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12、公园

上一章:11、控制 下一章:13、黎明

努力加载中...

“控制室,我是马尔杜,我们准备开始修理。”

“好的,”艾诺回答,“现在把你那一段关掉。”

“你总不希望它现在就醒来,从卡车上跳下去吧。”哈丁回敬了一句。

“马尔科姆只不过是又一位理论家而已。”艾诺说,“他总在办公室里。当创造了一个理想的飞弹的时候,我们曾碰到一种称为‘共振侧滑’的玩意儿。‘共振侧滑’的意思是,飞弹离开发射台时即便有一点点偏差,最后就毫无希望。它必然会失控,必然无法收回,那就是机械系统的特点,一点微不足道的不稳定会变得愈来愈严重,直至整个系统全部毁掉。但是,同样的,这些微不足道的不稳定性对生物系统来说却是必定存在的、至关重要的。这意味着系统反应适度、健康正常,可是马尔科姆却从来不明白这点。”

“你等一等。”哈蒙德急忙跟着追了出去。

“这个问题等我回来之后再讨论。”马尔杜说。

“赖德里与我无关,哈蒙德先生。”马尔杜说。

一个小时过去了,简罗目不转睛地盯着控制室里那幅发光的公园图,光点和数字不停地在图上闪烁变化:“现在是怎么回事?”

“嘿,”艾诺说,“看来霸王龙进了蜥脚类动物的围场。”

“好吧,”艾诺说,“混沌理论描述非线性系统。现在它已成了一种用途极广的理论,用于研究包括从股票市场到心跳节奏的任何事情,是一种十分流行的理论。把它应用于具有不可预测性的任何复杂系统,这是十分流行的做法。明白吗?”

“暂时的,”哈丁说,“一会儿就好了。”

“真荒唐!谁让他这么做的?”

简罗看到灯光下一堵金属网眼的墙体闪闪发亮,一边被踩倒踏平了。马尔杜的吉普车和工作人员就在那里。

简罗皱起了眉头:“但许多事情是恒定不变的,体温是不变的,其他的各种……”

“我们只有安装了20CC的麻药弹的麻醉枪。”马尔杜说,“对付400到500磅重的动物是可以,可是那只霸王龙重达8吨,它根本就感觉不到这点麻醉药。”

“那只霸王龙会咬死多少蜥脚类动物?”哈蒙德边说边在控制室内来回踱步。

“你的意思是说,”哈蒙德问,“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办法制服霸王龙吗?”

“我们有麻醉枪。”

“它会的,”哈丁说,“要过差不多一小时后它才会完全恢复。它没问题。”他转身向汽车走去,“行了,我们去收拾另一只恐龙吧。”

“别瞎说。”艾诺又点上一支烟,“我们是这个公园的主人。几个小时后天就亮了。我们在把霸王龙弄出来之前可能会失去几只恐龙,但是,相信我,我们是公园的主人。”

“哈蒙德会不高兴的。”

针头深深地扎进了恐龙的脖子。这只处于麻醉状态的雌性剑龙侧身躺在地上。哈丁将药水注射进它的体内。恐龙立即开始惊醒,鼻孔里发出哼哼声,有力的后腿使劲地蹬着。

“那是不言自明的。”艾诺说,“我们毕竟是在跟生物系统打交道。是生命,而不是电脑模型。”

“它很好,”哈丁回答,“体温只下降了一度半。”

“你是说……”

那台手提式发电机“咔嗒”一声,便轰鸣着运转起来。石英泛光灯在伸缩吊杆的一头闪着亮光。马尔杜听到北边不远处的丛林河中传来河水轻轻的流淌声,他转身折回维修车处,看到一名工人拿着一把大动力电锯从车里出来。

“我只是好奇而已。”简罗说。

“注意!”艾诺说,“证据就在这里。”他指着电脑显示屏,“不到一小时,公园就会全部恢复正常。唯一还需要我去弄清楚的只剩电话了。不知怎么回事,电话仍然没有通,这种情况按理是不会发生的。不过其他的都运转起来了,这是事实。”

“这是你的公园,哈蒙德先生,你不希望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宝贝恐龙。那好,现在你的一只霸王龙来到了蜥脚类动物的地盘,而你又对此无能为力。”他离开了控制室。

“可是你订购了大量的麻醉枪……”

“生物系统,”艾诺说,“与机械系统不同。生物系统永远不会处于平衡状态。它们的内在原本就是不稳定的。它们表面也许显得稳定,但其实并非如此。一切都在不断地运动、变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切都处于崩溃瘫痪的边缘。”

“什么亮光?”

“我们当然表示不同意,并对他的报告不予理睬。”艾诺说。

“不妨让我听一听。”

艾诺情绪极佳。公园的秩序差不多已恢复了。马尔杜在修整栅栏,哈蒙德跟哈丁一块去监督,把动物赶回它们应去的地方。尽管很疲倦,艾诺仍感觉良好,他甚至有心让简罗律师高兴一下。“马尔科姆效应?”艾诺问,“你在为这个烦恼?”

“是这样。”

“它怎么不活跃?”

“明白。”简罗回答。

“什么事?”

哈丁嘴里咕哝了一声,在恐龙头颈上又轻轻地套上皮颈圈。他不希望妨碍它颈动脉的血液循环。起重机嗡嗡地响着,把恐龙高举到空中,随即又把它卸放到等候的卡车上。这只棱齿龙是只小恐龙,身长7英尺,体重约500磅。它全身呈深绿色,夹杂着棕色的斑点。此刻它呼吸缓慢,不过看来没问题。哈丁刚才用麻醉枪射中了它。显然,哈丁选用的麻醉剂量刚好适中。给体型庞大的动物用麻醉药总是令人紧张的,用得太少,它们会跑掉,跑到树林里你找不到它们的地方才倒下;用得太多,它们的心脏会永远停止跳动。这只棱齿龙只是猛跳了一下就跌倒在地,麻醉得恰到好处。

“我曾提出要三支大剂量枪,哈蒙德先生,可你把数量减少了,结果我们只有一支,而那支现在也没有了。赖德里走的时候带走了它。”

“哈蒙德先生,拜托。”哈丁说。

“那太多了,”哈蒙德说,“麻醉太深了。”

“它有点萎靡不振。”哈蒙德担心地说。

“这正是我的意思。”马尔杜回答。

艾诺把手平放在空中。“这么说吧,把一滴水放在我的手上,这滴水就会从我的手背上滑下去。也许它从手腕处流淌下去,也许会滑到大拇指那里,也许会从手指中间滚落。我不清楚到底会滑向哪个地方。但我知道它必定会滑向我的手表面的某个地方,别无选择。”

“混沌理论对整个系统的处理方法就像一滴从复杂的螺旋桨表面滚落的水珠一样,那一滴水会持续滚下,也许会朝外向边上滑去,会有许多不同的可能性,这要看具体的情况而定。但是,它总是在螺旋桨状物的表面移动。”

“唔,他们是应该小心……”

简罗两眼瞪着显示屏,听到外面走廊上大喊大叫的争吵声。他对艾诺说:“我想你们还没有控制住公园。”

“注意!当心!”哈蒙德对着工人大喊大叫。

“正是这样。”

恐龙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像喝醉酒似的站在那里。它摇晃着蜥蜴般的脑袋,望着退到后面石英灯下的人们,眨着眼睛。

“用什么办法呢?”马尔杜问,“我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制服霸王龙。我会修整栅栏的,但得等到明天天亮才能进去。”

“体温无时无刻不在变化,”艾诺说,“无时无刻。它以每天24小时为一周期不断在变化,早晨最低,下午最高。它随着情绪、身体状况、运动、外部气温及所摄入食物的不同而变化。它不断地起伏升降。即使一声轻笑也能在体温曲线图上显现出来。无论在什么时候,总有些作用能使体温上升,另有一些作用使体温下降。体温原本就是不稳定的,而生物系统的其他各个方面也都跟体温一样。”

“这个我懂。”简罗说。

不管怎么说,这件工作干起来并不麻烦。他们只需把树从栅栏拖开,拿走金属螺丝扣,再留下标记,早上园丁就可以来收拾干净了。这么做至多只需20分钟,这样也好,因为马尔杜知道,双脊龙总爱待在靠近丛林河的地方。即使工人跟河之间有栅栏隔开,双脊龙也能够把使人失明的毒液从栅栏那边喷射过来。

“我们必须想办法让它离开那里。”艾诺说。

“你看到那该死的栅栏了吗?”

“潜在的不稳定性,”简罗问,“你们看到他的报告后有什么反应?”

“你确定他不明白吗?他看起来对生物与非生物之间的区别相当清楚……”

马尔杜瞥了一眼手表。远处什么地方传来动物的轻轻叫声,这叫声听起来像是猫头鹰,但他知道那是双脊龙。他走到拉蒙身边说:“我们抓紧时间把这事办完,我还想去弄其他的栅栏。”

一个名叫拉蒙的工人走过来。“马尔杜先生,”他说,“你刚才看到亮光了吗?”

艾诺抬头看了一眼控制板说:“看来他们已经差不多将那些动物安顿妥当了,还有那两段栅栏也修好了。我跟你说过,公园已恢复控制了,没有发生马尔科姆效应那样的悲剧性结局。事实上,只有第3区的栅栏……”

“那样做明智吗?”

马尔杜眯起眼睛仔细看看,也许只是一盏维修灯。不管怎么说现在又有电了。“我们等一会儿再管这件事。”他说,“现在,我们还是先把树从栅栏上移开吧。”

他又转回头看看栅栏。一开始,他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短路的部分,因为他们看不清楚,一棵矮小的原始果树斜倚在栅栏上。这是种植园内的几棵原始果树中的一棵。这种树枝叶茂盛,种它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将栅栏遮蔽起来。

简罗看到,在其中一个监视屏上显示的风吹草低,远处有一个低矮的水泥屋顶。“那是蜥脚类动物喂食楼,”艾诺解释说,“是我们用来存放设备、储存饲料等的一个杂物间。公园里到处都有这样的建筑物,每个围场都有一间。”监视屏上图像在移动。“我们现在调转镜头去看看栅栏……”

“真是荒谬、可笑。”哈蒙德说。

哈蒙德不断地踮起脚来,他每次生气时都这样:“你是不是忘了你是为我工作的?”

“等一下。”

马尔杜看着最后一根桩子被钉入地面。绳索被扯紧,那株原始果树从栅栏上移开了。马尔杜看到在银色栅栏的短路部分出现了焦黑的斑纹,栅栏下面的几个陶瓷绝缘体破碎了,得把它们换掉。但是要这么做,艾诺必须先把所有栅栏的电流先切断才行。

“我们今天夜里必须出去逮住它。”哈蒙德说。

马尔杜说:“今天晚上它可以饱餐一顿了。”

“小心!小心!”起重机起吊时,哈蒙德大声喊叫着。

“所有人快走!”哈丁一边迅速退后,一边说,“赶快离开!”

“不是这个,我是指公园那边。”

“艾诺。”这是马尔杜的声音。

“也许只有一只。”哈丁说,“蜥脚类动物块头大,霸王龙弄死一只就够它吃上好几天。”

这棵树原先是被特地用钢丝和松紧螺丝扣加以固定的。但钢丝在暴风雨中挣断了,金属松紧螺丝扣正巧砸在栅栏上,使栅栏的电流短路了。当然,这些都是不应该发生的。在靠近栅栏的地方,公园工作人员应该使用外包塑胶的电线和瓷质松紧螺丝扣才对。但是这种事还是发生了。

哈丁从未后悔过他做出的选择。他已获得大量关于这些动物的专门知识。现在,他不希望哈蒙德指挥他。

“伊恩·马尔科姆是专攻混沌理论的数学家,相当有趣且风度翩翩,但是他所做的事情,除了喜欢穿黑衣服外,基本上就是使用电脑模拟复杂的系统。哈蒙德热衷于最新的科学奇想,所以他请马尔科姆在侏罗纪公园模拟了这套系统。马尔科姆照办了。马尔科姆的模型都是在电脑显示屏上出现的相空间形状。你看过吗?”

通过刺眼的石英灯可以看到棱齿龙绿色的头颅从吊链中伸出来,舌头吐在外面晃荡,眼神呆滞。

“你是说你希望我告诉你为什么伊恩·马尔科姆是错的?”

“嗯,它们看起来像一只古怪扭曲的船用螺旋桨。据马尔科姆说,任何系统的行为都是按照这个螺旋桨状物的表面进行的。你听得懂吗?”

艾诺点上一支烟说:“这是个技术性的问题。”

“没有,哈蒙德先生,我没有忘记。但那边有只成年霸王龙。你打算怎样逮住他?”

拉蒙指向丛林的东边说:“我从车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在那里,是很微弱的光。你看到了吗?看起来像是车灯,但它没有动。”

“不怎么懂。”简罗说道。

马尔杜摇摇头说:“我不去。等明天天亮再说。”

“它的情况怎么样?”哈蒙德烦躁地问。

恐龙咳嗽一声,慢慢穿过空地,一直走到灯光照射不到的地方。

“他们是很小心。”哈丁说。他爬上卡车装货平台的后面,棱齿龙正在往下吊。他替它套上了控制面具。哈丁替它戴上追踪心跳情况的心电图颈圈,然后拿起一个大型的电子体温计,塞入它的直肠。温度显示出来了:华氏96.2度。

艾诺在控制台上不停地忙着:“我在想办法让电话恢复正常。这样我们就可以打电话找人来救治马尔科姆了。”

来公园之前,哈丁是圣地亚哥动物园的兽医主任,也是世界鸟类保护方面的重要专家。他曾走遍全球,与欧洲、印度、日本等国的动物专家就外国鸟类的保护问题进行过探讨。当这个古怪的小个子男人出现在他面前,提供给他一个私人娱乐性公园的职位时,他对此丝毫不感兴趣,但是当他了解到哈蒙德所做的事情……就难以放弃了。哈丁天生具有一种学术禀赋,想到有可能写出第一部兽医内科教材《恐龙的疾病》,这种吸引力便令人无法抗拒。20世纪后期,兽医学在技术方面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一流的动物园开办了与医院几乎没有差别的兽医诊所,然而新的教科书却只是修改旧有的版本而已。身为世界一流的兽医师,哈丁已没有什么领域等待他去征服,但是成为第一位照管一种全新动物物种的人,那还真有点非比寻常!

“马尔科姆的模型往往有一个凸出物或是一个陡坡斜面,水滴的滑动就从那里大大加速。他谦虚地把这种加速滑动现象称为‘马尔科姆效应’。整个系统可能会突然间瘫痪。他就是这么说侏罗纪公园的,说它具有潜在的不稳定性。”

棱齿龙鼻孔里哼了一声,身体抽搐了一下。它的呼吸依然缓慢,视觉反应能力还未恢复。不过,是开车的时候了。“快上车吧。”哈丁喊道,“我们把这位小姐送回它自己的围场去。”

“没看过。”简罗答。

“不,不,”他说,“只要绳子,卡洛斯。我们不需要把栅栏锯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