙德说:“不过,假如臭氧层变得愈来愈稀薄……”

马尔科姆摇摇头:“紫外线辐射对生命是有益处的,是种很强大的能量,能促进突变、进化。随着紫外线辐射量的增多,许多生命形式会欣欣向荣。”

马尔科姆在叹息。“我来跟你谈谈我们的星球吧。”他说,“我们的星球已经有45亿年的历史,地球上的生物差不多也有这么悠久的历史,大约有38亿年。最先出现的是细菌,然后是多细胞动物,再后是首批复杂动物,有生存在海洋中的,也有在陆地上的。接下来是漫长的动物世纪——有两栖动物、恐龙、哺乳动物,第一类都绵延了几百或几千万年。伟大的动物时代兴起,走向繁荣昌盛,最后销声匿迹。所有这一切都是在一个持续且剧烈动荡的背景下发生的,山脉隆起后因风化侵蚀而消失,彗星碰撞,火山爆发,海洋涌现后因泥沙淤积而消失,整个大陆在漂移……一切都处在无休止地剧烈变动中……即使在今天,我们星球上最重要的地理特征也是来自两大陆地的碰撞,这导致喜马拉雅山系隆起了数百万年。地球自形成以来已历经各种变迁而延续到今天,它必然能在我们手中幸存下来。”

马尔科姆叹息道:“你以为这种事是第一次发生吗?你该了解氧气吧?”

“所有的专家都一致认为我们的星球出了问题。”

“可是大部分的人都相信,”哈蒙德用生硬的口气说,“我们的星球正岌岌可危。”

“假定有这种情况,”马尔科姆说,“譬如说一次严重的事故,所有的植物和动物都死了,地球在10000年中一直散发放射线,而生命都会在某些地方存活下来——在地表下面,或冻结在北极的冰下。在这段漫长的岁月中,地球成了不毛之地,但在这之后,生命又会再度在地球上繁衍。进化的过程又会再一次出现。也许需要数十亿年生命才能恢复到像现在这样形形色色,而且无疑地和现在的面貌将完全不同。尽管我们会做出各种蠢事,但是地球还是会生存下去,生命也将绵延不断。”马尔科姆说,“只是我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罢了。”

马尔科姆咳嗽起来,朝远处凝望着:“我们得把事情搞清楚。我们的星球并没有什么危险,面临危险的是我们。我们没有能力去摧毁这个星球——或是去挽救它。可是我们或许有能力来拯救自己。”

哈蒙德露出恼怒的神色:“那么你到底想说明什么?是想说明现代的污染物也将被吸收进去吗?”

哈蒙德蹙起眉头。“只因为它延续了很长的时间,”他说,“并不能说明它将永世长存。假如发生辐射事故的话……”

“这确实是非同小可的事。”哈蒙德说,“这些饥肠辘辘的食肉动物会出来毁灭我们的星球的。”

“不,当然不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