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1、搜索

上一章:14、公园 下一章:2、鸟舍

努力加载中...

马尔杜走向简罗。“马上察看一下。”他带着讥讽的口吻重复说,“他为什么不早点察看呢?他为什么不追踪霸王龙呢?这究竟是为什么?”

吉普车穿过一排棕榈树,沿着东边的小路来到通往丛林河的狭窄辅助道路。公园的这一带很热,四周都闷热不透风,并且发出阵阵恶臭。马尔杜拨弄着吉普车上的电脑监视器,现在出现在屏幕上的是一幅有方格网线条的风景游览图。“他们是通过远程录影找到他的。”他说,“1104区就在前方不远处。”

他们离开皮筏,一步一滑地走在泥泞的河岸上。格兰特使劲地把皮筏拖上岸,用绳子将它拴在树上,然后他们开始穿过茂密的棕榈树林向建筑物走去。

“只有很小的小男孩,”她说,“才会对恐龙感兴趣。”

“为什么?那些小恐龙都在吃嘛。”她指着树枝上跳来跳去的小恐龙说。

“我们马上察看一下。”艾诺关上了无线电话。

“不对,他知道的。”她又叹了口气。皮筏一掠而过,莱克斯眼睁睁地看着一棵棵树从眼前掠过去,这些树的下面盘根错节,一直延伸到水边。“就因为你不是他最喜欢的……”

简罗眼珠转了几下。他嗅到了那种味道。

突然她不作声了,因为她也听到了,听到从下游传来的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

简罗打开后车门,将灰色的金属管和一个不锈钢的盒子拿出来,这时始秀颚龙吱吱地叫起来,并在那里上蹦下跳。“都还在里面。”马尔杜说着,把两个黑色的圆筒递给简罗。

皮筏漂到了圆顶的边缘处。他们抬头往上看,很快他们就到了圆顶的下面,皮筏继续向下游漂去。只过了几分钟,他们就来到了圆顶的中央。圆顶高高地耸立在空中,在一片茫茫雾色中几乎看不到它。格兰特说:“我好像记得这附近有一座旅馆。”过了一会儿,他看到北面的树梢顶上露出一幢建筑物的屋顶。

“你怎么知道?”简罗问。那只小鸭嘴龙被撕咬得四分五裂。

“这是什么?”简罗问。

“从撕咬的痕迹可以判断。”马尔杜说,“有没有看到那些比较小的咬伤?”他往腹部指着,“这些伤口是奥斯尼尔龙咬的,没有淌血,因此可以断定它们在鸭嘴龙死后才咬的,是食腐动物留下的痕迹。奥斯尼尔龙就是食腐动物。鸭嘴龙真正致命的是脖子上的伤口——你看那里,肩胛骨上面的一个大伤口——那无疑是霸王龙留下的。”

“他拿走了什么?”简罗问。

“我还以为你可能会感兴趣呢。”

他们静静地顺水漂流着,偶尔有一点点的阳光从树枝间洒落下来。如果要说跟先前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皮筏好像比先前漂得更快一些了。格兰特这时睡醒了,他仰面躺在皮筏上,眼睛望着头顶上方的树枝。他看到莱克斯正伸手在皮筏前上方摘什么东西。

“是始秀颚龙。”马尔杜说,“始秀颚龙发现了他。”

“我不知道。”简罗回答。

马尔杜发动了汽车引擎。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响声,两只小奥斯尼尔龙从正前方的乱草丛中惊跳起来。马尔杜启动了车子,沿被踩平的草地绕了个大圆圈,然后逐渐往里缩小圆圈,最后来到刚才小奥斯尼尔龙待着的地方。他下了车,往有草叶的前方走去。黑压压一大群苍蝇从地上飞到空中,他停下了脚步。

“耐心等待。”艾诺回答。

简罗俯身仔细看看鸭嘴龙被撕扯得不成样子的四肢,心里觉得简直不可思议。身边的马尔杜打开无线电话说道:“控制室。”

简罗从吉普车中出来,急忙赶上前来。即使隔了一段距离,他也能闻到先前出现的腐烂物的酸臭味。他看到草叶中有一个黑黑的东西,上面结满了血痂,四肢歪扭着。

简罗小心地跨过赖德里的尸体。马尔杜拿着空气枪朝他们自己的吉普车走去,把它放在后座上。他上了车,坐进驾驶座。“我们走吧。”

“你在说什么啊。”提姆说,“他从来不知道该怎么做。”

“爸爸说的。”

“你少神气!”莱克斯说。

“它没出现?你是什么意思?”

“见鬼!”马尔杜说。“动作感应器原来不过如此。看到格兰特和两个孩子了吗?”

“好吧,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马尔杜问。

“那样的话,小鸟都可以飞出去了。”

“看,你们看!”

简罗摇摇头。

“它没出现。”过了一会儿,艾诺的声音又响起来。

格兰特点点头。在上面的树枝间,一些只有2英尺高的淡黄色小恐龙,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上。它们像鹦鹉一样长着带喙的头。“你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吗?”提姆说,“它们叫短角龙。”

简罗坐在吉普车里,苍蝇在耳边嗡嗡飞舞,他凝望着远处在热风中摇曳的棕榈树。看到眼前一片狼藉的景象,他内心非常震惊,因为这里好像刚发生过一场战争似的:方圆100码内的草地被踩平踏光;一棵巨大的棕榈树被连根拔起;地上及他右边凸起的岩石上,到处都溅满了血。

“不行,莱克斯。”

“那他怎么办?”简罗指指尸体问。

“它不在感应器那里。动作感应器没有找到它。”

“200万到1000万之间,”他摇了摇头说,“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我们在吉普车里很安全。”

格兰特看看他的手表:现在是8点。

赖德里仰面躺着,胖胖的娃娃脸现在又红又肿。苍蝇在他张开的嘴巴和厚厚的舌头四周嗡嗡地飞来飞去,他的身体血肉模糊——肠子被拖到外面,一条腿被咬穿了。简罗赶紧掉过头去,结果看到那些小始秀颚龙正蹲坐着,从不远处充满好奇地望着他们。他发现这些小恐龙前脚上有5个脚趾,它们跟人一样用前肢擦脸抹下巴,看起来好像带有一些人类的特征……

“干什么?”莱克斯说,“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如果我……”

“就像它的外表一样啊。”马尔杜说,“是火箭。”简罗往后退时,他又说道:“小心——你总不希望踩到什么东西吧。”

“噢,简罗先生,它跑得比吉普车快。”马尔杜摇摇头说。四轮驱动的车子最快的速度每小时只有三四十英里。“我们一旦离开这条路来到泥地上,它将很快赶上我们,并把门撞飞。”马尔杜叹了口气,“不过现在我没发现那边有什么动静。你准备好要去冒险了吗?”

“大鸟是飞不出去的。”格兰特说。

她叹一口气,对他的权威表示不满。“要是爸爸在这里就好了。”她说,“爸爸总是知道该怎么做的。”

提姆转过身去,一声不吭。

“那该死的霸王龙到底躲到哪里去了?”马尔杜对着无线电话说,“我们这里没看到它的踪影。”他们又回到蜥脚类动物围场,环顾着鸭嘴龙惊跑时踩坏的那片草地,可是却不见霸王龙的一丝踪影。

“是只小鸭嘴龙。”马尔杜仔细打量着地上的尸体说,“整群都被吓跑了,这只小鸭嘴龙离群了,所以霸王龙逮住了它。”

19只机灵的始秀颚龙站在丛林边。这些跟鸭子差不多大的小食腐动物看到两个人从车里走出来,都不安地吱吱叫唤起来。

“谁说的?”

“吴说他拿走了15个胚胎。你知道那值多少钱吗?”

提姆大叫起来,但格兰特举起了手。“孩子,”他说,“别作声。”

“他怎么办?”马尔杜说,“我们还有事要做呢。”他启动了车子。简罗回过头去,看到始秀颚龙又开始吃起来,其中一只跳到赖德里的身上,伏在他张开的嘴巴上,慢慢啃咬他的鼻子。

“你怎么断定霸王龙不是后来才到这里的?”

马尔杜一边摇头一边说:“看到这些斑点了吗?在他的衬衫上和脸上?嗅到那种像干了的呕吐物那样的气味了没有?”

“从这些排泄物能看出来。”马尔杜说,“看到那边草叶中的一点点白色的东西了吗?那是鸭嘴龙的排泄物,尿酸使它变成了白色。但是你再看另一边。”他指着草叶中齐膝高的一大堆东西,“那是霸王龙的粪便。”

“也许那里有电话,或是动作感应器。”格兰特把皮筏往岸边划去。“我们必须设法跟控制室取得联系,时间不多了。”

“那是唾液。”马尔杜说,“是双脊龙吐出来的唾液。你看他眼角膜红红的,双脊龙的唾液弄到眼睛里是很痛苦的。但并不会致命。你得用抗蛇毒素清洗两个小时才能把它洗掉。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在公园的各处都备有抗蛇毒素,但这不是考虑到它对赖德里这个浑蛋有什么用处。双脊龙先把他的眼睛弄瞎,然后又拦腰狠狠地咬了他一口。这种死法可真有点不太舒服,也许这世上终究还是有点公道的。”

丛林河愈来愈窄。两边的河岸愈靠愈近,两岸的树枝树叶在头顶上方交会,十分茂密,把阳光都遮挡起来了。提姆听到小鸟叽叽喳喳的鸣叫声,看到小恐龙在树枝间一边欢叫一边蹦跳。就整体来说,四周是一片寂静,在浓密的树荫下,空气闷热,没有一丝风。

“不过别担心,爸爸还是喜欢你的,虽然你迷的是电脑,不是体育。”

“那是什么?”简罗问道。

“带着无线电话。”马尔杜说。

简罗的手指嗒嗒地在仪表板上弹击:“我们在等什么呢?”

他们静静等着,观察着。

无线电话响了起来。“我有消息要告诉你。”艾诺说。

“当然啰。”简罗回答。

“不行。”格兰特说。

马尔杜没有马上回答。“霸王龙就在那边的什么地方。”他一边说,一边眯起眼睛看着沐浴在晨光中的这片土地,“而且我们没有任何派得上用场的武器。”

“我想可能本来就是要那样盖的。”格兰特说。

当他们又走近些时,简罗看到尸体就躺在汽车旁边。这具尸体看上去模糊不清,而且呈绿色——但吉普车一停,那团绿色的东西就四下散开了。

“什么?”

“我爸爸是个真正的体育迷。”提姆向格兰特解释说。

“你说这些浆果我们可以吃吗?”她用手指着树问。有些垂挂下来的树枝离他们很近,一伸手就能碰到。提姆看到树枝上挂着一串串鲜红的浆果。

“还没有建好。”莱克斯说。

“嘿,你在做什么?”他问。

“我们又发现了一只鸭嘴龙。未成年的。”马尔杜不顾烦人的苍蝇,蹲下去察看它的右脚底。只见脚底刺着一行字:“标本HD/09号。”

“哦?什么事?”

马尔杜坐在他身边说:“毫无疑问,霸王龙刚刚袭击了鸭嘴龙群。”他又喝了一口威士忌,然后盖上瓶盖,“妈的,怎么这么多苍蝇。”他说。

他们面前的天空中出现了巨大的鸟舍圆顶。格兰特曾经见过它,不过只是从远处望见而已。现在他才看清楚这鸟舍有多大——直径有1/4英里,也许还要大。网格支架在淡淡的雾气中发出微微的亮光。他首先想到的是,那上面的玻璃一定有一吨重。可是,当他们靠近一看,才发现根本没有玻璃——只有支架而已。一层薄薄的网状物悬挂在里面。

简罗看到前方的路上有一堵水泥屏障,马尔杜把车停在屏障旁边。“他一定走错了路。”他说,“这个小杂种。”

“动作感应器也没有发现他们。”

“奇怪,”马尔杜说,“不是始秀颚龙。”

“我找到赖德里了。”

“你要停下来?”提姆问。

“这里是控制室。”艾诺的声音从无线电话中传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