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2、彭塔雷纳斯

上一章:1、几乎是乐园 下一章:3、海滩

努力加载中...

迈克说:“那些咬伤……”

“你怎么知道的?”

“是的。”迈克说,“她说那是一条绿色的蜥蜴,大小像一只鸡,或是像乌鸦那么大。”

“她手臂上那些泡沫状的唾液又是怎么回事?”爱伦问,“我老是想到狂犬病……”

他把她抱到沙滩上,她的手臂几乎立即就红肿了起来。迈克久久也不能忘却他是如何疯狂地把车驶回文明世界的。那辆四轮越野车不停地滑动着,费劲地顺着泥泞的道路爬进山中,而他的女儿由于痛楚和恐惧,一直在尖叫,手臂也越来越红肿。早在他们到达国家公园的边缘地区之前,红肿的部位已扩展到颈部,随后蒂娜开始呼吸困难……

“血清促进素,”古提斯说,“一定是的。”

“蜥蜴的足迹像小鸟的一样?”

“唔,那么,”古提斯说,“我知道有这种蜥蜴,”他解释说,“世界上有6万种蜥蜴,其中只有不到12种能直立行走。在这12种里,拉丁美洲只发现了4种。从颜色来判断,这只蜥蜴很可能是这4种之一,我相信,这只蜥蜴是皇冠鬣蜥,一种带条纹的蜥蜴,是在哥斯达黎加被发现的,在洪都拉斯也有。它们用后腿站立时,有时可高达一英尺。”

最后他转过身来面对着紧张地等在一旁的迈克和他的妻子。“我认为蒂娜会没事的。我只是想弄清楚几个细节。”他一边说,一边还一丝不苟地做着笔记,“你们的女儿说,她被一条绿色的蜥蜴咬了,那蜥蜴大约一英尺高,从长满红杉树的沼泽地直立着走到海滩上,对吗?”

“是的,”克鲁兹回答说,“很快就降下去了。”

“我相信她观察很敏锐,”古提斯笑着回答说,“不过我仍然认为你女儿是被一条普通的皇冠鬣蜥咬伤,而且产生了严重的爬虫过敏反应。药物发挥疗效的正常时间是12小时。明天早上她应该就可以完全康复了。”

“去,向克鲁兹大夫说声谢谢。”爱伦·鲍曼说着,把蒂娜推上前去。

“可是蒂娜特别提到它的脖子很长,”爱伦坚持说,“她还说脚上确实只有三个脚趾。”

克鲁兹大夫皱起眉头,又把图画仔细看了一会儿。“我不是专家,我已经邀请古提斯博士来我们这里。他是海湾对面卡拉拉生态保护区的高级研究员,或许他能帮助我们鉴定这种动物。”

“确实如此。”克鲁兹大夫笑着说,一本正经地握着小女孩的手,“祝你在哥斯达黎加接下来的假期里玩得高兴,蒂娜。”

“没有,干吗?”

“蜥蜴咬人是常事,”古提斯说,“动物园的管理员就总是被咬伤。就前两天我还听说,安马洛亚的一只蜥蜴咬了睡在儿童小床上的婴儿,那里离你们去的地方大约有60英里远。所以,的确会发生蜥蜴咬人的事情。不过我不知道为何你女儿身上会有那么多伤口。当时她在干什么?”

“一点也没错。”

他们一家人刚准备离去,克鲁兹大夫突然问:“哦,蒂娜,你还记得那只咬你的蜥蜴吗?”

“有。”迈克说。他递上蒂娜画的图。

“什么也没做啊,她说她只是静静地坐着,因为她不想把它吓跑。”

“是的。”

他们一家人离去后,克鲁兹决定去生物实验站把这番谈话向古提斯博士报告。

“我相信她一定会的。”克鲁兹大夫回答她,“我又给她注射了一剂类固醇,她的呼吸平顺多了。而且你也看到,手臂上的红肿已大部分消退。”

“有几个足趾?”

“静静地坐着。”古提斯皱着眉说完,摇了摇头,“唔,我认为我们无法确定究竟发生了什么。野生动物的行为是无法预料的。”

当迈克走到蒂娜身边时,她正歇斯底里地尖叫。她整个左手臂鲜血淋漓,布满被咬伤的细小伤口,每个伤口约有拇指指纹那么大。手臂上淌着一团团胶黏的泡沫,就像唾液一样。

“我不知道有这种蜥蜴。”大夫说,“她画的这条蜥蜴用后腿站着……”

“我的朋友,如果你听到的话,一定得让我知道。”

“有。”

爱伦·鲍曼说:“迈克告诉过你,她的观察力十分敏锐的。”

“记得。”

“我会好好玩的。”

“不,不,”古提斯博士说,“爬行类动物不可能造成狂犬病。你女儿的病况是皇冠鬣蜥引起的过敏反应。不会有什么更严重的病情。”

“我得承认,那女孩的一番话使我迷惑不解。”古提斯说,“我自己也一直在进行查证。现在我已经不再肯定她被皇冠鬣蜥所咬了。完全无法确定。”

“蒂娜说,像鸟鸣声或老鼠的叫声。”

第二天早上,日班工作人员拿着出院病人的名单来核对盛物架。他看到蒂娜·L.鲍曼已被安排在今天上午出院,便把唾液标本扔到一边。最后,他发现标本上有红色标签,也就是说,这份标本得送往圣何塞的大学化验室,因此他又从废物堆里将试管拾回,把它寄了出去。

“你是说,像老鼠的叫声?”

“唔,”古提斯说,“我们不要太早进行推测。顺便问问,你是否听说过医院里还有其他被蜥蜴咬伤的病例?”

“谢谢,克鲁兹大夫。”蒂娜说。她走过去和大夫握手。然后她说:“你换了件衬衫。”

但尽管如此,迈克·鲍曼仍然紧张不安。他们无法回避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的独生女儿身受重伤,而且现在又远离家乡。

爱伦仍然觉得不放心:“那么,为什么蜥蜴会先咬她呢?”

“因为我特地看了一下。”她回答说,“而且,所有的小鸟在沙滩上都留下三趾的痕迹,就像这样,”她举起手来,把中间三个手指分得很开,“那只蜥蜴在沙里留下的也是那种痕迹。”

“它们有毒吗?”

古提斯博士留着一脸络腮胡,身穿卡其布衬衫和短裤。令人惊讶的是,他竟是美国人。当他被介绍给鲍曼夫妇时,他用柔和的南部口音说:“鲍曼先生,鲍曼太太,你们好,很高兴见到你们。”然后他解释,他是耶鲁大学的野外生物学家,在哥斯达黎加已经工作5年了。古提斯对蒂娜作了彻底的检查,他轻轻地抬起她的手臂,打开手电筒仔细地观察每一个伤口,随后又用一把袖珍尺量伤口的大小。过了一会儿,古提斯从伤者身边走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仿佛明白了什么。接着他查看了照片,就那种黏液问了几个问题。克鲁兹告诉他,黏液采样正在化验室里接受检验。

“我们还没有鉴定出来,”大夫说,“我从来没见过这种伤口。但是你会发现,它们正在消失。现在已经很难辨认出来了,幸好我已经拍下照片存档。我还清洗了她的手臂,取下那种黏沫的标本——一份在这里作分析;另一份则送往圣何塞的化验室;第三份我们会冷冻保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你有她画的图吗?”

克鲁兹大夫困惑了片刻,随后他笑了:“没错,蒂娜。我每次在医院值夜班,隔天早上就换衬衫。”

“那么,那可能是什么呢?”

“她当时高声尖叫,她说很疼。”

“没有毒,毫无毒性。”古提斯解释说,蒂娜手臂上的红肿是过敏反应,“据文献记载,14%的人对爬行类动物严重过敏。”他说,“看来你女儿就是其中之一。”

“嗯,是的,”蒂娜回答说,“它走路的姿态也像小鸟。它就像这样点头,一上一下的。”她走了几步,一边点着自己的头。

在圣马利亚医院地下室现代化的化验室里,人们得到消息,古提斯博士鉴定咬伤美国儿童的动物是一条无毒的皇冠鬣蜥。因此,对唾液的分析立即停了下来,尽管起先进行的分馏已显示出几种未知生物状态的高分子蛋白质,但是夜班化验师忙碌不堪,他于是把唾液标本放到了冰箱内的架子上。

“三个。”她回答说。

“这就是咬她的动物?”克鲁兹大夫看着图画问。

“一点也没错。”迈克说,“她说它用两条后腿行走。”

“这里没有从卡沃布兰科来的人吗?”迈克问,“她是在那里被咬伤的。”

“不换领带吗?”

“很遗憾,没有。”克鲁兹说,“卡沃布兰科没有常驻的工作人员,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哪位研究人员在那里工作过了,你们也许是最近几个月里第一批在海滩上行走的人类。不过我相信,你们会发现,古提斯博士是个学识渊博的专家。”

“它有足趾吗?”

迈克·鲍曼接着给古提斯看蒂娜画的图。古提斯点点头。“我相信这的确是一张皇冠鬣蜥的图画。”他说,“当然啦,有几个细节错了。它的颈部画得太长,她把它的后腿画成了三趾而不是五趾。这条尾巴也太粗,翘得太高了。不过,除了这些之外,这完全就是一条我们正在谈论的那种蜥蜴。”

“不换,只换衬衫。”

“她会康复吗?”爱伦问。她的双眼直愣愣地望着氧气帐内。

“我认为她现在已十分舒适。”克鲁兹大夫说。蒂娜正在氧气帐内熟睡,大夫放下了帐门。迈克坐在床边,紧靠着女儿。他想,克鲁兹大夫或许相当能干,他的英语说得很流利,那是他在伦敦和巴尔的摩医学中心接受训练的结果。克鲁兹大夫医术高明,而且圣马利亚医院——彭塔雷纳斯的这家现代化医院——极其干净,效率很高。

“也许是这样,”古提斯说,“爬行类动物的唾液中含有血清促进素,能引起剧烈疼痛。”他转身面对克鲁兹,“用了抗组织胺剂(抗组织胺剂:治疗过敏的药物。)后她的血压下降了吗?”

“蒂娜观察事物很敏锐的。”迈克·鲍曼说。

“而且那只蜥蜴还发出一种叫声?”

  • 背景:                 
  • 字号:   默认