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 猛兽噬人

上一章:前言 国际遗传技术公司事件 下一章:1、几乎是乐园

努力加载中...

一名白人大声发布着命令,两名黑人机员抬着一具毫无生气的躯体向她走过来。那白人披了一件黄色油布雨衣,棒球帽的边上露出一圈红发。“这儿有医生吗?”当博比跑出去时,他问她。

“嗯,我听到了。”博比回答。

接着,她也发现了,那是和雨声混杂在一起的另一种声音,一种更为低沉的隆隆声正慢慢地变响,最后变得十分清楚——是直升机发出的富有节奏性的机械声。博比思忖:像这种天气,怎么可能有直升机。

博比再次望向伤口上那层黏滑的泡沫。她摸了一下,然后用两只手指搓着。这几乎像是唾液……

“多久以前的事?”

“请告诉我他是怎么受伤的。”她说。

“可是,猛兽会咬伤或抓破受害者吗?”

“什么咬了他?”

“Raptor。”

“为什么?”雷杰惊慌失措地问。他不想照她的要求做。

博比皱起眉头。哥斯达黎加人并不特别迷信,但是她曾在村子里听到人们提及Hupia。人们说那是一群在夜间出没的鬼魅、不露面的吸血魍魉,专门绑架幼小的儿童。据传Hupia曾经居住在哥斯达黎加的群山中,但现今已移居到近海的岛上。

博比正想叫曼纽尔回来工作,那名受伤的小伙子突然睁开眼睛,在桌子上直挺挺地坐了起来。曼纽尔吓得大声尖叫。受伤的小伙子呻吟着,头部扭动着,两眼睁得很大,直愣愣的目光时而往左,时而往右,接着,大口大口地吐出鲜血。他立即进入了痉挛状态。博比想抓住他,他却浑身抖动着,从桌上摔到水泥地上。他又呕吐起来,鲜血溅了一地。雷杰打开房门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当他看到鲜血时,用手捂住嘴转过了身去。博比抓过一根棒子,想撬开小伙子紧闭的嘴巴,尽管她心里明白这样做已无济于事。最后他抽搐了一下便瘫倒了,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博比听到从隔壁屋子里传来的呻吟声。村子里的一位妇女正忍受着分娩前的第一阵阵痛,当地的助产士艾琳娜·莫拉莱斯在一旁照顾她。博比踏进诊所,对艾琳娜做了个手势,要她暂时出来一下。

在化验室的那边,曼纽尔歪着头。“你听。”他说。

曼纽尔带着十分恐惧的腔调说:“它咬了他。”

“好吧,”她说,“你们在外面等候。”

当他们把伤者抬进诊所时,博比在一旁快步走着。他是个小伙子,还不到18岁。她掀起他那沾满鲜血的衬衫,只见肩上有一道长长的伤口,另一道伤口则在腿上。

曼纽尔一边后退,一边在胸前画着十字,嘴里不停地咕哝:“这不正常。这种气味,”他说,“是Hupia。”

“动物袭击?”雷杰反问,“不,不,这是推土机造成的,请相信我。”雷杰说话时不断舔着嘴唇。他的神色十分紧张,好像做错了什么事似的。博比觉得纳闷,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因。要是他们在休闲度假区的建筑工地上雇用毫无经验的本地工人,他们一定会不断发生意外。

Raptor[名词]:猛禽。

“是Hupia吗?”

“我是卡特医生。”她说。大颗的雨珠哗哗地落下,打在她的头和肩上。红发男子对她皱了皱眉。她身穿牛仔裤和紧身小背心,肩上挂着一个听诊器,听诊头由于受盐分很重的海风侵蚀,已经变得锈迹斑斑。

她弯下身子,打算替他做人工呼吸,但是曼纽尔猛然抓住她的肩膀往后拽。“不行,”他说,“Hupia会来的。”

“那你最好把他送到圣荷西。”博比说。圣荷西是首都,搭飞机20分钟就可到达。

“不,医生,”他皱起鼻子,“气味实在太难闻了。”他在自己胸前画着十字。

“你知道什么是Raptor吗?”

然而那声音仍不断地变响。接着直升机由低空冲破海面上的雨雾,在头顶上发出巨大的轰响,盘旋着,又绕回来。她看到飞机掠过海面,从渔船附近擦过,随后转向缓缓地飞往摇摇欲坠的木结构码头,最后又飞回海滩。

她来阿尼亚斯哥湾已有三个星期,这段时间天天下雨。

“你还要不要我抢救他?”她边说着边把他推到门外,当着他的面关上了房门。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然而她对此很反感。曼纽尔感到犹豫不决:“我要继续冲洗吗?”

博比仰望着满天星斗,聆听着海上的波浪轻轻拍打着海岸。黑暗中,她看到停泊在近海的渔船的朦胧轮廓。整个环境是那么静谧,没有半点儿异常,她觉得自己这时候谈论什么吸血魍魉和被拐骗的孩子,简直是蠢极了。

“不,你仔细听。”

那双手。

这确实像是动物造成的伤口。另一方面,他身体的其余部分大多没有任何损伤,对于一个受到动物袭击的人来说,这种情况异乎寻常。她又观察了一下他的头部、手臂、手……

“不是?”她倒觉得这话挺像西班牙语,“那么请你继续替他清洗吧。”

“在大海中,离海岸约有100到120海里。”

那受伤的小伙子的嘴唇在嚅动。“Raptor。”他轻轻地哼着。

他们是在呼唤医生。

博比·卡特又转过身来看着伤口。不知怎的,她觉得自己看到的不是机器造成的创伤,从伤口看起来绝不是那么一回事。伤口没有被泥土玷污,没有机器碾压的痕迹。任何机器导致的损伤——汽车撞伤、工厂意外事件——都会有碾压的痕迹。但小伙子身上的伤却没有半点类似的痕迹。相反,他的皮肤被撕得四分五裂,被剥离整个肩膀,还有整条大腿。

其他的事物都令人满意。她喜欢这里与世隔绝的环境和当地居民热情友好的态度。哥斯达黎加的医疗体系是世界上最出色的20个医疗体系中的一个,甚至在这个偏僻的海边小镇也有良好的医疗诊所,医务人员和药物器材齐全。她的助手曼纽尔·阿拉贡为人聪明且训练有素,因此博比在这里能发挥与她在芝加哥实习时一样的临床水准。

“曼纽尔,看在上帝的分上……”

“是的。”博比回答说。她伸手拿过那架小巧的奥林巴斯牌傻瓜照相机,移动了一下灯光,以便看得更清楚,然后对着伤口照了几张快照。这的确像是被咬伤的,她暗自思忖着。接着,小伙子呻吟起来,博比把照相机放在一旁,朝他俯下身子。他的嘴唇在动弹,但口齿不清楚。

“我叫艾德·雷杰。我们有个重伤病人,医生。”

曼纽尔摇摇头:“我不知道,医生。Lo sa raptor——这不是西班牙语。”

“我们本来打算去那里的,但是这种天气我们无法飞过山去。请你在这里替他治疗。”

“Raptor是什么?”

“现在别谈论Hupia,”艾琳娜朝正在呻吟的临产妇女点点头,断然地说,“现在说这个词很不吉利。”

博比感到很纳闷,岛上有什么事如此紧急,以至于直升机要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飞行。当直升机在海边潮湿的沙滩上降落时,她透过挡风玻璃看到驾驶员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一名穿着制服的男子从机舱里跳了出来,“砰”地打开一侧的机舱门。她听到一阵狂乱的西班牙语吼叫声,于是曼纽尔用手肘轻推了她一下。

当她看着那双手时,浑身感到一股凉意。两只手掌上都有伤痕,手腕和前臂有青肿。她在芝加哥的经历足以使她意识到这是怎么一回事。

曼纽尔问道:“你想做冲洗吗?”

“不行,”他恶狠狠地盯着她,“不行,你不懂这些事情。”

这个解释使她陷入了沉思。这个词的含义使人想到似乎与Hupia的含义十分接近。当然,博比并不迷信。没有任何鬼魅使他手上伤痕累累。那小伙子想告诉她什么呢?

博比看着躺在地上的小伙子,意识到做不做人工呼吸已经无所谓了:她不可能再使他苏醒过来。曼纽尔叫来那两个黑人机员,他们回到屋子里抬走了尸体。雷杰走了进来,用手背擦着嘴巴,一边咕哝道:“我相信,你确实已尽了力。”然后她看着他们抬走尸体,上了直升机,飞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飞入了云端。

这是一架大机腹的西科斯基直升机,侧面漆着蓝色条纹,上面写着“国际遗传建筑”的字样。那是一家建筑公司的名字,他们正在一个近海的岛上修建新的休闲度假区。据说这个休闲度假区颇为壮观,而且结构十分复杂;许多当地居民都被雇用参加建设,工程施工已有两年多了。博比完全能够想象——一个大型美国休闲度假区,有游泳池、网球场,游客可以在那里尽兴游玩,畅饮鸡尾酒,完全摆脱都市的现实生活。

“艾琳娜……”

“是建筑工地意外事故造成的。”雷杰高声吼叫说,“他摔倒了,一辆推土机轧到他身上。”

“绑匪?”

曼纽尔站在诊所色彩鲜艳的绿色大门旁,挥着他的手臂。他们把伤者抬进大门,放在屋子中央的桌子上。曼纽尔拿来静脉注射器,博比把灯拉到小伙子的上面,弯下身子察看他的伤势。她立即发现伤势很重,这小伙子几乎必死无疑。

“我没看到。”雷杰回答说,“他们说是被机器碾的。”

“对。你懂这个词的意思吗?”

“作为旅游胜地是远了些。”她说。

一道长长的伤口从肩部一直延伸到整个躯干。伤口边缘的肌肉被割得支离破碎,肩部关节已经脱位,白骨暴露在外。第二道伤口划破了大腿厚厚的肌肉,肌肉下的股动脉清晰可见。她的第一个印象是,这条腿已经被整个剥开了。

艾琳娜点点头:“它的意思是……夜间出来拐骗儿童的人。”

“Raptor,”他说,“Lo sa raptor...”

“为什么不能说呢?”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博比问。

唔,博比思忖,至少她拍下了照片。但是当她朝桌子转过身时,发现照相机竟然不翼而飞了。

“是的,医生?”

“就是Hupia。”

“没错。”

曼纽尔还注视着直升机。“我希望他们再也不要来了。”

曼纽尔听到他的话后浑身变得僵硬,吓得直往后退。

它在寻找降落地点。

“一小时。”

她把身子弯得更低,用手指摸着伤口。如果是推土机从他身上轧过,泥土就会深深嵌入伤口。可是伤口中并没有一点泥土,只有一层黏滑的泡沫,而且伤口散发出奇怪的气味,一种恶臭、死亡和腐烂的味道。她从来没闻过这种味道。

那天深夜,雨终于停了。博比独自待在诊所后面的卧室里,翻阅着那本已破烂不堪的平装西班牙语词典。小伙子曾说过“Raptor”一词,尽管曼纽尔一再否认,博比还是怀疑那是西班牙语中的词。果然,她在词典中找到了这个词。它的意思是“强夺者”或“诱拐者”。

“怎么回事?”

博比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再次想起曼纽尔坚决地说,这不是西班牙语。因为好奇,她查阅了一下英语小词典,结果吃惊地发现词典上也有这个词:

“咬伤或抓破?”艾琳娜疑惑不解地说,“不会,医生,它不会这样的。猛兽是拐跑新生儿的人。”这场谈话似乎使她很烦躁,因此她急于中止谈话,转身朝诊所走去,“她要分娩时,我会叫你的,医生。我认为还要过一个小时,也许两个小时,她才会生。”

滂沱的热带暴雨啪啪地敲打着医疗诊所的铁皮屋顶,雨水哗哗地顺着金属的排水导管流下,像一股汹涌的激流飞溅到地面上。罗伯塔·卡特叹了一口气,呆呆地望着窗外。低垂的雨雾遮蔽了海滩及海滩外的大海,她从诊所望出去,几乎什么也看不清。两个月前她来到哥斯达黎加西岸的阿尼亚斯哥,成为一位出诊医生。这里的生活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博比·卡特(博比(Bobbie)是罗伯塔(Roberta)的昵称。——译注(本书中注释如无特别说明,均为译注,下文不再一一标出。))在芝加哥的迈克尔里斯医院的急诊室实习了两年,在那段极度紧张的生活后,她希望能沐浴在海边的阳光下,过过轻松自在的生活。

“他看起来似乎像是被动物袭击了。”博比一面察看伤口,一面说。她像大多数重症室的医生一样,对几年前接触过的病人的具体症状都能记得一清二楚。她见过两次动物致伤,一次是两岁的幼儿被一条罗威纳犬袭击,另一次是一名喝醉酒的马戏团工作人员遭到孟加拉虎的攻击。两次的伤势均十分相似,动物致伤有一种明显的特征。

艾琳娜的举止立即整个改变了:“别说这个词,医生。”

博比还在想着小伙子的双手。那双手青肿且布满伤口,一看便知是防卫时受的伤。她十分肯定,那名小伙子不是死于建筑工地的意外伤害,他是受到攻击,他举起手来是为了抵抗攻击者。“他们的那个岛屿在哪里?”她问。

“还是这样比较好。”曼纽尔说。

她再次发现艾德·雷杰非常紧张。他属于那种情绪外露、容易激动的人,而且不像是建筑工地的工头,反而比较像一名管理人员。他显然感到力不从心。

小伙子脸色苍白,浑身颤抖,毫无知觉。

“是的,”博比回答,“不过你先替他止血。”

可是这雨,这从早到晚,没有一刻停歇的雨!

艾琳娜已经60岁了,头发灰白,但身体壮实,一副注重实际、不苟言笑的样子。在夜晚星光的照耀下,她皱起双眉反问:“Raptor?”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