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6、莱克斯

上一章:5、提姆 下一章:7、控制

努力加载中...

她惊讶地打量着四周,问:“格兰特博士在哪里?”

雷杰听见她的声音。听起来她并不感到害怕或是疼痛,她以她坚持的方式呼喊着。于是他渐渐明白过来。一定发生了别的什么事情,霸王龙一定已经走开了,或是至少并未发动攻击,而其他人也许还活着。格兰特和马尔科姆,也许人人都活着。想到这里,他顿时振作起来。他觉得好了许多,因为现在他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当他从砾石堆里往外爬时,已经在制订下一步的方案,在谋划着他将要说些什么,怎样从这个角度来处理问题。

他们听见一根树枝“咔嚓”一声被折断,一只霸王龙踏上了小道。这是那只未成年恐龙,身高约8英尺,以年幼动物的笨拙步伐行走着,就像一只小狗似的。未成年恐龙拖着脚步沿小道走来,每走一步都要停下来嗅一嗅空气,再继续往前走。它经过雷杰躲藏的那棵大树,丝毫没有看见他。格兰特看见雷杰的身体微微松弛一下。雷杰转过头,设法观察远在树那一边的霸王龙。

“我不知道,不过它现在不在这里了。”提姆说,心中希望这是真的。

格兰特用手摸着她的四肢,稍稍捏了捏她的手臂和腿部。她似乎哪里都不疼。不可思议:除了头上被划了一道伤口外,她一切都很好。“我告诉过你我很好嘛。”她说。

下面的路黑漆漆的,大树枝在风中晃动,滤出的月光形成斑驳飘移的圆形。雷杰不见了。格兰特过了一会儿才发现他。这位广告宣传员正贴在一棵大树干上,紧紧抱着它。雷杰正呆立着不动。

格兰特自己也一切正常,但右胸有一道伤口,那是被霸王龙踢的,每吸一口气就有一阵灼痛,但似乎并不严重,而且也不妨碍他的行动。

尖叫声突然停止了,当未成年恐龙抬起头时,格兰特看见了它口中衔着撕烂的肉。

“也不在,莱克斯。”

它在逗他玩呢,格兰特思忖。

“那又怎么样呢?”

“滚开!向后退!走啊,向后退!”雷杰声嘶力竭地叫喊着,霸王龙退开了,让雷杰站起来。雷杰一边离开恐龙,一边大叫:“嗨!听见了吧!向后退!滚开!”未成年恐龙继续好奇地凝视着面前这个奇怪的、吵吵嚷嚷的小动物,可是雷杰刚刚走出几步,它便猛冲上去,再次将他击倒。

“我不知道。”

“还没有。不过我确定他们很快就会来的,他们可能现在就在路上。”

“我认为不行,提姆。道路两侧有高高的栅栏。”格兰特说,“如果有一只霸王龙在前面的路上,我们就跑不掉了。”

“待在这里。”提姆说,接着他跑开了。

艾德·雷杰转过身,拔腿朝旅馆走去。

他停住了。这是一种人声,从风中传来。

“莱克斯,”他说,“如果你出来,我就让你戴夜视镜。”

他迈步朝山上走去,走回到越野车那里去。四周万籁俱寂。他的双脚啪嗒啪嗒地踩在泥洼子里。他再也听不到小女孩的声音了。她为什么停止了呼喊?他一边走,一边想也许她出了什么事。这样的话,他就不该走回去。也许霸王龙还在附近游荡。他在这里,已经在山脚下了。离家近得多了。

那声音再次向他们飘来,轻柔得似一声叹息。格兰特觉得这简直像是一匹马在呼吸。

他一下子愣住了。她有好几年不说“野兽”这两个字了。

他听见她在管子里挪动,然后钻了出来。她冻得瑟缩发抖,额头上带着干血块,但除此以外一切正常。

“我怎么会知道呢?”莱克斯边说边皱了皱鼻子。她放声喊道:“嗨……嗨!格兰特博士?格兰特博士!”

他告诉自己,反正事情已经没有希望了。如果孩子还在公路上,他们一定活不了,雷杰实在无法为他们做任何事情,所以他还不如待在原地。除了他自己以外,没人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他无能为力,刚才他也无能为力。于是雷杰在砾石堆中待了半小时,竭力摆脱恐慌,小心地不让自己去想孩子是否已死去,或是哈蒙德发现后会对自己说些什么。

“那么我们应该等在这里?”提姆说。

“那边有野兽。”

“我饿了。”莱克斯说。

“嗯,他先前在这里的。”

她摇摇头表示不愿意。他看得出,她给吓坏了。

“我希望不会等太久。”格兰特说。

她只是摇头。

“先前,”莱克斯说,“我在管子里时看见他了。”

“不在,”他说,觉得奇怪,“他在家里,莱克斯。”

他寻思自己是否曾被击昏过,因为他只隐约记得发生了一些事情,随后他便坐了起来,呻吟着,坐在离越野车10码远的树林里。起初他的胸部在流血,所以他在伤口上贴了些树叶,片刻之后血便凝住了。后来他四处走着,寻找马尔科姆和孩子。格兰特无法相信自己仍然活着。而当散乱的人影重新回到他眼前时,他试图明白他们是怎么一回事。霸王龙应该已轻而易举地把他们统统杀死了,为什么他们还活着呢?

他尝试换另一种方式:“那里面一定不舒服,又冷,你不想出来吗?”

雷杰擦去脸上和手上冰冷的污泥,那是他曾经躲藏的证据。他并不为曾经躲藏而感到难为情。不过现在他要负起责任来。他向公路爬回去,当他从枝叶丛中冒出来时,一时竟分不清东南西北。他根本看不见汽车,他不知怎么跑到了山脚下,而越野车必定是在山顶上。

男孩子可没那么走运了。提姆的鼻子肿了起来,正感到疼痛,格兰特怀疑它被撞破了。他的右肩严重擦伤,肿得很厉害。不过他的腿似乎完好无损。两个孩子都能走路,这点很重要。

提姆对她发出的噪音感到不安,这可能会引回那只霸王龙,但片刻之后,他听见了一声回答的喊叫。声音来自右方,从提姆几分钟之前刚刚离开的那辆越野车那边传来。提姆通过夜视镜欣慰地看见格兰特博士正朝他们走来。他的衬衫在肩部撕破了一个大洞,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森林依然一片死寂。

“是的。我们必须回去告诉他们。”

“是的。”格兰特说。“我们就待在这里一直等到有人来吧。”

“我们是唯一知情的人吗?”提姆说。

“莱克斯,是我,提姆。”

提姆捡起了他的夜视镜,格兰特紧抓着两个孩子的小手,开始飞跑。

未成年恐龙咆哮着向前一甩它的头部,把雷杰仰面朝天击倒在地。他尖叫着爬起身,但是霸王龙猛扑过来,想必是用后腿压住了他,因为雷杰突然间动弹不得,只是坐在路上对着那恐龙大叫大嚷,挥舞着手臂,好像他能把它吓跑似的。年幼的恐龙似乎被这个小小猎物发出的声音和所做的动作弄糊涂了。这只未成年恐龙低下头来,好奇地嗅着,而雷杰则抡起双拳猛捶它的口鼻部。

“嗨!”雷杰叫喊着摔倒在地,可是未成年恐龙并没有去追他,而是让他重新站起来。他一跃而起,不停地朝后退去,“蠢货……退后!退后!听到了没有……退后!”他像个驯兽师一样地叫嚷着。

莱克斯没有动。他听见她又在撞头。提姆在管子外面的草地上坐下,让她可以看见他。他坐的地方很潮湿。他双手抱膝,在那里等着,想不出还能干什么。“我就坐在这里,”他说,“休息一会儿。”

“妈咪在吗?”

“你看我有什么。”他说着举起手。她不解地瞪着眼,也许太黑了,她看不清楚。“这是你的球,莱克斯。我找到你的球了。”

霸王龙现在已消失在路那头了。雷杰放松下来,松开了抱着树的手臂。但丛林里依旧寂静无声。雷杰紧贴着树干又站了半分钟。然后森林里的声音又再次响起:一只树蛙第一声试探性的呱呱叫声、一只雄蜂嗡嗡的蜂鸣声,然后便是全体大合唱。雷杰从树边走开,抖了抖双肩,消除自己的紧张。他走到路中央,看着霸王龙离去的方向。

“他在这里?什么时候?”

“我不想待在这里。”莱克斯说。

“外面还有大人吗?”莱克斯说。

“嗨!”

这时,他们听见从山脚下传来一个人的咳嗽声。

未成年恐龙咆哮一声,却没有攻击,现在雷杰正渐渐靠近右边的高高的枝叶。再走几步他便可以藏身。“退后!你!退后!”雷杰嚷道。然后,就在最后一刹那,未成年恐龙猛扑上来,又将雷杰击倒在地。“住手!”雷杰狂叫着。未成年恐龙低下头来,于是雷杰开始尖叫。没有话语,只有尖锐的叫声。

“为什么不出来?”

格兰特一把捂住她的嘴。她极力挣脱,他摇摇头,指指山下给她看。

“它上哪里去啦?”

莱克斯尾随着哥哥。“别丢下我,别把我丢在这里,你们这些家伙……”

莱克斯刚要张口说话,格兰特急忙把她拉到最近的一棵树旁,伏身藏在树底部扭曲多节的树根中。提姆紧跟而来。格兰特把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他们保持安静,然后慢慢地朝树那边望去。

艾德·雷杰瑟缩发抖地站起来,擦去脸上和手上那冰冷的稀泥。他度过了极其糟糕的半小时,挤在公路下面山坡上的巨大砾石堆里动弹不得。他知道这不算是个藏身之所,可是他惊恐万分,思路不清。他一直躺在这冰冷的烂泥地上,试图控制住自己,可是恐龙的影像不断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那恐龙正朝他走来,朝汽车走来。

她又用头撞着管子。

天哪,是那个小女孩。

“它走了。”

“待在这里。”格兰特说。他奔向前,朝山下看去。

“哦,不!”莱克斯轻声说。提姆在她身旁扭过头去,突然觉得恶心欲吐。他的夜视镜从前额上滑落,着地时金属发出“叮当”一声。

雷杰不大记得后来发生什么事了。他只记得莱克斯说了些什么,可是他没有停下来。他无法停下,他一个劲儿地跑啊跑啊。在路边他一脚踩空,滚下山坡,滚到了一堆堆砾石旁,他觉得似乎可以爬进砾石堆中躲起来,那里有足够的地方可以容身,于是他便这么做了。他气喘吁吁,心惊胆战,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逃离那只霸王龙。终于,当他像只老鼠一样挤在那些砾石中时,才稍稍平静了一点。这时心中充满恐惧及羞愧,因为他抛弃了孩子,他只顾逃跑,只顾保住自己的性命。他知道他应该回到公路上去,应该设法救出他们,因为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够临危不惧,镇定自若,然而无论他怎样竭力想要控制住自己,让自己回到那里去,却不知怎么就是做不到。他开始感到恐慌,呼吸渐渐困难起来,于是他一动也不动。

“他到哪里去了?”

最后让他行动起来的是他嘴里的那种古怪感觉。他嘴巴的一侧感觉怪怪的,有点麻木刺痛,他寻思摔下来时是否曾弄破了嘴巴。雷杰摸了摸脸颊,摸到嘴边有块肿起的肉,这挺滑稽,不过一点也不痛。接着他意识到那块肿起的肉原来是条水蛭,由于吸了他嘴唇上的血而变得肥大。其实它是在他的嘴里。雷杰恶心地在颤抖着,用力拽出水蛭,并感到将它从嘴唇的肉上撕下来时,一股热血随之涌进他嘴里。他唾了一口,厌恶地将它甩进森林。他看见前臂上吸着另一条水蛭,把它拽下来后,在手臂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老天啊,他浑身恐怕已附满这玩意儿了。他是从山坡上滚下来的。这些丛林山丘布满了水蛭,这些黑暗的岩石缝里也到处是水蛭。工人是怎么说的?水蛭爬进他的内衣,它们喜欢黑暗温暖的地方。它喜欢直接爬上……

在山脚边,格兰特看见了艾德·雷杰,他正直挺挺地站着,一动也不动。他们四周的森林变得一片死寂。蝉鸣和蛙叫混成的持续不变的嗡嗡背景声陡然停止,只听见树叶轻轻地沙沙作响,风呼呼地吹着。

攻击突然从左侧发起。

“嗨!格兰特博士!”

“我饿了。”莱克斯说。

“我也饿了。”格兰特说,“我们必须想办法回到文明世界去。我们必须把那艘船的事告诉他们。”

“有个大家伙,一只霸王龙。”

格兰特考虑着。他不停地在思索着一件事情:在攻击开始之前就已穿越公路的那个黑影。那是什么动物?他只能想到一种可能性:小霸王龙。

“那我们就顺着这条路走向旅馆吧,”提姆说,手指着山下,“往那边走,就可以在他们来找我们时相遇。”

而且四周这样寂静。阴森森的,一片死寂。

莱克斯不耐烦地扯了格兰特的衬衫一下,她想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这时,从很近处传来一声轻柔的夹着喷鼻息声的呼吸,和风声差不多。莱克斯也听到了,她停止了挣扎。

“爸爸在外面吗?”

“野兽都走了。”他说。

呼吸声再次传来。

未成年恐龙猛一抬头,朝山顶上看过来。

“噢,我必须检查一下啊。”

“感谢上帝!”他说,“我一直在找你们呢。”

格兰特看着雷杰,看见月光在树干上投下一个个飘移的阴影。接着格兰特发现还有一个阴影,叠在其他的影子上静止不动:那是一个弯曲而强壮的脖子和一颗方形的头颅。

“出来吧。”

她蜷缩在路面下一根直径一米的下水管道内。她用嘴含着她的棒球手套,前后摇晃着身体,反复用头砰砰地撞着管壁。里面很黑,但提姆戴着夜视镜可以清楚地看见她。她似乎安然无恙,于是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她没有回答,继续用头撞着管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