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6、控制

上一章:5、4.4版 下一章:7、游览

努力加载中...

“每隔30秒钟一次。”

“你得想到,”艾诺继续说,“人类在动物园里饲养哺乳动物和爬行类动物已有几百年的历史,因此我们已掌握了许多有关照料大象和鳄鱼的知识。可是以前从未有人尝试过照料恐龙。它们是新的动物,我们对它们一无所知。这些动物身上的疾病是我们最大的顾虑。”

“图像多久会更新一次?”

谈话停顿了片刻。艾诺猛吸一口烟。“这系统真是太神奇了,”他说,“太神奇了。”

“精确到误差不超过5英尺。”艾诺吸了一口烟,“我们这么说吧,你开车出去,马上会看到动物就在那里,正好和图上所显示的一模一样。”

“那是什么?”

格兰特愁眉紧锁,他再度感到忧虑不安。他不喜欢把恐龙放在游乐园里供人观赏这个主意。

“电脑出过错吗?”

“例如追踪动物,”艾诺按下控制台上的一个按钮,垂直玻璃图随即亮了起来,显示出一幅由参差不齐的蓝线构成的图案,“那是我们未成年的霸王龙属的雷克斯龙,是小雷克斯龙。这是它在过去24小时以内在公园里的全部活动足迹,”艾诺又按了一下按钮,“往前24小时,”再按一下,“再往前24小时。”

“照这样看来,”马尔科姆说,“你们的系统运行得那么好,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啰?”

想到要把活生生的动物按照软件一样来编号,并不断接受更新和修订,格兰特感到十分困惑。他说不清这究竟是为了什么,这种想法太新奇了,他本能地感到不自在。它们毕竟是生物呀……

“是的。根据吴博士先前对我们所作的介绍,像那样的动物种群分布图表是绝不应该出现的。”

“那么控制系统本身又怎么样呢?”简罗说,“不会有人去瞎搞吗?”

“我还有一个问题,”马尔科姆说,“是关于研究方面的。你向我们展示了你能够追踪始秀颚龙,能够将它们进行个别直接显像。你能不能对它们作群体研究呢?进行测量或诸如此类的研究?假如我想了解它们的身高和体重,或是……”

“现在不看。”简罗说,“你们的机械系统怎么样?”

艾诺回答说:“这是一座动物公园。我们对不同地区安排了参观路线,我们把它称为游览路线。情况就是这样。”

“这一切我们都能完成,而且非常迅速。”艾诺说,“电脑在读显示屏的过程中截取测量数据,因此它能够迅速地被转换成图表。你在这里可以看到,我们有一幅动物群的常态高斯分布图。根据此图显示,大多数动物接近平均中心值,少数动物大于或是小于平均值,处在曲线的尾部。”

“怎么控制它们身体的活动呢?”简罗问,“它们会越出被划定的范围吗?”

“可是如果有一只家伙真跑出去了呢?”简罗问。

“只在幼龙身上出过错。它们的身影太小了,有时会使电脑混淆。不过我们并不担心,幼龙几乎都待在成群的成年龙附近,而且我们还有分类统计。”

马尔科姆依然问个不停:“你可以从这间控制室里操控整座公园吗?”

“是这样吗?”马尔科姆说,“我却认为它们逃得出去,这是显而易见的。”

“有两个方法。”艾诺说,“首先,我可以对照其他假定的始秀颚龙来追踪单只的行动。始秀颚龙是群居动物。它们常成群结伴。我们公园里有两个始秀颚龙群,因此每一只恐龙应该要不就是在A群,要不是就是在B群。”

“疾病?”简罗立刻警觉起来,“有可能让游客也染上它们的疾病吗?”

“且慢,”格兰特说,“你们将开辟游览路线吗?就像一座游乐园?”

“这些感应器遍布整个公园吗?”

“是的。”

“不错,正是如此。”赖德里看着键盘,头都不抬地说。

“因为那是生物种群的常态分布表。而确切地说,侏罗纪公园内的情况却不是这么回事。侏罗纪公园并不是个真实的世界,人们打算把它变成一个受到控制的世界。它只是在模仿自然界而已。从这层意义上来说,它是一座真正的公园,颇似一座以规则的几何图形布局的日本花园。如果你愿意的话,当然,甚至可以伪造得比实物更加自然。”

“我相信接下去的游览会使一切明朗化的。”

“原来是这样,不过……”

“可以,”艾诺答,“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单独一人进行操控。我们在公园四处设置了足够的自动化装置。电脑可以连续48小时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自行追踪动物,供给它们饲料,注满饮水槽。”

“我们在公园四处布满动作感应器。”艾诺说,“大部分是采用硬电线,一部分采用无线电遥控。当然啰,动作感应器通常不能说出动物的种类,但我们可以直接从电视荧幕上辨认影像。即使当我们不在观看电视监视器时,电脑还在观看,并且在检查着每只动物所在的位置。”

“且慢,”简罗说,“你认为已有动物逃出去了吗?”

“版本号?你是说就像软件一样?新的发行版?”

“大雷克斯龙现在在哪里?”简罗问。

“我们的问题不计其数,”艾诺说着扬起一边的眉毛,“但没有一件是你们所担心的事情。我猜想你们担心这些动物会逃跑,逃到大陆上去,去搅个天翻地覆。我们压根儿就不操这份心。我们觉得这些动物娇生惯养,弱不禁风,它们在6500万年之后被带回到另一个世界上,这个世界与它们当初所离开、所适应的那个世界迥然不同。为了关心照料它们,可把我们折腾惨了。”

“如果你想看的话,就可以看见所有的动物啦?”

“它们覆盖了92%的陆地面积,”艾诺说,“只有少数几个地方我们不能使用。比如说,我们无法在丛林的河流上使用,因为水流和从水面腾起的气体对流会弄坏感应器。但是在其他地方,它们几乎无所不在。如果电脑追踪一只动物进入未受感应器覆盖的地区,它会记住,然后继续观察,等它再度出现。如果它没有再现,电脑就会发出警报。”

马尔杜清了清嗓子。“我们就出去把那只动物弄回来。”他说,“我们有许多手段,泰瑟枪啦,电网啦,还有麻醉枪。全都是非杀伤性的,因为正如艾诺先生所说的,这些动物代价昂贵。”

“为什么呢?”

“是这样吗?”

“这就是赖德里先生设计的系统吗?”马尔科姆问。赖德里正坐在房间远处角落里的电脑终端旁,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打字。

“目前的标志形象。在最近5分钟内的。”

格兰特注视着光线暗淡的控制室里的所有电脑显示器,觉得它们很碍眼。格兰特不喜欢电脑。他知道这种观念使他显得落伍,就像一名过时的老学究一样,但他还是满不在乎。替他工作的一些年轻人对电脑有一种真正的感觉,一种直觉。格兰特却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他只觉得电脑是一种陌生而充满神秘感的机器。即使是操作系统和应用程序之间的基本区别也会使他晕头转向,垂头丧气,简直就像迷失在茫然无知的异国他乡似的。但他注意到简罗此刻却显得轻松惬意,马尔科姆则显得悠然自得,鼻孔里轻轻吐气,就像一头大猎犬正在嗅着猎物的踪迹那样。

“举个例子来说吧。”简罗说。

“你在这里所看到的,”艾诺说,“是一种自成一体的统计程序。它并不以追踪数据为依据,而是提供一个全新的视角。整体的构想是,电脑不可能出差错,因为它对两种不同的收集资料方式做比较。如果有一只动物失踪了,我们会在5分钟内掌握这个情况的。”

艾诺按下另一个按钮。图像被清除了,接着,一个闪光点及其他代码出现在环礁湖西北方的区域中。“它就在那里。”

“这些图像是……”

艾诺一定也注意到他面部的表情了,因为他接着说:“格兰特博士,对这些动物抱有一切实际的想法是毫无意义的。重要的是每个人都应该记住,这些动物是被制造出来的。是人制造出来的,有时候也会出差错。当我们发现出了差错时,吴博士的实验室就必须研制另一种新版本。我们需要追踪掌握我们已拥有的版本。”

艾诺摇摇头:“这是一个经过加强的系统,电脑在各方面都是独立的,有独立的电源和独立的备用电源。系统和外界没有通讯联系,因此不可能通过讯号转换设备(Modem)而受到远程影响。电脑系统绝对安全可靠。”

“动物的发行版。最新版本是4.4或是4.3。我们正考虑进到4.4版。”

“没有了,”马尔科姆说,“我需要了解的情况都已经知道了。”

“我明白了。”马尔科姆说,“这个程序有没有受过实际的检验呢?”

艾诺的鼻子哼了一声,随手捻熄了香烟。

“在5分钟以内?”

格兰特猛然抬起头:游览路线?

简罗说:“可是怎么会呢?你都亲眼看见了。他们能够清点全部的动物,能够直接监视全部的动物。他们任何时候都知道所有动物的所在位置。怎么可能会有一只动物逃走呢?”

“你期望看到这样的图表?”马尔科姆说。

“哇。挺勤快的嘛。”简罗说,“图像要如何更新呢?”

“这只是假设。”简罗说,“万一发生这种事呢?”

“我想你把我弄糊涂了。”简罗略带困惑地说。

“你们指游览路线吗?”艾诺问。

“别急!我会让你看公园里的每一只动物。”艾诺说。图像又亮起来,就像是一棵圣诞树,几十个亮点同时闪烁着,每个都标有一个代码。“这就是此时此刻238只动物的所在位置。”

“好吧,”艾诺说,“我看参观活动马上就要开始了,因此除非你还有其他问题……”

当他们举步朝外走去时,简罗说:“我觉得这似乎是一个相当好的系统。我看不出这些动物能有什么办法逃出这个岛。”

“那小雷克斯龙呢?”

“这有多精确呢?”

“是的。每当我想看时,就可以遍览所有的动物。”

“没错。”

“是啊,任何健康生物种群都会显示出这种常态分布。”艾诺边说边点燃了另一根烟,“那么,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格兰特说:“最右边那一栏显示的是什么?”

“啊,从某方面来说,可以说受过吧。”艾诺说,“我们这里出现过几次动物死亡事件。有一只奥斯尼尔龙因被树枝缠身而窒息死亡。剑龙一直患有肠道疾病,其中一只因病重死去。有一只棱齿龙摔了一跤,折断了脖子。在任何一种情况下,只要哪只动物一停止活动,数字统计就会停止,电脑随即发出通知信号。”

艾诺又哼了一声:“你有没有从动物园的鳄鱼那边被传染过感冒呢?动物园方面并不担心这个,我们也不担心。我们担心的是动物因患病而死去,或是将疾病传染给其他动物,不过,对此我们也有一些监视程序。你想看一下大霸王龙的健康档案吗?它的疫苗注射记录,还有它的牙科记录?这可值得一看——你应当看看兽医是怎样刮洗那些大犬齿以防止龋齿……”

“我知道有动物已经逃出去了。”

马尔科姆笑了。“这是相当明显的,”他说,“问题是你怎样做出假设。”

马尔科姆继续说:“听我说,侏罗纪公园里的基本状况是,科学家和技术专家一直在试图创造一个全新的、完整的生物圈。控制室里的科学家期望见到一个合乎自然的世界,就像他们刚才用图表所显示的那样。但稍加思考就会发现,想在这个岛上达到理想的常态分布是件要绞尽脑汁的事情。”

“你想了解控制装置吗?”约翰·艾诺在控制室的旋转椅中转过身来说。这位总工程师45岁,身材瘦削,烟不离口,有点神经质。他斜视着室内其他的人,“我们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控制装置。”艾诺说着,点燃了另一根烟。

“绝对不会。”艾诺说,“这些动物代价昂贵,简罗先生,我们对它们关怀备至。我们有多种障碍物。首先,有深沟。”他按下一个按钮,显示板上亮起一个由橙色条构成的网络,“这些壕沟深度从来不低于12英尺,沟内注满了水。对于体积较大的动物,壕沟可达30英尺深。其次还有电网。”鲜红色的线条在显示板上闪亮,“我们现在拥有长50英里、高12英尺的电网,其中有2英里环绕着小岛。公园内所有的电网都载有10000伏特的电压。这些动物很快就学乖了,不会去靠近电网。”

“这个系统真绝。”艾诺自豪地说。

“嗯,是的。”艾诺说,“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和软件是一样的。当我们在DNA中发现有技术瑕疵时,吴博士主管的实验室就必须制作出另一种新的版本。”

“另一种方法是直接视觉的观察。”他继续说。他猛按了一下按钮,只见一部监视器上飞速闪过一只只始秀颚龙的身影,编号从1到49。

“那它将在24小时内死去。”艾诺说,“它们是遗传工程制造出来的动物,没有能力在现实世界中生存。”

简罗点了点头:“可是如果有一只家伙跑出小岛了呢?”

“说得没错。”赖德里心不在焉地说,“只有一两处小故障需要解决。”

“电脑每15分钟会统计一次各类动物,”艾诺说,“就像这样。”

艾诺按了几下按钮,显示器上出现了另一个画面。

“对,对,当然是这样,”马尔科姆不耐烦地说,“不过让我们再回到计数问题上来。我的理解是,所有的计数都是依据动作感应器来完成的吧?”

“再经过一段时间,你就会感觉出它经常出没的范围。”艾诺说,“它年纪还小,所以只待在靠近水的地方,而且远离成年的大雷克斯龙。你把大雷克斯龙和小雷克斯龙同时亮出来,就会发现它们的活动范围从不相交。”

“那些游览路线已经开始运行了。”艾诺说,“我们开辟了丛林河游览线,游船沿着河流的路线航行。我们还开辟了鸟舍中心游览线,但是还没有投入运行。公园开放时将推出基本的恐龙游览线——就是你几分钟以后要开始的游览。其余的游览线将在公园开放12个月以后,在第6条线上开辟。”

“听我说,”马尔科姆说,“你这里显示有49只始秀颚龙,假如我怀疑其中一些种类的数字实际上不准确的话,你又怎么向我证明我是错的呢?”

图中的线条错综交叠,好像顽童的涂鸦似的,不过这只限于一个靠近环礁湖的东南侧的区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