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1、侏罗纪公园

上一章:11、欢迎光临 下一章:2、当恐龙统治地球之时

努力加载中...

爱丽说:“你不能重新造出一只真正的恐龙,因为你得不到真恐龙的DNA。”

格兰特停了下来。他曾看过度假旅馆的设计图。他不记得天窗上有这些桁条。事实上,它们似乎是后来加上去的,显得十分粗糙,玻璃墙外是一副黑色的钢架,桁条就焊接在架子上。

古生物学中所有重大的争论都是以这种方式进行的——包括那场关于恐龙是不是恒温动物的激烈争论,而格兰特是其中的关键人物。

格兰特迷惑不解地从卧室走到客厅去。他的窗口刚好面对着游泳池。

但是从来没有人发现过冰冻的或是风干的恐龙。所以,无性生殖是不可能的。没有繁殖的基因,所有的现代遗传技术都毫无用处。这就像有一部静电影印机,却没有可用来影印的东西一样。

他发现这些名称很有趣。格兰特打开电视机,里边只出现一片干扰波。他关掉电视机走进卧室,把小提箱扔到床上。床的正上方是一个角锥形的天窗。它使你产生了一种露营的感觉,就好像是睡在星空下一样。令人遗憾的是,这些玻璃由一根根笨重的桁条保护着,在床上洒下了一道道阴影。

他们又研究足迹。他们根据留在泥土上的化石足迹推断出,恐龙跑得和人一样快,这样的敏捷性也表明恐龙是恒温动物。他们又在北极圈发现了恐龙的遗迹,以冷血爬行类来说,生活在这样一个寒冷的环境中是不可能的。同时,对群居行为的最新研究表示——主要是以格兰特的工作为基础,研究使人们联想到恐龙有复杂的社交生活,还会抚养它们的后代,而这是冷血爬行类做不到的。海龟抛弃它们的蛋,但是恐龙却不这么做。

接着他们研究了生物的代谢过程,计算出把血液压到腕龙18英尺长的脖子上所需的压力,从而得出结论:只有四心室的温血心脏才能完成这种循环现象。

关于恐龙的古生物学研究就会结束,包括保存巨大骨骼和接纳众多吵吵嚷嚷的在校儿童的博物馆、陈列骨骸的大学实验室、研究论文、杂志刊物在内的整个计划,都完了。

首先是姿势:蜥蜴和冷血爬行类都是弯腿懒洋洋地爬行,紧靠地面取暖。蜥蜴没有足够的力量,难以用脚站立几秒钟。许多恐龙却能运用它们的后脚直立行走。在当今存活的动物中,只有恒温的哺乳动物和鸟类才会出现直立姿势。因此恐龙的姿势表明它们是恒温动物。

爱丽不再吭声,仔细地看着这些属于侏罗纪的蕨类。没错,它们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是一种在化石中被大量发现的植物,足足有2亿年的历史,现在却只有在巴西和哥伦比亚的潮湿土壤里才能见到。但是,不管是什么人决定在池边种植这种特殊的蕨类,他显然不知道,这种蕨类植物的孢子里含有致命的植物碱,甚至光是碰一下它那迷人的绿色叶子,就能让你不舒服。如果小孩子万一不小心吃上一口,几乎是必死无疑——其毒性超过夹竹桃15倍。

“这就是人类啊。”马尔科姆大笑起来,“人人都知道它会成为事实,但都没想到那么快。”

格兰特说:“我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从哪里得到DNA的?”

“第4频道:蜥脚类动物沼泽区”

“第6频道:南剑龙区”

格兰特的套房呈米黄色调。藤制家具被漆成绿色,透露着丛林的气息。这个房间还没全部完工。壁橱里放着几堆无用的杂物,地板上散放着一段段的电线管。角落里放着一部电视机,电视机上有一张卡片。

150年来,从欧洲发现巨大的动物骨骼后,恐龙的研究就成了科学推论的一种运用。古生物学通过化石骨骼和消失已久的大

他们一踏上那条小路便看不到恐龙了,但是仍能听到它们在这里发出吹喇叭似的柔和声音。

“什么方法?”她问。

“这难道不是很神奇吗?”雷杰说,“如果你向前看,你就会看到我们的度假旅馆。”

如果在池边种植具毒性的蕨类暗示了什么的话,那很明显,侏罗纪公园的设计者显然过于粗枝大叶,他们应该更小心些。

他们越过栅栏,向游泳池走去。池里的水向外溢,形成道道瀑布,流进一个个较小的石池里。这个地区种着巨大的蕨类植物。“这难道不是一种奇观吗?”雷杰说,“尤其在有雾的日子里,这种植物确实有助于创造一种史前的气氛。当然啦,这些是真正的侏罗纪蕨类。”

“第7频道:迅猛龙谷”

“这里就是你们在侏罗纪公园内居住的地方。”

科学家总是把恐龙归类为爬行类动物,是从外界吸取它们生活中所需要热量的冷血动物。一只哺乳动物能使食品转化为身体中的热量,但冷血爬行类却做不到。少数研究者——主要是耶鲁大学的约翰·奥斯庄和罗比特·贝克手下的一批学者——终于开始怀疑,那种以为恐龙是懒惰的冷血动物的观念,是不是能恰如其分地解释关于化石的记载。据过去典型的推论习惯,他们都是从几方面的证据得出结论的。

爱丽看到一幢引人注目的低矮建筑物,屋顶耸立着一座玻璃角锥形塔。

“第2频道:棱齿龙高地区”

他们走进一条两旁棕榈树成荫的通向游客中心的绿色通道。处处都是大片精心培育的植物,使他们更加感觉到他们正进入一个新的世界,一个史前的热带世界,同时将现实的世界抛在后面。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她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窗子很小,”她说,“玻璃是经过调整的,而且安在钢框里。门上还包着铁皮,但没有这个必要。我们进来时,你看到栅栏了吗?”

“我不知道。”格兰特答。

格兰特知道,在柏克莱、东京、伦敦的实验室里存在着一种特殊看法,也就是,以无性生殖来繁衍诸如恐龙这样已绝种的动物,是有可能的——如果你能得到一些恐龙的DNA的话。问题是,已知的恐龙都是化石,而石化过程破坏了绝大部分的DNA,使它变成无机物质。当然,倘若一只恐龙是冰冻的或是被保存在泥沼里,或是在沙漠里被风干,那么它的DNA也许可以复原。

爱丽对格兰特说:“看起来相当不错。”

“第5频道:食肉动物乡土区”

关于恐龙是否为恒温动物的争论吵吵嚷嚷地持续了15年,最后,恐龙是快速行走、动作敏捷的动物的新观念终于被接受——但这并不表示持久的对立现象已完全消失。在会议上,仍然有些同行互相不理睬。

“我也认为设计图没包括栅栏。”爱丽说,“据我看,他们好像已经把这个地方变成了堡垒。”

一般人以为,地球上的生态环境是由活跃在一片绿色景致中的动物所组成的,他们严重地曲解了他们所看到的景象。那片绿色的景致是个活生生的繁忙世界。为了争取阳光,植物生长着,延伸着,盘绕着,弯曲着,它们还不断地与动物相互作用着——它们的树皮和刺令一些动物望而却步;它们使另外一些动物中毒;为了促进自身的繁衍,它们提供食物给其余的动物,借它们来传播花粉和种子。这是个复杂的动态的过程。这个过程对爱丽永远充满吸引力。而且她知道,大多数人对于这个过程根本是一无所知。

“你看起来似乎并不觉得心烦意乱。”马尔科姆说。

爱丽心想:人们对植物的认识太幼稚了。他们就像选择要挂在墙上的画那样,只根据其外表来选择植物。他们从未想到植物事实上是生机勃勃的东西。它们忙碌地进行着呼吸,并运用着吸入、排泄、繁殖等一切功能——应有的防卫功能。

格兰特摇摇头。“它改变了一切。”他说。

“第3频道:三角龙活动区”

“除非还有我们没想到的方法。”格兰特说。

此刻,如果恐龙能进行无性生殖——呃,那么格兰特的研究领域将会立刻改变。

格兰特摇摇头:“在我们这个领域里,这件事已经被讨论过了。许多人想过它将会成为事实,但没想到会那么快。”

“第8频道:翼手龙峰”

“他们改变了设计图。”

格兰特看看表。“我们一定得问问这是为什么。”他说,“30分钟后开始参观活动。”

“嗯,”格兰特回答,“我想靠近些看它们。我要把它们的脚趾提起来,检查它们的爪子,摸摸它们的皮,打开它们的嘴巴,看看它们的牙齿。要不然,我心里就没个底。但是说真的,它们看起来挺好的。”

“顺便跟你提一下,格兰特,那些蕨类是有毒的,”爱丽走进他的房间时说,“而且,你注意到这房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但是爱丽知道,在地球的历史上,植物的进化就像动物一样,也有竞争,甚至在某些方面比动物更为剧烈。蕨类中的毒素就是植物逐渐发展演变,本身包含化学武器的一个小例子。有一种萜烯会分泌出毒素毒化它们周围的土壤,灭绝其竞争对手,植物碱则会使昆虫和食肉动物(还有儿童)无法食用它们;而费洛蒙用于传递信息。当一棵道格拉斯冷杉遭到甲虫攻击时,它会分泌出一种抵制甲虫啃噬的化合物——这片森林远处其他地方的冷杉也同样会分泌出这种物质。这是树对遭到的攻击做出的反应,因为那棵树的根部会秘密地向土壤中分泌出一种植物合成物,向其他的树报警。

“我想这稍稍改变了你的领域。”马尔科姆说。

格兰特点点头。整个度假旅馆围着由一英寸厚的钢条组成的栅栏。栅栏经过精心的美化,被漆成深浅一致的黑色,就像熟铁一样,但任何刻意的装饰都不能掩盖金属的厚度以及12英尺的高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