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8、控制

上一章:7、游览 下一章:9、大雷克斯龙

努力加载中...

“我们就要成功了。”赖德里说。

“嗯,是的,莱克斯。”

“另外,电脑搞得怎么样了?”哈蒙德问,他瞥了丹尼斯·赖德里一眼,只见他正在房内角落里的终端机旁忙碌着。“这该死的电脑终端机真令人头痛。”

“如果你朝右方的堤岸上望去,就会看见我们三星级豪华餐厅的所在地巨康士。厨师阿兰因·理查来自世界闻名的法国博马涅饭店。各位可以从旅馆套房内拨4号键来预订饭菜。”

“一点也没错,”马尔杜低声说,“它们应该被彻底消灭。”

故障表就这么一页接着一页地没完没了。

“我们别再提迅猛龙了,”哈蒙德说,“我讨厌听到迅猛龙,说什么它们是人类所见过最凶猛的动物。”

“不,不,的确很糟。这些是你在这里根本看不见的。”艾诺说,“霸王龙饮用环礁湖中的水,有时因此生病,而我们却搞不清原因何在;雌性三角龙为了争夺首领地位而自相残杀,于是不得不把它们分成每群少于6只的小型群体。而我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形;剑龙经常舌头起泡、腹泻,原因至今无人知晓,可是我们已经损失了两只剑龙;棱齿龙患有皮疹,而迅猛龙则……”

“我们现在拥有15种已绝种的物种,其中大多都很危险。”艾诺说,“由于双脊龙的缘故,我们不得不延迟丛林河游览线的开通;我们还延迟了鸟舍馆中的翼手龙中心楼的开放,因为翼手龙的行为变化莫测。这些都不是工程设计上的延误,而是由于动物控制方面的问题。”

“真是胡说八道。”哈蒙德说,“说来说去,你究竟站在哪一边?”

“别担心。”雷杰说。

“太棒了,要看到雷克斯龙啦。”提姆说。

“其次,我们有所有大型动物园所面临的问题——动物照料,保健,饲养和清洁,防止虫咬、虫害、过敏和疾病保护及屏障维护等等。

莱克斯开始坐立不安。“它们真的有毒吗?雷杰先生?”

越野车转了个弯,将河流抛在后面。提姆回首望去,想再看看那只双脊龙一眼。真是奇了!毒恐龙!要是能停下车子那该有多好,可是这一切都是自动控制的。他敢打赌,格兰特先生也想把车子停下来。

“没错。不过它们一转眼就把项圈咬掉。即使这些猛兽没有得到任何自由,”艾诺说,“我想,我们也得承认,侏罗纪公园具有其内在的危险性。”

“暂时还看不见,”雷杰说,“餐厅要等到11月才动工呢。”

“它们为什么不动呢?”莱克斯说完,摇下她那一侧的车窗,“嗨!傻恐龙!动一动!”

但是吸引提姆注意力的却是它的头部。两道宽阔而拳曲的肉冠在头顶展开,从眼睛一直延伸到鼻梁。肉冠在头部中央交会,在恐龙头上构成一个V字形的图案。肉冠呈红、黑色条状斑纹,使人联想起鹦鹉或巨嘴鸟。这头巨兽发出一声像猫头鹰般柔和的鸣叫声。

“为什么?真没意思。它们老是不动,真像是画中的插图一样。”莱克斯说。

他逐条列举出他的理由。

“好的,艾诺先生。”车内通话系统中的那个声音应道。

“齿轮出现摩擦。”约翰·艾诺在光线暗淡的控制室里说,“等BB4和BB5车返回以后,派维修人员检查一下电动离合器。”

“首先,侏罗纪公园存在着所有娱乐性公园都会面临的问题——游览线维护、队列控制、运输、食品处理、膳宿条件、垃圾处理及安全保卫。

那个声音又开了腔:“这些性情随和的野兽来自一个已消逝的世界,与我们接下来要看的动物形成鲜明的对照。那就是世界有史以来最著名的食肉动物:残暴凶猛的巨型蜥蜴,也就是一般所说的霸王龙属雷克斯龙。”

他接二连三地为公园工作,最后使得他对现实多多少少产生了一种偏见。艾诺半开玩笑地认为,整个世界愈来愈适合以主题公园来比喻。“巴黎是一座主题公园,”他在一次度假回来后说,“尽管开销数目庞大,而且公园职员态度恶劣,一脸凶相。”

“双脊龙,”录音中的声音介绍说,“是一种最早的食肉恐龙。科学家过去以为它们的口部肌肉过于薄弱,无法捕杀猎物,因此基本上将它们归类为食腐动物。不过现在我们知道,它们是有毒的。”

约翰·艾诺曾是一名系统工程师。在20世纪60年代末期,他曾从事北极星导弹的研制工作,后来他有了第一个孩子,同时对制造武器倒尽胃口,便洗手不干了。就在这时,迪士尼公园开始建造拥有尖端技术的游乐园游览项目,雇用了大批从事航空研究的技术人员。艾诺帮助建造了设在奥兰多的迪士尼世界,后来又参与了加利福尼亚州的魔山、弗吉尼亚州的古老乡及休斯敦宇航世界的主题公园建造工程。

他看了看右边的控制台上的圆形显示,上面标示出电动越野车的行进位置。越野车正在鸟舍以北循着河岸、绕着鸟臀目恐龙围场行驶。

“别打扰动物,莱克斯。”雷杰说。

“它们真漂亮。”莱克斯说。

“继续我们的史前时代旅游,接下来就会看到鸟臀目恐龙。如果你朝右望去,也许现在就能看到它们。”

提姆看到有两只动物一动也不动地站在一棵参天大树的阴影下。三角龙,具有像大象一般的庞大躯体和灰白颜色,像犀牛般凶猛。它的眼睛上方长着一对角,弯曲向上伸出5英尺,就像倒长的象牙似的。鼻子上还长了第三根犀牛角状的角。它们还具有和犀牛一样的喙状口鼻部。

“噢,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哈蒙德说。

“如果你朝左望去,”那个声音说,“就会看到侏罗纪公园鸟舍的圆顶。鸟舍尚未竣工,暂不对游客开放。”提姆看见阳光在远处的铝制支架上闪烁。“正下方是我们的中生代丛林河。如果运气好,你可以在这里看见一种极为罕见的食肉动物,各位,请拭目以待!”

越野车辘辘地向前驶去。

当赖德里正忙着排除故障时,艾诺输入程式,在自己的监视屏上划分出一个新窗口。这样他就可以看见赖德里正在角落的控制台上做些什么了。这倒不是说他信不过赖德里,只是他喜欢了解周围正在发生的一切。

“三角龙的头颅后部长了一个扇状肉冠。由骨头构成,十分坚硬。这种动物每头约7吨重。尽管它们其貌不扬,事实上却相当驯良。它们认识饲养人员,而且乐意与他们亲近,尤其喜欢让人搔它们的后肢。”

“我希望它能表现得比那些大块头好些。”莱克斯说着,将目光从三角龙身上移开了。

双脊龙那特殊的鸣叫声再次穿过午后的天空,朝他们飘来。

“要是你一开始时就把它弄正常那就好啦。”哈蒙德开始发牢骚,可是艾诺伸出一只手放在他的手臂上阻止他往下说。艾诺心里明白,赖德里正在工作,这个时候去招惹他是毫无意义的。

“是啊,工程确实延误不少。事实上,我们已竭尽全力,要使最具吸引力的据点——公园游览线——能正常营运,使车上的光驱由动作感应器来操控。经过数星期的反复调试,总算可以正常运作了,可是现在车上的自动排挡装置又出了毛病!该死的排挡装置!”

“嗨,”提姆对莱克斯咧嘴一笑,“不会有事的。”

近两年来,艾诺一直致力于将侏罗纪公园建造完成并开始营运。身为一名工程师,他已习惯那种马拉松式的时间安排。他常常提到“9月开放”,说的是来年9月,可是当9月开放之日逼近时,工作进度却不能令人满意。经验告诉他,有时光为了消除一条公园游览上的缺陷,就需花上几年的时间,更不用说要让整座公园正常营运了。

“你真是杞人忧天。”哈蒙德说。

“可是它们真的是吗?”

从一开始,这便是策划者的基本信念之一。这些动物无论有多奇异独特,其行为归根结底都和动物园里的任何动物一样。它们可以学习人们的饲养规律,并且作出反应。

“双脊龙和希拉毒蜥以及响尾蛇那些现存的爬虫类一样,会从嘴里的腺状组织中分泌出一种血毒素。只要被它咬上一口,几分钟内就会昏迷,然后这只恐龙会在闲暇之际将它的猎物吃光。双脊龙是侏罗纪公园内美丽且致命的动物。”

事实上,故障表上的内容这时已高达130多项,并且还包括了许多稀奇古怪的问题。例如:动物给食程序每隔12小时重新设定一次,而不是24小时,而且星期日无法记录喂食情况,因此工作人员无法确切地测算出动物们的进食量;安全系统控制着所有的安全卡操作门,每当主电源中断,该系统便被切断,但在接通辅助电源后仍拒绝恢复工作,安全程序只能和主电源配合运作;生态保护程序原本在晚间10点以后应该使灯光变暗,然而在一周中却只能一天进行一次;粪便自动分析程序设计用于检查动物粪便中是否含有寄生虫,其记录千篇一律地显示各类动物都带有噬菌体类寄生虫,事实上根本没有哪一只动物带有这种寄生虫,该程序随后又自动将药物配入动物的食物。如果操作人员将药物从配药漏斗中倒掉,以防止其被配入食物的话,警报器又会鸣响,而后无法关闭。

“当时你曾想替它们套上无线电项圈,”哈蒙德说,“而且我也同意了。”

丹尼斯·赖德里刚踏进控制室时,原以为只要花一个周末的时间,就可以独立解决所有的故障问题。然而看了整个故障表后,他的脸都吓白了。现在他正打电话到他在剑桥大学的办公室,告诉他手下的程序设计人员必须取消他们的周末计划,得加班工作干到星期一才行。他还通知艾诺,他需要使用接通努布拉岛和大陆之间的每一条电话线路,以便与他的程序设计人员来回传送程序数据。

“小事一桩。”哈蒙德在屋里踱步说。朝外望去,他能看到那两辆越野车正朝南进入公园。马尔杜坐在角落里,默默不语地观察着。

“三角龙与其他恐龙不同的是,”那个声音说,“它们的视力不好。它们都是近视的,和现今的犀牛一样,往往易受运动物体的惊吓。假如它们靠近到能看见我们的车子,就会朝我们猛冲过来。不过请别紧张,朋友,我们在这里相当安全。”

“你们在工程的很多方面也都延误了。”哈蒙德说,“不要什么都怪动物。”

不管录音里怎么说,提姆却只看到了一只双脊龙。这只双脊龙在河畔蜷缩着身体,后肢蹲着饮着河水。它的身躯符合食肉动物的基本体态,长着粗硬的尾巴、结实的后肢和长长的脖子。它那10英尺高的躯体上布满黑、黄两色的花斑,好像一头美洲豹。

“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艾诺说,“出点小毛病总是难免的。”

“让我们正确客观地看待这件事。”哈蒙德说,“只要你把工程设计搞好了,动物自然会各就各位。话又说回来,它们是可以驯服的。”

“最后,我们还面临一些前所未有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去照料一个过去从未有人尝试饲养的动物种群。”

艾诺从操纵板的中央控制台前朝后挪了挪座椅。“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哈蒙德先生。”他说着又点了一根香烟。艾诺这人平时总是提心吊胆,此刻更显得格外紧张。他心里太清楚了,这可是游客头一回真正参观这座公园呀。事实上,艾诺的工作班子并不经常到公园里去。兽医哈丁有时会进公园,动物管理人员只去各自的喂食楼,除此以外,他们就只是从控制室来观察整座公园。而眼前,游客正置身于公园之中,他要操心的事情实在不少。

越野车内的显示屏上显现出一个鸟类状的头部,上面披着像火焰般通红的肉冠。可惜提姆那辆车里的每个人都在看着窗外。车子正在沿一处高陡的山脊行驶,下面是一条湍急的河流。河两岸几乎被茂密的枝叶覆盖得密密实实。

“我可不这么认为。”艾诺说,“你必须意识到,从工程设计的角度来看,侏罗纪公园是历史上迄今为止最气势磅礴的主题公园。游客绝不会想到这点,但我却会想到。”

“它们就在那里,”那个声音说,“你所看到的这些动物叫作双脊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