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3、霸王龙

上一章:2、鸟舍 下一章:1、归来

努力加载中...

然后,那脑袋慢慢地、慢慢地滑了回去,离开了凹穴,在地上发出一阵长长的嚓嚓声。终于,它完全消失不见了。他们只看到一片银白色的瀑布。

“有没有什么?”简罗问。

马尔杜随即说:“从来没干过。我要设法让麻药弹正好打中它的听道,我们来看看它会怎么样。”他在吉普车后面走了10码,然后单腿跪蹲在草地上。他把那支巨大的枪稳稳地顶在肩膀上,轻轻打开厚厚的望远瞄准器。马尔杜瞄准了霸王龙,可是它还全然不知。

“你承认吧,你没有打中。”

“在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希望能给这只庞大的怪物打上一针麻醉剂。”马尔杜回答,“这下总算等到了。”

“你在找什么?”莱克斯大声问。

格兰特眯起眼睛向前方看去。河面还是那么狭窄昏暗,可是再往前看,他们发现树林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明亮的阳光,还可以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哗哗的水声。河流好像在前面突然奇怪地消失了……

“不,”马尔杜一边说一边换了挡,“恐龙不能归于现存的任何一类动物。”他转了个弯避开前面的一块岩石,“事实上,我们发现恐龙跟现有的哺乳动物一样,是多种多样的。有的相当温顺可爱,有的却凶猛可恶;有的视力极佳,有的却目光迟钝;有的愚笨透顶,有的却极有灵性。”

提姆无法回答,他的嘴巴被那扁扁黑黑的舌头给蒙住了。他看得见,但说不出话来。莱克斯拼命拉着他的手。

无线电话响了起来:“马尔杜。”

然后,随着“啪”的一声,格兰特觉得一阵疼痛,他钻进了冰冷的水里,立即被翻腾的白色水花包围了。他在水里翻滚着,旋转着。水流把他从霸王龙身旁一卷而过,他一眼瞥见了它的腿。他被冲出水潭,来到水潭尽头的小溪。格兰特向岸边游去,抓着了一块发烫的岩石,可是又滑失了,他又抓着一根树枝,终于使自己摆脱了急流。他气喘吁吁地趴在岩石上,使劲爬上岩石。他朝河里看去,刚好看到那棕色的橡皮筏翻滚着从身边经过。然后,他看到提姆在急流中奋力挣扎,他伸出手去,把提姆拉上岸。提姆一边咳嗽,一边不停地颤抖。

“听我说,格兰特博士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提姆说,“他很快会回来的。”

“可是他到哪里去了?”

“走吧,莱克斯。”提姆说。

马尔杜“啪”的一声关掉了无线电。“该死的笨蛋,”他说,“到这个时候,他们居然还有心思谈什么游客问题。”马尔杜发动了汽车,“我们去找霸王龙,给它来点麻醉药。”

“找电话。”现在已经接近中午12点了,要在船只到大陆前和船上取得联系只剩下一个多小时。

“我得说,你确实没有打中。”简罗说。

“我们都在为你担心。”格兰特说。一块块白色的东西从河里漂过来,霸王龙正在撕那件救生衣。它还是面向瀑布背对着他们,不过它随时都有可能转过身来发现他们……

橡皮筏更快、更匆忙地向前冲去。

霸王龙的鼻子吸了一下。

“它在干什么?”莱克斯又问。

提姆哭了起来。她又咳了一声。“你别这样好吗?你哭什么?”

霸王龙向他冲过来。

“撞针一定是在撞针杆触发麻药弹之前就掉下来了。”

提姆心想:它看不到我们,它知道我们在这里,但它的眼睛在瀑布外面,它看不见我们的。

格兰特抓起了桨。

简罗摇摇头。他凝望着在早晨的热气中闪着亮光的景色,然后又低头看着装在仪表板上的车载电脑和监视器。监视器上出现的是由远程录像机拍摄的公园景色。还是没有格兰特和孩子的踪迹,也没看到霸王龙。

在凹穴的后面,他发现了一扇有维修04字样的金属门,但却关得紧紧的,门边是一道插安全卡的狭槽,门口有一排金属盒。他把盒子一个个打开看了一遍,但里面只有开关和定时器,没有电话,也没有可以开门的东西。

这是一只迅猛龙,不过还很小,可能不到一岁,大约2英尺高,跟一只中型犬一样大。此刻,它躺在地上,呼吸很微弱。麻醉镖射在它的下腭,也许这剂量对它这样的体重来说太大了,格兰特马上把麻醉镖拔出来,迅猛龙用略显呆滞的目光看着他。

“对它小心点,只要让它丧失行动能力就行。”

莱克斯用手臂抱着他的腰,把他往回拉,对他喊什么,可是他无能为力。他的眼前开始直冒金星。一种宁静,一种觉得现实是无法逃避的平静感传遍了他的全身。他慢慢被拖走了。

那舌尖停住不动,然后卷起来,像蛇一样往她身上爬去……

“算了吧。”莱克斯说,“里面黑漆漆的,我不去。”

格兰特又听到呼吸声。他一转身,只见一个灰色的影子从空中向他扑来,它的嘴巴张着。格兰特连想都没来得及想一下,就朝它开火。这只动物落在他身上,把他撞倒在地。格兰特大吃一惊,赶紧打了个滚,手电筒被甩了出去,在地上乱滚。可是那只动物没有起来,待他看清楚之后,他不禁觉得十分可笑。

吉普车在炽热耀眼的阳光下颠簸向前。马尔杜驾驶吉普车,简罗坐在他旁边。他们离开东边约百码处河道边上的一排长灌木丛和棕榈树,来到了一片开阔地。车子开了一段上坡路后,马尔杜刹住了车子。

“别动。”提姆轻轻提醒她。

简罗俯下身子,打开一只不锈钢的箱子。箱子里面垫着泡沫塑料,4个一夸脱牛奶瓶大小的旋转弹膛整齐地码放在里面。上面都标有摩洛-709的字样。他取出了一个。

简罗踩足油门。吉普车疯狂地从地面弹起,车前部高高地翘起来,从挡风玻璃看出去,看到的只是一片天空;然后吉普车又重重地落到地面,向前冲去。简罗向左边的一片树林开去,从后视镜里,他看到霸王龙最后吼了一声,就转身走开了。

简罗找到了一塑胶袋的大型撞针,每个直径都有他的手指尖那么粗。他拿出一个,把它拧到霰弹筒上,霰弹筒的另一端有个圆形的铅质的东西。

只听见“咝”的一声,门打开了。里面黑漆漆的,水泥台阶通往下面。后墙上印着“维修服务车04/22充电机”几个字,以及指向楼梯下面的箭头。里面真的会有一辆车吗?“来吧,孩子们。”

过了一会儿,霸王龙才慢慢转过身,好奇地瞪着他们。它的脑袋左右摆动,好像在用两只眼睛交替地看着他们。

“不知道,”马尔杜说,“也许是想抓住在树枝间爬动的短角龙吧。它们会让它白忙一场的。”

他正在竭力战胜自己内心的恐惧,突然,手指触到一个冰凉的金属圆筒。他的手摸到一个凸起的东西和一个扁平的面……是手电筒!他“咔”的一声打开了手电筒,光束出奇得亮。他回头看看门,但是发现门无法打开。他必须等孩子把门打开,同时……

这个新发现使他激动万分,他立即返身走上台阶往门口走去。他拿着手电筒,把平整光滑、毫无特别之处的门和内墙照了一遍。他用双手在门上摸着,逐渐意识到自己被反锁在里面。他没办法把门打开,除非门外的孩子能镇定下来,想办法把它打开。他隐隐约约听到他们在门外的声音。

吉普车在泥地上摇摇晃晃地向前驶去。

“等一下。”马尔杜一边说,一边调整监视器,“是的,我看到它了。它正沿着河边走。”霸王龙沿着河岸边的树林向北移动。

“算了,”莱克斯说,“我不进去。”

他看到地上清楚的行人脚印,通向那条小路。

“你要到哪里去?”莱克斯突然惊跳起来问。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马尔杜说。

车身剧烈地摇晃了几下,停住了。通过挡风玻璃,简罗看到霸王龙就在他们前面不远处,在棕榈树丛中沿着丛林河往北走。

“应该可以了,”马尔杜说,“通常大象大约用200毫升就足够了,但一头象只有2到3吨重,而霸王龙却重达8吨,而且凶猛得多,这也影响麻醉剂量的选择。”

“走吧,孩子。”格兰特说。

“我们正在回基地的路上。”

“提姆?”

可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电池,”马尔杜说,“跟你的手指差不多大,上面有灰色标记。”

“往前走。”他希望能找到一个藏身之处,下游方向只是两片空旷平整的草地,没有任何遮蔽物。往上游去是那只恐龙。就在这时,格兰特发现有条小泥路,它好像是通往瀑布的。

那舌头把他往喷着粗气的嘴巴拖去,提姆的腿上感觉到从它嘴里呼出来的热气。莱克斯使劲地拽着他,但她根本不能与那股抓住他的强力相抗衡。提姆放开她,两只手推压着那舌头,想把它从头上推开,可是他根本推不动它。他把脚插进泥地里,但他还是被拖向霸王龙的嘴边。

从她脸上移过,然后滑到了提姆的肩膀上,最后缠住了他的头。提姆紧紧闭住眼睛,那黏糊糊、滑溜溜的东西罩在他脸上,热乎乎、湿漉漉的,还有一股尿骚味。

“我的天,太热了。”他用手背擦了擦额头说。他从夹在膝盖之间的酒瓶中喝了口威士忌,又将它递给简罗。

“哇!”莱克斯的手紧紧抓住舷边,叫了起来,“快点,再快点!”

他们离瀑布更近了,哗哗的瀑布声更响了。岩石很滑,小路满是泥泞。薄雾缭绕,他们就像在云层里穿行似的。这条泥路似乎直通倾泻的瀑布,但等他们走近一看,才发现它其实是通向瀑布后方。

“别担心。”马尔杜在阳光下眯起眼睛说,“我不会伤害它的。”

“提姆,快!”

简罗再次看到一股烟冒了出来,麻药弹带着白光向霸王龙射去。

格兰特明显感觉到这只动物身上有一股灵气,有一种温和的感觉。很奇怪,这跟他在栅栏中的成年迅猛龙身上感到的那种威胁截然不同。他轻轻抚摸着迅猛龙的脑袋,希望能让它平静下来。他低下头看着它,镇静剂起了作用,它的身子在微微颤抖。然后他发现这是一只雄性迅猛龙。

“格兰特博士!”莱克斯一边捶门一边喊着,“格兰特博士!”

“提姆……”

马尔杜摇摇头:“没有。这个该死的镭射瞄准器……看看箱子里有没有电池。”

皮筏离开昏暗的树枝形成的天然隧道,一下子来到耀眼的阳光下,随着急流飞快地向瀑布冲去。瀑布的哗哗声震耳欲聋。格兰特使出浑身的力气划着桨,可是皮筏只是转着圈,它还是毫无阻挡似的冲向瀑布。

马尔杜摇着头说:“我敢打赌,第二次我打中它了。”

马尔杜把吉普车停在离霸王龙大约50码的地方,又将车调了头,他没有让引擎熄火。“坐到驾驶座上。”马尔杜对简罗说,“系上安全带。”他又拿了一个麻药弹。把它挂在衬衫上,然后就下车了。

马尔杜拿起听筒:“是的。”

“等一下。”格兰特说。他看着这些设备,显然它们是公园里用的机器,而且一定是电动的,因此这里也许有一部联络用的电话。他在过滤器和水管中拨弄着寻找起来。

莱克斯在恐龙长长的尾巴边冒出了水面。她躺在水里,脸部朝下,小小的身体被水流冲向下游。格兰特一头跳进水里,再次被汹涌翻滚的急流吞没。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把她拖上了岩石。她的身体绵软无力,像死尸一样沉重,脸色灰白,水从她的嘴里喷了出来。

他往台阶上走去。台阶十分潮湿,长满了青苔,很容易滑倒。他小心谨慎地往下走着,刚走到台阶的中间,他突然听到一阵呼吸声和爪子在水泥上抓刮发出的响声。他把装有麻醉镖的手枪提在手上,继续往下走。

没有反应。霸王龙继续向他冲来。

“那是撞针杆,一旦受撞击就会反弹。”马尔杜把空气枪横放在膝盖上,身子前倾坐在车里。空气枪由灰色的金属管制成,十分沉重,在简罗看来就跟火箭筒差不多。

格兰特回头向瀑布那里看去,看到霸王龙的头埋进了它脚边的水里。巨大的脑袋晃动着,把水往两边拨开。它的牙齿间咬着一个什么东西。

“就像食肉恐龙那样?”简罗问。

“快,该死!快!”

简罗坐在方向盘后面,问:“你以前经常做这种事吗?”

“我们到哪里去?”莱克斯咳嗽着问。

霸王龙张开血盆大口,提姆惊恐万状地瞪着它。莱克斯尖叫一声,扑倒在地上。霸王龙的脑袋来回摆动了一阵子,然后又缩了回去。但是提姆可以看到它的影子映在瀑布上。

马尔杜慢慢将车开往河边,渐渐靠近那只霸王龙。“不过刚才说的都是哺乳动物。我们很清楚该如何对付哺乳动物,因为动物园的笼子里养了许多哺乳动物——狮子、老虎、熊、大象等,应有尽有。我们对两栖动物的了解就要少得多了,而对恐龙更是一无所知。恐龙是新出现的动物。”

“我懂了。”

简罗俯下身子,在箱子里寻找。他感到吉普车在震动,同时听到引擎在空转。他没有找到电池。霸王龙吼叫了一声,在简罗听来,这吼声简直是惊天动地。从恐龙巨大的胸腔里发出的隆隆响声在这片大地上回荡。他立即坐直,抓住方向盘,一只手放在排挡杆上。无线电话里响起了一个声音:“马尔杜,我是艾诺。离开那里,回来。”

他差点忽略了门左边的那个盒子。他一打开它,就看到一个有九个按键的小键盘,上面长了一层绿色霉斑。但它看来可以把门打开,而且他觉得门的里边一定有一部电话。盒子的金属板上刻了一个号码:1023,他按了一遍这个数字。

“摩洛-709是什么意思?”

马尔杜把瓶子里剩下的威士忌一口饮尽,将空瓶子扔到后座。他伸手到后面去拿他的空气枪。简罗看着视频监视器。此刻,上面出现的是他们的吉普车和霸王龙。一定有个闭路录像机藏在他们身后的树林中。

很快,霸王龙的头从水里冒了出来。

莱克斯惊恐万分地尖叫起来,然后皮筏发疯似的旋转着,尾部被甩得脱落了,他们被摔向天空,进入了咆哮的瀑布中,他们感到一阵恶心,胃好像都快翻过来似的。格兰特在空中不停地挥动着双臂,四周一下子变得一片寂静。

正前方,霸王龙的头正拱在树枝中,两眼往河面窥探着什么。它是想穿过树丛。过一会儿,它朝下游方向走了几步,又试了一下。

格兰特感到时间似乎已经过了好几分钟了。他记得他看到莱克斯用手抓着橘红色的救生衣和他一块往下跌;他记得他看到提姆双眼看着下面;他记得他看到那片密不透风的白花花的瀑布;他还记得他慢慢地无声地掉下去时看到了下面波涛汹涌的水潭。

“记住,”艾诺说,“霸王龙是我们吸引游客的最主要的动物。”

“别着急,”提姆说,“他会回来的。”

就在这时,随着一声巨吼,只见霸王龙的脑袋穿过瀑布向他们这边伸过来。

“你一直希望能有这个机会,是吧?”简罗问。

这时马尔杜已经取下了发射器,又在往里面装麻药弹。

那舌头慢慢移到左边,然后又慢慢滑到右边,里面的机器被舔得湿答答的。舌尖卷在水管和活门上,它想感觉一下它们是什么。提姆看到那舌尖的动作跟象鼻一样,十分有力。舌头顺着凹穴的右侧往回缩,碰到了莱克斯的腿。

“是的,”马尔杜说,他随即叹了口气,“我没打中。见鬼,那个镭射瞄准器里的电池已经没电了。都是我不好。昨晚一整夜都放在外面,应该事先检查一下的。我们回去再拿点弹药来。”

而站在那里等待着他们的竟是那只霸王龙。

在它的齿间晃荡的是莱克斯橘红色的救生衣。

那舌头盘住提姆,开始缓缓地把他拖向那个张开的大嘴。

吉普车朝北向旅馆驶去。马尔杜拿起无线电话:“控制室。”

马尔杜点点头。“食肉恐龙很聪明,非常聪明。说真的,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他说,“与那些关着的食肉恐龙从栅栏里逃出来后可能带来的问题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哦,我想我们不能再靠近霸王龙了。”

“它看到我们了吗?”莱克斯问。她必须大声喊叫,声音才不致被瀑布声完全淹没。“我们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它有没有看到我们?”

随着一声低沉的咆哮,它的嘴巴慢慢张开,舌头悄悄伸了出来。那舌头又粗又大,呈蓝黑色,舌尖有一个分叉,足足有4英尺长,毫不费劲就可以一直伸到凹穴最里面的墙壁上。舌头滑向过滤器,发出一阵刺耳的擦舌声。提姆和莱克斯的身体紧紧贴着那些水管。

莱克斯向他靠来。“我不会游泳!”格兰特看到她的救生衣没有扣紧,可是他对此无能为力,皮筏以令人惊恐的速度把他们送到瀑布的边缘,瀑布的响声好像充斥了整个天际似的。格兰特把桨竖着深深地插进水里,他感到桨碰到了河床,便使劲地顶住;橡皮筏在激流中颤动,但它没有被倾覆。格兰特竭力把着桨。他从瀑布边上望去,看到水流自50英尺高处垂直落下,冲进下面波涛汹涌的水潭里。

“不知道它在那里看到了什么?”简罗问。

一只雄性小恐龙。千真万确,是他亲眼看到的。那么,这只迅猛龙是野生的。

“你打中它了?”简罗问。

“哟。”莱克斯叫了一声。

“如果你愿意帮忙的话,”马尔杜说,“可以把脚边的霰弹箱打开,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提姆惊奇地向四处张望。这里有个小小的凹穴,比壁橱大不了多少,里面装满了机器:轰轰作响的抽水机、巨大的过滤器和水管,全部湿漉漉、冷冰冰的。

格兰特走了进去,门上的电子仪器哔哔地叫了一下,然后门“砰”的一声在他身后关上了。

霸王龙终于转过身来了,它一边号叫,一边向草地这边张望。它好像发现他们已经逃走了,便又往下游方向张望,寻找他们的身影。格兰特和孩子们在河边高大的蕨丛中低下腰走着,他小心翼翼地带着他们往上游走去。“我们去哪里?”莱克斯问,“我们回去。”

“动物麻醉剂量一方面跟体重有关,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到动物的性情。你如果分别给一头象、一只河马和一头犀牛射入同剂量的709麻醉剂——大象就会失去活动能力,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河马会减缓活动速度,显得昏昏欲睡,但还能继续走动;而犀牛只会暴跳如雷。不过,反过来,如果你开着车在后面追赶犀牛,只要5分钟,它就会休克而倒地身亡。这真是暴烈和脆弱奇怪的结合。”

“因为……”

马尔杜站起来,一边跑,一边喊:“快!快开车!”简罗启动车子,马尔杜跳上来抓住车门,吉普车一下子冲了出去。霸王龙很快逼近了。马尔杜甩开车门,爬了进来。

“它怎么了?”莱克斯叫。

那脑袋又从水里伸过来,但这次它的动作很慢,它的嘴巴贴在地面上,喷着鼻息,鼻翼一张一缩,呼吸着空气,不过它的两只眼睛还在水帘的外面。

河面狭窄,水流湍急。皮筏愈走愈快,坐在上面,就像乘坐在露天游乐园的旋转木马上一样。

突然,一股灰白色的气体从枪中迸出,简罗看到一道白光向霸王龙射去,可是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嘘——”

“是瀑布。”格兰特回答。

“是的。”艾诺回答。

简罗放慢了车速。“我的天!”

他把莱克斯往凹穴里面拉。那大嘴又伸了进来,它一边吼叫,同时那厚厚的舌头像蛇那样飞快地一下子伸出一下子缩进。头上的水珠甩得四处都是,然后它又缩了回去。

台阶在一个拐角处转了个弯。他用手电筒一照,一种奇怪的反光射了进来。过了一会儿,他才看清楚:原来是一辆汽车!跟高尔夫机动车一样,这是一辆电动车。它的前面是一条长长的隧道,似乎向前延伸出好几英里。方向盘边有一个鲜红色的小灯在闪烁,也许这辆车已经充好电了。

“你把上面的东西拔掉,拧上一个撞针。”马尔杜解释说。

“这是指通用的动物镇静剂。”马尔杜回答说,“世界各地的动物园都用它。我们先用1000毫升的麻药弹试试。”马尔杜拨开弹膛,里面很大,足以放下他的一个拳头。他很快地将麻药弹装进去,合上了弹膛。

“为什么?”

霸王龙仍然对着他们朝着下游方向看。他们赶紧沿小路向瀑布走去。他们刚刚躲到白色的水帘后面,格兰特看到霸王龙的身体又转过来。他们很快地便完全被瀑布遮蔽了,格兰特根本看不到银白色的水帘外有些什么东西。

马尔杜还在原地。虽然霸王龙朝他飞速冲来,但他却从容镇定地举起发射器,先瞄准,然后开火。

格兰特陷入一片漆黑之中。惊慌了一会儿后,他转身用手摸着潮湿的金属门,上面既没有把手,也没有门闩。他又转向门两侧的墙壁,希望能摸到一个开关、控制盒或是随便什么东西……

“你认为恐龙是两栖动物吗?”简罗问。

突然,舌头松弛了,慢慢伸展开来。提姆觉得它从他的脸上滑了下去。他浑身上下沾满黏滑的白沫,那舌头软软地垂在地上。它的嘴巴一下子合上,咬住了自己的舌头。黑血喷涌出来,与烂泥混在一起。鼻翼还在断断续续地呼吸。

“你车上的监视器收到了吗?我发现了霸王龙,它现在在第442号电网处,正往443号电网走去。”

莱克斯依偎着提姆,浑身颤抖。“我恨它。”她说。她还想往里缩,可是凹穴只有几英尺深,而且还堆满了机器,没有多少空间可供他们躲藏。

“那好吧。”格兰特说,“现在没时间争论了。你们就待在外面,我很快就回来。”

格兰特弯下身来替她做口对口人工呼吸。她咳嗽了一声,然后呕出黄绿色的液体,然后又咳嗽起来。她的眼睑颤动了几下。“嗨,”她说,无力地笑着,“我们成功了。”

“他现在就该回来了。”莱克斯说。她用小小的拳头抵住髋部,手肘向两边撑开,同时狠狠地跺脚。

“那是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