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9、大雷克斯龙

上一章:8、控制 下一章:10、控制

努力加载中...

“说不定它正在下面捕杀雷龙呢。”格兰特说。

“躲起来了。”雷杰说,“它有点害羞。”

格兰特在车里等候,静静地观察着。山羊“咩咩”的哀叫愈来愈响,愈来愈急切。山羊发疯似的拉扯着绳索,来回疾冲。格兰特通过无线电通话系统听见了莱克斯惊恐地问:“山羊会怎么样?它会把山羊吃掉吗?”

霸王龙再度抬起头来,嘴中衔着撕得血淋淋的肉块。它凝视着越野车,开始咀嚼。他们听见令人恶心的“嘎吱嘎吱”的嚼骨头声。

“就是小雷克斯龙。它尚未成年,刚满两岁,现在身体大约只长成了1/3。身高8英尺,体重1.5吨。另一只是发育成熟的霸王龙。不过现在我没看到它。”

霸王龙还在犹豫。“它害怕什么呢?”马尔科姆悄声问。

“效果很好,不是吗?”他们听见艾德·雷杰通过车内通话系统问话,“偶尔傍晚时分我喜欢来这里,一个人独自坐坐。”

艾诺正在观察监视器屏幕,他点了点头。两辆越野车停在小山顶,等着雷克斯龙露头。

他们一齐凝视着窗外。

迅猛龙至少有和黑猩猩相当的智力。它们像黑猩猩一样具有灵巧的双手,能够打开门锁、摆弄物品。它们能够轻而易举地逃出来。有一只迅猛龙终于像马尔杜所担心的那样逃了出来,它先弄死了两名建筑工人,又将第三名工人弄伤致残,然后才被捕获。事发之后,游客中心重新安装了上闩的厚铁门,还有一道高高的环形栅栏及强化玻璃窗。迅猛龙围场各角重新配置了电子感应器,以便再次逃跑时立即发出警告。

“现在请随时注意。”雷杰又说。

“嗨。”赖德里从远处的控制台那边大声叫着,“既然你站在那里,递给我一罐可口可乐,好吗?”

“各位先生、女士,这就是霸王龙属雷克斯龙。”录音说。两辆越野车发动了,静静地穿过树丛向前驶去。

格兰特轻声地说:“他就要出来了。”

格兰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颗巨大的方形头。它长达5英尺,有红褐色斑点,嘴巴硕大,尖牙狰狞。霸王龙的嘴巴动了一下,张开又合上。可是这只巨兽没有从隐身处走出来。

马尔科姆低声说:“它要等多久?”

“那么它现在在哪里呢?”

“我想你们是不会失望的。”雷杰说,“等着瞧吧。”

“真像一只鸟。”爱丽说。

令马尔杜更为担忧的是迅猛龙。它们生性嗜杀,从不轻易放过猎物。甚至在并不饥饿的情况下,它们也要扑杀猎物。它们纯粹是为了捕杀的快感而捕杀。它们动作迅速,奔跑强劲有力,跳跃技艺惊人。它们的四肢上均长有致命的利爪,只要用一只前臂猛击一下,就可使人膛开肚破,内脏外流。它们还具有撕扯力很强的嘴部,专门用来撕开皮肉而不是咬破皮肉而已。和其他恐龙比起来,它们更聪明,而且似乎天生就是冲破兽笼的能手。

格兰特无动于衷:“雷克斯龙在哪里?”

事发之后,哈蒙德同意对双脊龙的毒液进行研究,结果发现其中含有七种不同的有毒酶,同时还发现双脊龙能将唾液喷到50英尺以外。由于这造成了车中游客被弄瞎双眼的可能性,管理部门随即决定摘除双脊龙的毒囊。兽医分别在两只动物身上尝试过两次摘除手术,均未获得成功。没人知道毒液是从哪里喷射出来的。如果不对双脊龙进行尸体解剖,任何人都无法知道——然而管理部门却又不准许杀害双脊龙。

就在这时,谨慎似乎终于在霸王龙心中占了上风,只见它用嘴衔起残余的山羊,悄然无声地把它带回树丛中。

“害羞?”马尔科姆问,“雷克斯龙居然会害羞。”

“我们猜测这是由于它的皮肤非常敏感,很容易被阳光灼伤的缘故。”

“这个嘛,它通常会把自己藏起来,你几乎永远看不到它公开出现,尤其是在白天。”

“巨型雷克斯龙出现在恐龙历史上的后期。恐龙在地球上称王称霸了1.2亿年,而霸王龙只在最后1500万年间才出现。”

“我想会吧。”有人告诉她说。然后爱丽把无线电的音量调低。这时他们闻到一股气味,一种腐烂垃圾的恶臭顺着山坡向他们袭来。

马尔杜还希望能配备火炮。他需要肩扛式轻型反战车飞弹发射器。狩猎者都知道,要击倒一头4吨重的非洲大象有多困难,而某些恐龙的体重却比大象体重重10倍以上。管理部门闻言大为惊骇,坚决不允许在岛上任何地方配置火炮。当马尔杜以辞职威胁,并扬言要把事情公开到报纸上时,双方才达成了一项协议。最后,两门特制的激光制导飞弹发射器被存在地下室一间锁闭的房间里,只有马尔杜才有房间的钥匙。

而迅猛龙也是一样。

马尔科姆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到楼下去一下。”他说。

山羊被绑在场地中央,离最近的一棵树有30码远。恐龙一定是在树丛中的某处,只是格兰特一时还看不出来。随即他便意识到,他的视线太低了:这巨兽的脑袋耸立在高出地面20英尺的半空,半遮半掩在棕榈树丛之中。

“哎哟,”莱克斯在车内通话系统中说,“恶心!”

一年前,他得到一份在侏罗纪公园做动物管理员的工作机会。正巧他想离开非洲,这份薪水又非常丰厚,于是马尔杜便接受这份工作,到现在已有一年了。他惊讶地发现这座公园堪称由遗传工程造就的史前动物的大汇集。

此刻,马尔杜手上转动着玩的正是这些钥匙。

“也许害怕另一只霸王龙吧。”格兰特低声说。狮子和老虎一类的大型食肉猛兽常常会在捕杀猎物之后变得异常谨慎,表现得仿佛一下子暴露在危险中似的。19世纪的动物学家把这描述成野兽在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内疚,然而当代的动物学家们却证明,这是因为每次捕杀背后所付出的努力——在最后的猛扑之前要用几个小时耐着性子潜近猎物,而且经常会遭遇失败。那种“自然界在尖齿利爪之下变得一片鲜血淋漓”的观念是错误的,在大多数情况下,猎物会逃之夭夭。当一只食肉猛兽好不容易才扑倒一只动物时,它会提防另一只食肉动物的出现,那家伙也许会突然袭击,窃夺它的猎物。这样看来,这只霸王龙很可能在担心会出现另外一只霸王龙。

1986年,他曾为旧金山的一家公司工作,在北美洲的一座岛上修建一处私人野生动物园。马尔杜替不同的动物设计了界线,为狮子、大象、斑马及河马确定了生存空间和栖息的必要条件;鉴定哪些种类的动物可以在一起生活,哪些则必须相互隔开。当时那是一件例行的工作。他更感兴趣的是建造在南克什米尔的一座名叫“老虎世界”的印度风格的公园。

“也许三四分钟。也许……”

罗伯特·马尔杜身材魁梧,年届半百,双目深蓝,胡须青灰。他在肯尼亚长大,一生大部分时间都是为环境保护组织和动物园设计者提供有关野生动物的咨询。他成了闻名遐迩的人物。伦敦星期日的《泰晤士报》曾载文评论说:“罗伯特·马尔杜之于动物园正如罗伯特·特伦特·琼斯(美国著名的球场设计大师,总共为美国40个州设计了500个高尔夫球场。)之于高尔夫球场,他是一位在知识和技能方面无与伦比的设计大师。”

“小家伙?”

那巨兽再度朝山羊弯下身子。它用一只巨大的后肢压稳山羊的尸体,用嘴巴开始撕咬羊身上的肉。

马尔科姆坐回座椅上。“太精彩了。”他说。

“你看他们。”哈蒙德说,两眼盯着控制室的监视器,“他们一个个都把头探出窗外,那么渴望、迫不及待地想看它。这可是自找危险呀。”

格兰特叹息说:“你这话毁掉太多幻想了。”

“是她。”马尔科姆纠正他说。

“为什么呢?”

马尔杜认为有些恐龙实在太危险了,不宜在公园环境中饲养。危险之所以存在,部分原因是由于他们对这些动物依然知之甚少。比如说,他们甚至没有人认为双脊龙是有毒的,直到后来有人观察到它们在岛上捕杀土生的老鼠——先咬啮齿类的老鼠一口,再退后一步,等待它死亡。即使到这时候,还是没有人认为双脊龙能够吐毒液,直到有一位饲养人员几乎被吐出的毒液弄瞎了双眼为止。

“问得好。我们常常在下面的环礁湖中看见那只小家伙。我们在环礁湖中养鱼。小家伙已经学会了捕鱼。它的做法挺有趣的。它不用双手,而是把整个头部栽进水中,就像小鸟一样。”

每一位动物园专家都清楚,某些动物特别有可能逃出兽笼。有些动物,像猴子和大象,居然能够打开笼子门。另外有一些动物,如野猪,还具有非凡的智力,可以用口鼻部把笼门的固定扣锁顶开。而又有谁怀疑那庞然大物般的犰狳,也是臭名昭彰冲破兽笼的能手呢?谁会去怀疑麋鹿?然而,麋鹿使用起口鼻部来,丝毫不亚于大象使用其长鼻的熟练程度。麋鹿总是能从兽笼中逃脱,这是它们的特长。

他们听见一阵轻柔的“咩咩”声。在一块场地的中央,一个缓缓升起的铁笼子映入眼帘。铁笼是靠液压装置从地下被升上来的。这时笼子的铁栏杆自动滑落,场地中央留下了那只被拴着的山羊,发出“咩咩”的哀鸣。

马尔科姆悄声说:“哇,我的天啊……它就像一座高得要命的大楼一样高……”

雷杰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在无线电话中显得细弱无力:“只要它能,它会这样做的,你们可以相信我的话。有时它会伫立在湖边,呆呆地看着其他动物,灰心丧气地摆动着它那短小的前肢。可是雷克斯龙的领地四周都被壕沟和栅栏完全围死了。壕沟和栅栏被掩蔽起来,看不见,不过请相信我,它哪里也去不了。”

“这正是我所担心的。”马尔杜说。他快速转动着手指上的钥匙,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越野车。这是头一次有游客游览侏罗纪公园,马尔杜也感受到艾诺的焦虑不安了。

越野车在山坡顶上停下来。他们俯瞰一大片森林区,它一直向下延伸到环礁湖畔。夕阳缓缓西下,渐渐消失在薄雾弥漫的地平线下。侏罗纪公园沐浴在夕阳的余晖中,拖着长长的影子。环礁湖的湖面上轻轻荡起粉红色、新月状的涟漪。再往南去,他们看见了雷龙那优美的脖子。它们正伫立在水边,身体倒映在微波轻泛的水面。除了单调柔和的蝉鸣声以外,四周一片寂静。他们凝视着这个景象,几乎快相信自己确实被传送进几百万年前的时间里,回到了一个消失已久的世界。

“它待着不走了。”雷杰轻轻说。“好极啦。”

“看得到,”雷杰通过车内通话系统回答,“我们来看看它是要在这里当着我们的面吃呢,还是要把猎物拖走。”

马尔科姆悄声说:“它看得到我们吗?”

工作当然充满了乐趣,但是在非洲的岁月里,马尔杜对动物形成了一种坚定不移的看法——一种毫无浪漫色彩的看法,这种看法总是使他和加利福尼亚侏罗纪公园的管理部门意见分歧,尤其是与此时站在控制室里他身旁的这位小矮子格格不入。在马尔杜看来,在实验室里无性繁殖恐龙是一回事,在野生状态下饲养它们又是另一回事。

霸王龙在被杀死的猎物前站稳身子,突然变得犹豫不决。它那硕大的脑袋在肌肉发达的脖子上转动着,向四处张望。它直直地瞪着高高停在山坡上的越野车。

霸王龙弓下身子,在山羊的尸体上来回嗅着。有只鸟在啁啾。霸王龙猛然抬起头,警觉地戒备着。它前后察看,头部急促地微微颤动,变换着扫描视线。

霸王龙悄然无声地朝前一跃,完全展露出它那庞大的身躯。只需四步,它便跃到了山羊面前,然后弯下身子,对着山羊的脖子咬了一口,“咩咩”声停了,四周只剩一片寂静。

简罗擦了擦前额。他的脸都紧张得发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